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新派武侠:绝命七杀拳 > 江湖风雨多,一骑绝尘去之姊妹密语
    穆云裳很快便至行营帐中,随侍而来的侍女红芸紧随其后。二人前后拜在穆云霓身前。穆云裳负气若仆奴长拜不起。

    穆云霓见妹妹如此,心上好不悲伤,遣红芸出帐,并遣退营帐护佑卫士。姊妹二人,一坐软榻,一跪毡席。

    “还生阿姐气?”穆云霓极尽温柔,仿佛神女从云端一下跌落凡尘。

    “月奴不敢。”穆云霓眼里噙着眼泪鼓着嘴哭腔道。

    “抬头看看阿姐。”穆云霓温柔如水。

    穆云裳缓缓抬头,看见的阿姐脸上面具瞬间化为粉尘飘散,雪眸变做黑瞳白仁,摇曳的明亮灯火下,是一个美得无法形容的神女。怕是任何男人见了,亦会痴迷失魂。即便痛恨穆云霓的郑然,见了定会放下戒心,为之倾倒。其貌,真如其神功,天地造化,千年难见。

    见到阿姐的真容,穆云裳情不能自已,哇的哭出声,扑到阿姐的膝上,任由泪水恣意横流。

    “姐姐为何如此对待妹妹?妹妹不想做侍妾。妹妹不喜欢他。”

    穆云霓紧紧搂住妹妹,手上抚挲怀中阿妹,落下两颗清泪,轻叹道:“我们姊妹三人相依为命,阿姐何尝愿意掷妹妹火坑?郑然虽然鲁莽,却不似阿爸般的男人。做他的女人,只要妹妹好生对他,不会受委屈。我穆家女儿的宿命注定要依赖七杀拳宗门传人。”

    话至此,穆云裳打断阿姐似个孩子道:“阿姐何出此言?阿姐神功盖世,岂是他郑然能敌?阿爸薄情残虐,倒是不如任何一个男人。”

    穆云霓先是微叹,转做柔笑,来回抚摸着阿妹的肩背道:“姐姐这功夫修练至极致确可夺天地造化,却不如七杀拳终极之境地。我见郑然年纪轻轻便已参悟转魂诀,远胜阿爷当年。加以十数年,说不定会达至七杀拳最后之境。那时,即使是阿姐亦不能敌,亦要俯首。阿妹愚鲁,从不肯听阿姐话,修炼这劳什子的七杀拳。阿妹从不肯听,七杀拳传男不传女,不是因为轻贱女儿,而是女儿身终只能习得皮毛,到深处便无寸功长进。阿妹一心习练七杀拳,最近二三年却无长进,全在于此。”

    话说到这,穆云霓极温柔地看着趴在膝上的阿妹穆云裳。

    穆云裳又不觉泪下,神色凄楚,伤心欲绝:“阿哥要活着,便不会由外人继承宗门了。阿妹想阿哥了。”

    “唉!”穆云霓一声长叹,悠长而无奈,略显忧伤:“阿哥活着,亦不能继承宗门。阿爷废弃阿爸,选了郑然,不单因阿爸失了阿爷的心,而是我穆家男人自阿爷后便无可发扬七杀拳的承嗣人了。阿爸年近不惑,却不如现在青春方艾的郑然,即是明证。穆家历代宗主皆不知为何穆家男人自获七杀拳宗家之位三代后,代代衰颓。至阿爷,稍有了些振作。阿爷原以为自他始便可参破无上玄机。造化弄人,阿爷穷尽数十载,亦未至七杀拳化境,别提参破无上玄机了。安平五年,元雄作乱设计陷害阿爷。阿爷负伤回宗门,直到那时,穆家人才知道,阿爷在外择选了承嗣传人。便是郑然。阿爸阿哥永失嗣位。当年,阿爷匆匆而回,匆匆而别。不肯见穆家宗人,留下’偌大拳门,飞灰蚍蜉。无上玄机,天地造化‘数语。想比阿爷已参无上玄机门径,可惜阿爷年老,不能修成七杀拳化境。不惜宗门遭倾覆劫难,带走郑然远遁,是寄托他参悟无上玄机罢。至于无上玄机是何物,怕只有阿爷和郑然知晓。阿姐今日要你做他侍妾,情理两择,实乃不得已而为之。一来假以时日,他神功修成,你有了他的子嗣,我穆家便可延续血脉。二来天下要有倾覆之难,唯有我与他联手或可护佑天下生灵,宥我宗门。”

