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苍穹利剑 > 第二十二章
    “那你还记得林延吗?”

    “林延...总感觉有点印象。”看来在她心目中我的地位不如林延啊,有点伤心。

    “总之你叫林心叶,我叫刘文斌,记住了吗。”

    “刘文斌。”她指着我说道。

    “林心叶。”我指着她说道。

    “刘文斌!”

    “林心叶!”

    “刘文斌!!”

    “林心叶!!”

    “刘文斌斌斌斌斌斌!”

    “林心叶叶叶叶叶叶!”

    “朱雀!”

    “鲁鲁修!”

    “达斯维达!”

    “欧比旺!”

    “基拉.大和!”

    “阿斯兰.萨拉!”

    “请安静一点!”我们大胜的喊叫招来了值班的护士。

    气氛一片尴尬。

    “没想到居然失忆了。”虽然醒了但某种意义上来说形势更加严峻了。

    “那个,我之前是什么样的人呢?”

    “这个吗,漫画女主角一般的人吧。”

    “是吗?”她明显没有理解。

    “很难形容,等你记忆恢复了再说吧。”

    “你们在这啊。”又是一个熟悉的声音。

    “你终于回来了。”是林延!

    “你巧克力吃多了吗?”他看着我问道。

    “呃...没错。”说着我擦着干掉的鼻血。

    “你是?”小叶看着林延疑惑的问道。

    “怎么了,失忆了?”

    “好像是这样。”

    “嗯...连我都想不起来了?”林延对着小叶说道。

    “是。”

    “医生那边过过一遍了么?”

    “没有,但是......”我把之前发生的事情和林延说了一遍。

    “这样啊,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啊。”

    “应该和那时候神奇的现象有关吧。”在被m3围攻时驾驶舱内异常蓝色的光点,之后机体的性能和我的性能就直线上升,灵子这东西和精神有有关吧,或许驱动灵子发动机或许会对精神产生损伤什么的,但林延说没这种事。

    “我也不知道啊,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灵子真的是完美可持续无污染的吗。”

    “根据现阶段的研究是的,虽然小叶这样的启动器连续驾驶几年会有什么样的后果还尚不清楚,这个领域人来还刚刚涉足,不清楚的事情太多了。”林延语气有些无奈的说道。

    “那小叶的健康是不是可能会因此受影响。”

    “我感觉已经开始受影响了。”他看向正在一旁摆出“我听不懂”样子的小叶说道。

    “真是残酷。”之前还说把小叶当女儿看的。

    “没办法,国家可是出了很多钱的,不能没有结果。”

    “也是啊。”

    “总之要先想办法恢复她的记忆才行。”

    因珂玛特共和国 2年4月1日

    今天一早我就带着小叶来到了宿舍,希望通过场景帮助她恢复记忆,林延又不知道干啥去了,真是完全指望不上的人啊。

    “这是你之前住的地方。”我和她一起走进平日里住的宿舍房间,说起来我还是第一次进她的房间,和我的完全一样啊。

    “哦,很小啊。”

    “毕竟是宿舍啊。”

    “我一直都住在这种地方吗?”

    “不是,但起码我人认识你之后你是一直住在这的。”

    “哦...还有小熊啊,真可爱。”她拽了拽放在床头的玩具熊感叹道。

    “那个还是我送你的,当时你还说不喜欢呢。”

    “为什么?”

    “说玩具的宿命只有被丢掉,感觉很悲伤啥的。”

    “哦,我真善良。”

    “你和我之前是什么关系啊?”

    “战友。”

    “我是军人吗?”

    “你才发觉吗?”

    “哦,我真厉害啊。”

    “确实很厉害。”

    接着我带她来到了我的房间。

    “哦,完全一样啊。”

    “毕竟是军队吗,话说还记得这个吗,你送我的。”我捧出用她送我的扶桑花。

    “挺漂亮的话。”

    “你铲过来的。”

    “哦,我真厉害。”

    “你能换句话么?”

    “哦,我好强啊。”

    “算了。”

    接着是食堂。

    “我们每天的伙食都是在这解决的。”正好现在是饭点,我和她都拿了份饭菜解决早饭问题。

    “哦,菜好淡哦。”

    “没错,也这么觉得。”

    “而且人好多啊。”

    “毕竟要供整个机场的伙食。”

    然后是机库。

    “这是什么地方?”

    “机库。”

    “哦......”

    接着我带她走了进去,由于我和小叶的机体完全报废,杨涵的则是返回本土进行维修了,现在这个机库里的是8701。

    “这是......”

    “我知道,这是模型!”

    “不是,你之前就是和我一起驾驶这玩意战斗的。”

    “驾驶模型战斗,我好厉害啊。”噗!!!!

    “不,这是正经的武器啊。”

    “那不是很不科学么?”

    “我也觉得很不科学其实,不过总之就是这样了。”

    “简直和漫画一样。”

    “确实。”

    “你们来了啊,有什么事吗?”地勤妹子跑了过来。

    “她是?”小叶问道。

    “路人甲。”虽然这么说有点不好但简单来说就是这样吧。

    “哦。”

    “怎么说呢,她失忆了,我看看能不能找回她失去的记忆。”

    “哦......”

    “我知道你很难相信,其实我也很难相信,但现实就是这样了。”

    “这样不行啊你。”她小声嘀咕道。

    “什么不行?”

    “我们只是普通朋友对吧。”

    “嗯。”算是吧。

    “我们没有什么奇怪的关系对吧。”这货到底在说什么......

