<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源点的风 > 崩裂
    前方坐着一个魁梧的男人,黑色的长发散落在肩膀,身穿一袭黑色长袍,虽然青年体壮,但有着大病初愈的疲态。卡泽刚刚出现时,他已经提起武器,准备好了战斗,这足以表现出他以武为主的治国理念。

    “你好,突然到访不好意思,但你应该对这个有兴趣。”男人定眼一看,他吃惊的眼神马上就得紧缩了起来,思考片刻说道“嗯。”他让士兵退下,“你找我什么事?”

    男人自然不可能猜到卡泽的想法,他让卡泽在外等候。

    过了许久,一个较为年迈的女人走出来。卡泽跟着她走出了高楼。这里的建筑大多以高强度材料建成,以灰、黑等深暗的颜色为主,给人一种压抑烦躁的感觉。

    两人乘车到达一片大海边上,又步行了几分钟,其间都是一些年代久远的树木,时而密集时而稀疏。只有一条小路是直通到一座别墅,并没有弯路,这也许是老女人一直快速行走的原因,而且她敢一人带路,她的实力也许不低。

    她将钥匙给了卡泽后便离去了。

    卡泽静立在别墅前,深红色的房辞,我会将你革职。”

    闻此言语,他觉得呼吸的空气变得如此寒冷刺骨,但他也不是空手而来,深呼一口气说道“大人,我会如此是有原因的,那个人叫卡泽,完全没有他的材料,他居然持有东圣石。在圣石试练时,我们南域派过去的使者——维特,因不明原因遭到了精神控制,这是在历届的使者中都没出现过的情况,当然不排除是他人所为,但我想说的是,卡泽是异位界血统。那个位界叫作人界,发展水平不管是魔法还是科技都不可能比得上我们,但也会有超界的能力出现。再加上卡泽在出现的三年里竟和三大族都有联系,他的危险可能不是可见的那么简单。有资料说明:卡泽在三体碰撞前,一直待在能量体里,之后的五年都查无音讯,他曾去过影族的领地,后来又是影岛主动向这边冲撞的,而他又在那时回到了这里,并且您也一定观察到了,他现在的血统是我们的血统,我很怀疑他是血统变异者,是真正的异种。超圣石一共有四颗,但现在只有他在这,大人……”

    大人托着下巴,想了一会说道“看看他怎么表现吧。”

    【合并4年4月27日9点37分】看到昨天的男子再一次突兀的出现在自己面前,并开门见山地说了一句“我对此表示伤心。”黑发男子皱起了眉头,谁想要有人来报悲呢?“难道一点帮助都不给我吗?”……

    黑发男子眼睛微睁说道“你要什么?”

    卡泽左右手分别竖直食指说道“一张证件和一名安静的观众。”……

    “千代先生,是吧?”

    对方应了一声。

    卡泽拿出了警证说道“我想和你谈谈一年前的命案。”

    对方听到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不是意外吗?”

    “不,是他杀。”

    “那凶手呢?”说完这句话他好像被吓到了:他们不会怀疑我吧。顿时脸上充满了警惕。

    卡泽虽然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但侦探小说并没有少看,也明白对方误解了什么。他依旧平静地说道“你想到了什么?”

    “警察先生,在在询问之前我想声明一下,我那天根本不可能犯案,因为我早就回去了……”

    卡泽示意他停下“请从头开始。”

    千代松了一口气,但依旧十分警惕。“那是……”

    “3年4月27日。”

    “对,那天早上我们去到别墅后,又去了海边,待到快中午时又回去了,那时我肚子就有点不舒服,但没什么大碍就没有管它,可是吃完饭后,实在痛得厉害就提前离开了。警察局应该有我去医院的收据。”他说的是之前提供的证据资料。

    “还有什么可以告诉我的?”

    他沉默了一会儿“至少可以肯定他不是自杀的。”

    准备离开时卡泽又问道“你言喻了吗?”他是指那位“观众”。

    “嗯,幸山先生也来访过几次。”

    显然这位幸山先生来访给他留下了不算太好的印象,没有人会想警察来找自己,特别是有命案的时候。

    【车上】“你比想象中要聪明嘛,但没有经验。”

    “你也没有你说得那样像观众。虽然我们这种人没有你们的眼力好,但看眼神得话,还是可以知道的。”

    “知道我很“老”吗?”

    “至少知道你不是观众,刑警幸山先生。”

    他笑了笑,十分疑惑地问道“你为什么认为是他杀?”

    卡泽沉默了一会,含糊其词地说道“你就理解为半个警察的直觉吧。其实说一句真心话,案件还是只在小说里就好了。”幸山不只是被这话触动到了,而且知道对方明显不想讨论刚刚的话题,便点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你当这么久的警察,能不能指点我一下。”

    “什么?”

    “你觉得破案中哪一个步骤才是核心?”

    “我……我这个人比较现实,你听听就好,我觉得吧,还是询问环节,有一次只是在盘问的时候,凶手就招供了。”

    “哦?之前我是想听听那个人怎么回答再决定看不看他们的供词,但现在也许重新询问可以得到什么新线索,你可以帮助我吗?”

    “哈?”

    “虽然过了一年,但如果你以发现他们哪里说得不一样的,你能告诉我吗?”

    “这……”在来之前大人就已经提过“你绝对不能给他提供帮助。”但现在拒绝的话是否会让他有所提防呢?“尽量吧,但我也忘了很多了。你现在掌握哪些信息?”