    穆云霓美眸霎时茫然,一股萧冷之意横贯眉宇。

    “天下倾覆?阿姐如何这样说?”穆云裳微微抬起头仰脸看着阿姐。

    “天机不可泄露。阿妹心性浮躁,口风不严,少不得惹是非。”穆云霓轻抚阿妹脸颊,满眼慈祥的宠溺。

    穆云裳嘟起嘴,又问道:“既然是天机,阿妹不问。可阿姐为何如此看重郑然这竖子?”

    穆云霓无奈苦笑阻道:“不可如此辱他。他已是你的夫君。期年,我穆家姊妹皆嫁他为妻做妾。万不可口辱郎君。”

    “阿姐为何愿嫁?三妹稚龄尚未及笄,也要嫁他?”

    “二三载,三丫头便可婚嫁。阿妹从不思量?阿姐要穆家女儿皆许郑然,全为了不败穆家血脉。难不成要些外姓女子所生子袭承宗门?”

    穆云裳听了默然,她虽千万个不情愿,亦知慕家女人是不能决定自己的婚姻的。即便如穆云霓这样超凡入圣,不沾凡尘的穆家女儿亦要嫁宗家传人。只是,穆云霓修炼的逍遥神仙功却是难以生育的。生育对穆云霓来说有如死劫,会毁了她的天地造化神功,因之历代逍遥神仙功的女传人虽可许配夫君,却不能生育,终是妾室为夫家生儿育女,传承血脉。

    “那阿姐为何要路尘也许郑然。她只是一个包奴子。阿姐还许她姓穆。”

    穆云裳不无鄙夷,不服气道,她不喜欢穆云尘,倒不是全因出身,而是这个陪床的包奴生的姐姐竟然掩饰武功,害她丢脸现眼。

    “嗳!”穆云霓正色道:“阿妹不可如此说她。你倒忘了,阿爷亦是包奴生的。我们姊妹皆是包奴子的血脉。我赐她穆姓,许她于郑然,皆因她是我们同血脉的姊妹,更因她武艺卓绝,对宗门赤胆忠心,实在是难得人才。再者,她自小便跟在阿爷身边长大,与阿爷血脉情深,更得了阿爷亲身教导,习得一身素女功。你便不听阿姐的,不习素女功,倒学劳什子七杀拳,空误了灵秀之身。”原来穆天老宗主不仅精擅七杀拳,更遍悟百种绝世神功。素女功虽然是女人修炼的一门绝妙功夫,穆天却十分精通习练之法。故而将其尽心传授于穆云尘这个和他同为包奴生的孙女。

    穆云裳听了沉默须臾,灰心丧气悔道:“只怪阿妹任性,以后武功不能长进。”

    穆云霓安慰道:“阿妹不可灰心,待阿姐寻了雪山灵蛟,抽筋放血,治成洗髓丹,给阿妹洗髓,再传授云飞功与阿妹。阿妹得了绝妙功夫,亦能逍遥自在。”云飞功乃与逍遥神仙功相仿的一门上乘女功,虽远不及逍遥神仙功,又不以武力见胜,此功却以身法灵秀见长,宛如鹰鸟。修至化境,是绝境中绝佳的脱身功夫,无人能制。穆云羽便修习了这门功夫。功夫初成,灵秀身法仅下于穆云霓。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