    “确实没有。”

    “路人甲你说话好奇怪。”在一旁的小叶突然插话道。

    “诶,路人甲是说我吗?”地勤妹子有些惊讶的问道。

    “是啊,他告诉我你是路人甲。”尴尬了......

    “是,是吗,原来我是路人甲吗......”地勤妹子语气非常低落的说道。

    “怎么说呢,这是为了简短说明才......”我都不知道怎么圆了。

    “没,没关系,反正我这种人也就是个大路货了。”

    “别这么说,能做aa,台风级是罗宋的潜艇,这个组合怎么看都很难达成。而且美利西亚也不至于拿罗宋的潜艇去改装,照片还这么糊,应该是错觉吧。

    比起潜艇的外形有一个消息更让他在意,昨天契丹的外交团体就紧急赶赴美利西亚对交火的事情进行谈话,结果美利西亚方面完全否认这件事与自己有关。同时根据情报部门的消息美利西亚的16台m3当时都在待机,而且消息准确无误。

    除了美利西亚还有其他的国家和组织能拿出m3么?而且做出了这种谁都看得出来的事情还完全不承认,完全不知道是为了什么,这件事也会让原本低迷的全球经济有彻底崩溃的风险,从各方面来看风险和可能获得的收益都完全不成正比。最大的可能就是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约翰.罗伯特为首的鹰派控制了美利西亚的政府,那契丹可能要准备面对美利西亚的直接军事威胁了,不,已经干了一架了,当然还有其他可能,搞不清楚。

    其他视角结束。

    又到了晚上,我带着小叶差不多转完了整个基地,最后来到了医院。

    “这里是医院。”我有气无力的说道。

    “我知道啊。”

    “想起什么了吗?”

    “我开始就是在医院的吧?”

    “啊啊啊啊啊!我已经把能逛的地方都带你去一边了,结果你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不行了,绝望了。

    “又不是我的错。”

    “是我的错,说起来都是我的错啊!”我扶着医院的外墙哀号道。

    “......”在一旁的小叶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

    “算了,今天就到这吧,回去睡觉吧。”

    因珂玛特共和国 2018年4月1日

    “我们是民间武装组织幻影,我们宣布对3月29日与3月31日针对契丹共和国的袭击负责,我们的目的是维护国际秩序,打击邪恶的独裁国家。”

    电脑屏幕上正在讲话的人与我们之前遇到所属不明的士兵穿着一样,说的则是些富有中二感的话。

    “就是这样了,对方和我们联系了说要交换俘虏,时间就在今天下午。”林延对我说明着现在的情况,团长正在一旁打着电话,俘虏应该就是杨涵了吧。

    “怎么交?”

    “我们这边先放一个,让其自行离开,那些叫幻影的再放人,我们收到人之后再把另外一个放了。”

    “2换1吗。”

    “对方极有可能是美利西亚,所以要吃点亏是肯定的,顺便一提第一个人我们已经放了,对方很快就会进一步联络吧,这些事我们来出力就好了,你歇着就好。”

    情况变得越来越不清楚,突然冒出来了个不明所以的民间武装,本来异魔的事情就够劲了还要在意其他敌人,现在能动的aaw只有一台,如果有10台就好了啊。

    “真无聊啊这里,没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吗?”坐在我对面的小叶发着牢骚。

    “没有,只能想办法自娱自乐。”

    “不能出去吗?”

    “不能。”

    “这样下去我会自杀的。”这还有个麻烦的主。

    “大家压力都很大,体谅一下。”

    “我知道了。”

    “咳咳,又见面了,咳咳咳。”这熟悉的咳嗽声,是那个大个妹子,我咋感觉我身边都是女人呢?

    “她是?”小叶问道。

    “路人乙。”这个对话真是熟悉。

    “哦。”

    “是啊,又见面了。”我回应道。

    “咳嗯,这,咳咳,位是?”

    “朋友。”

    “你好,咳咳。”

    “你,你好,身体不好么。”面对如此标准的社交礼仪小叶显得有些不知所措,老实说我也应付不来。

    “是,不是传染病,放,咳咳,心。”

    “看你,咳,好像不高兴的样子。”大个妹子说道。

    “有吗。”我看向小叶问道。

    “有。”小叶肯定的回答道。

    “是吗。”

    “发生了,咳咳,什么吗?”

    “各方面都是战况不顺啊,能高兴的起来吗,特别是我这种冲前头的,本土那么多兵力也不多派点过来。”

    “那还真是,咳,辛苦。”

    “话说你是做啥的啊,肩章领章都没有。”上次就很奇怪,如果连这两样东西都能不带那这个地方真的随意过头了。

    “我的职位有点复杂,比起军人到不,咳,说是公务员,总之就是给中央做,呃咳咳,事。”

    “还有这种职位,真是复杂啊。”

    “在其他国,咳咳,家驻军,各方面都需要协调,我算是做这类的,虽然是底层。”

    “唉,中央啊,不能多派点部队么。”

    “不能,因为这个岛上,咳,的部队都是不被信任的。”

    “什么意思?”完全意义不明。

    “我的立场,不,咳咳呃咳咳,能说。”

    “为什么告诉我这种事?”难道我的身份被看穿了。

    “只要是对现在有,咳,呃咳咳,的情况比较,咳咳,了解的都能看出来,而且不自觉就,咳咳,说出来了。”

    “是吗......”我感觉自己就是个笨蛋。

    “你们在聊什么啊?”小叶疑惑的问道。

    “其实我也不怎么知道我们在聊什么。”

    她用一种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我。

    之后都是些无关紧要的话题,我一直在思考大个妹子说的话,现在吃完了饭,去问问别人吧。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