    “4月27日,组织那次聚会同时充当死者的高闻宫先生,以及他的妻子义道明子,和他们一起去的千代数、景正、广路水神。千代因为身体原因提前离开了,他在医院待到3点多才离开,再加上那天下雨,他是没有时间犯罪的,而义道女士顺路送千代先生去医院后,购买晚上的食材……”

    “等等,你不是没有看过供词吗?”

    卡泽挠了挠脸“哎呀,不要在意这些了。你们警察也证实她的不在场证明,剩下的景正、广路水神和死者高闻宫,三者都在别墅里,两人都不能证明不在场,剩下的我想听他们说完再作总结。”

    幸山看了看卡泽的记事本“你这样虽然没什么问题,但我建议你在询问完后把一些细节再补回去。”

    “唉……那不成笔记了吗?”

    【高户中学】“景正老师,有警察找你。”

    正准备去上课的景正露出了惊?的神情,警察来学校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这次他真的不清楚被卷入了什么案子。

    他让那个老师帮他去看看学生,他便向等候室走去。这条走廊的尽头就是等候室,像他这种级别的小老师很少会走这条走廊,上年案件被确定意外后,他再也没有经过这条走廊,本以为不会再经过。

    推开等候室的门,“幸山先生!”

    幸山抬起了手,微笑着打招呼。而他旁边的警察说道“景山先生,我们需要询问一下一年前高闻宫的案件。”

    “阿宫?不是已经结案了吗?”他警惕地看着两人。

    “我来再侦察一下这个案件。”

    “啊?幸山先生,这是怎么回事?”

    “幸山,不解释一下吗?”被突然点名的幸山瞪大眼睛看着卡泽,“解释一下他杀的理由。”

    “他杀?阿宫不是因为意外……幸山警官?”

    卡泽紧接着说道“幸山,难道有什么不能说吗?”

    幸山听到这句话好像被吓了一跳“不,不是。”

    两人对他的反应感到奇怪,卡泽抓住机会给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幸山把手按在头上,十分纠结,最后深吸口气说道“在现场的时候,还记得那张照片吧,检视科拍的那张,很明显死者就是因为那个花瓶的掉落而身亡的,但是在那个长方形凹槽的柜面有喷溅的痕迹,那些水中有酒精的气味,我可以肯定那是钠醇,是一种不稳定的固体,只要一定力度的碰撞就会直接液化,当然也会产生很大的推力,再加上它有挥发性,所以只要很短的时间就会挥发掉。但是那天下午的雨势很大,因此我是正好赶上它消失之前就发现了这点。”

    卡泽紧接着说道“那凶手是怎么让死都站在那个位置的呢?”

    “应该是用声音。”

    “哦。”

    “景正先生,不好意思打断你的说话,我们断续吧。首先请把那天的经过再说一遍。”

    由于突如其来的惊?,景正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啊,是这样的,我们去到别墅后,放下行李后就到海滩去玩,唯独水神提前回去了。”

    提前回去!卡泽记住了这一点。“吃过午饭后,阿数就直接回去了,当然明子有开车送他,之后我和另外两人街在屋子里,阿宫街了一会就回到房间写作,水神在那做运动,我就在沙发做数学题。之后上面出现了很大的声响,还有阿宫的声音,我和水神立刻冲了上去,那时阿宫已经倒在地上,我们马上就报了警。”

    卡泽睁开眼睛缓缓说道“幸山,他那时做的题目,警局有存档吗?”

    “嗯。”

    卡泽站起来,微笑道“你会是个好老师。”

    【车上】“我不得不承认,你的思维比我想象中要跳跃。”

    “我从你这得到的东西比他们要多得多。”幸山不再说话,他对他的失职感到羞耻,现在他只剩下一个任务了。“我问完千代的时候就知道你有问题,上一次负责这个案子的人是你,而现在你和我来调查这个案子,不可能是偶然选中你。不过我说实话,我那时并没有真正注意你,但在车上你说了一句‘你为什么认为是他杀?’从这句话我可以知道你绝对知道一些内幕。”

    卡泽看他好像十分挫败就没有说下去。现在是中午一点,两人来到了一家餐馆,卡泽快速点了餐,而幸山貌似已经不在乎之前的谈话和卡泽闲聊了起来。不多久一个皮肤黝黑,身材健硕的男子走了进来。幸山望着这名男子,觉得有些面熟。“幸山警官,好久不见!”这人的口音有点像四川人。

    “啊!你是……那个设计师。”

    “幸山,他是那栋别墅的总设计师——谭若失。”

    听着他直呼自己的姓名,他觉得自己变回了当年刚进一科时的小警员。“你之前打电话就是要找他。”卡泽点了点头,这时谭若失已经坐在了他旁边,他只好往里退一点。“为什么?”

    “我之前就觉得这房子怪怪的,后来我去了阳台……”

    “没错,这是我当年的得意之作,那栋别墅因为地形的原因,本身就有些倾斜,而那个阳台,我故意设计成正常的角度,这样观赏性就高很多了。造那个阳台的前一晚,我灵感突然来了,结果一晚没睡。”

    “不好意思。”幸山突然站起来。“我要去一下洗手间。”

    ……幸山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简短的头发,整齐的服装,连胡渣都剃的十分干净,可是眼睛中充满了杂质,仿佛蒙上了一层膜。幸山回去时设计师已经走了,而卡泽一脸正经的望着他“怎么了?”

    “你为什么要隐瞒钠醇?”

    仿佛两人的时间被停滞一般,沉默着,时间陷入了深渊,无法前进。许久幸山才挤出了一句话“我不能说。”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