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综切黑萤草在霍格沃茨 > 第十三章
    邓布利多收起了那严肃的表情,温和的看着二人:“帕金森小姐,你的耳环又是什么时候得到的呢?”

    潘西:“圣诞节,父亲送我的礼物。”

    邓布利多:“那么帕金森认识这条发带吗?”

    潘西仔细的看了看,摇头。

    邓布利多:“那么帕金森先生,现在应该是好好的待在家里吧?”

    潘西飞快的回答:“父亲圣诞节之后就离开了家,我回校都没有见到。”

    “斯内普,现在去一趟帕金森家。”邓布利多站了起来:“我想,帕金森先生应该有危险了。”

    潘西猛的抬头:“校长为什么这么说?”

    邓布利多把发带和耳环都放在了桌子上:“这两样东西,都是黑魔法物品。而发带,在作为匿名的圣诞节礼物送给我出水小姐,耳环却送给了帕金森小姐,还是帕金森先生亲手送出去的,所以我有理由怀疑帕金森先生遇到了麻烦。”

    潘西脸色一白,嘴里不停的嘟囔着不可能不可能。

    艾丽:“这东西,会对我们有什么方面的影响?”

    “黑魔法物品的危险是未知的,出水小姐。”斯内普沉声说:“但是目前看来,毫无疑问的是,现在这东西确实是对你们两个都造成了影响。”

    艾丽哦了一声。

    “斯内普,直接用我的壁炉过去。”邓布利多说:“没时间了。”

    斯内普拿出了魔杖:“呼神护卫。”一只牧鹿凝结而出,身子优雅的迷人。

    斯内普:“去找麦格教授。”

    邓布利多点头:“麦格教授非常适合在这里。”

    斯内普看着自己两个学生:“你们好好呆在校长办公室,一步都不能出去。”

    艾丽坐在了凳子上,有些着急的搓着手指。

    她感觉现在的情形对自己不利,毕竟院长是去帕金森家,而毫无疑问的是自己在今天二次把潘西帕金森按在地上摩擦,一切的不利似乎都是倾向于自己的。

    “好孩子,放轻松。”邓布利多拿出了魔杖,给艾丽施了一个魔法,让她瞬间缓和了很多。

    邓布利多说:“这是一个小把戏,能够让人心情愉悦。”

    艾丽扯了扯嘴角:“谢谢。”

    校长室的门打开了,麦格教授走了过去:“邓布利多,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看向了两个斯莱特林的学生:“哦梅林,这是怎么了?”

    邓布利多简单的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也想听他麦格教授的看法。

    “梅林,这可真是灾难。”麦格看着两位未成年巫师:“她们是这么的瘦小。”

    潘西咬着嘴唇,一脸的无助。

    艾丽站了起来:“抱歉教授,我是说,我能坐到那边的沙发上吗?”她视线落在了桌子上的发带上:“在这里,我有点不对劲。”

    这个时候,艾丽才真的发现自己似乎是被影响到了,被那个发带。

    “当然可以。”邓布利多点头说:“我想你可以喝点柠檬茶。”

    桌子上瞬间出现了精致的茶具,看起来准备的非常的齐全。

    “谢谢。”艾丽走到了沙发上,给自己倒了一杯。

    拿着杯子靠着沙发,她平缓着自己的呼吸。

    看到艾丽的自我调节不错,麦格教授开始慢慢的引导潘西说话。

    刚开始还好好的,后来突然又爆发了起来。

    “不是我的错!我没有任何的错!”

    艾丽手中的杯子差点吓掉了。我去,什么情况?

    潘西帕金森的双眼通红,如同充血了一般,而且一看就知道不是哭出来的。

    邓布利多也给了潘西一个小把戏魔法,稍微的缓和了局面。

    他看着桌子上的东西:“这似乎,比我想象的还要糟糕。”

    斯内普教授回来了,还跟着一位戴帽子的夫人。

    “妈妈!”潘西猛的扑了上去,在她的怀中小声的哭了起来。

    “帕金森夫人,晚上好。”邓布利多问候了一声。

    帕金森夫人安抚着自己怀中的女儿:“遗憾的是,今晚真是一个糟糕的夜晚。”她视线落在沙发上的斯莱特林学生的时候,顿了一下,也非常快的移开了视线。

    邓布利多看着斯内普:“如何?”

    斯内普看向了帕金森夫人,没有直接的回答。

    帕金森夫人叹息了一声:“我先生的遗体找到了。”

    潘西顿时僵硬了起来,随之而来是嚎嚎大哭,帕金森夫人不得不轻轻的拍着她的背,一句句的好孩子安慰着她。

    斯内普:“我到达的时候,说明了来由,帕金森夫人并不相信,不过还是配合的调查了帕金森先生的位置,最后是在后花园发现的遗体,已经被掩埋了将近一周。因为时间紧迫,我直接让帕金森夫人想过来,再想之后的事情。”

    艾丽眼观鼻的垂着眼,虽然自己也算是事件的当事人,却不怎么适合听这些家事。

    邓布利多:“无论是帕金森小姐还是出水小姐,都是这魔法物品的受害者。”

    帕金森夫人:“当然,我们帕金森家不会为此而追究出水小姐的过失。”

    艾丽站了起来:“那还真是抱歉,我还等着帕金森小姐的道歉呢。”

    帕金森夫人脸色一僵,那张脸可谓是非常的难看。

    斯内普皱起眉:“看来你被这东西影响的很深。”

    “大概吧。”艾丽并没有多在乎:“我需要帕金森小姐为她的话语道歉,既然一切是帕金森小姐挑起来的,不管是否是被那所谓的黑魔法物品影响,她说了,那么就需要道歉。”

    帕金森夫人刻薄了起来:“你还对我们的潘西动手了。”

    艾丽看着她:“帕金森说了,所以我才动手,如果她不道歉,我会继续动手。”

    “邓布利多校长!学校招收这么危险的一位学生,我有理由提出质疑!”帕金森夫人直接的看向了校长。

    “邓布利多校长,学校招收有可能给学生邮寄黑魔法物品的巫师家庭出身的学生,我有理由提出质疑!”艾丽丝毫不退让。

    “不是我爸爸邮寄的!”潘西咆哮了起来,双眼通红的瞪着她:“不是我爸爸!”

    艾丽:“谁知道呢?毕竟礼物,是从你们帕金森家里出来的,不是吗?”

    潘西咬着嘴唇,狠狠的,忽然破了,流出了鲜血。

    她双眼通红,低声,却清晰的说:“当时那么说你,非常的抱歉。”

    所有人愣住了,包括出水艾丽。

    同学三个多月,艾丽知道潘西帕金森是多么骄傲的一个人。

    骄傲而自负,以自己为帕金森家的小姐而高人一等自居,有时候那些行为甚至直逼马尔福的作态。

    现在,她道歉了。

    艾丽撇过脸:“我道歉,为那时候下重手打了你。”

    潘西转头,再次的埋在了母亲的胸前。

    邓布利多笑了:“能够相互的体谅相互的道歉,非常的好,你们都是好孩子。”

    帕金森夫人抚摸着女儿的脑袋,悲喜交加。

    “那么帕金森小姐,我觉得你应该跟帕金森夫人回家一趟。”邓布利多说:“出水小姐,我想你现在应该回去休息了,明天还有课。”他转过头,看向斯内普:“斯内普教授应该愿意送出水小姐回寝室。”

    艾丽看着校长和院长,呼出一口气,对他们深深的鞠躬:“我为我在休息室说的那些话,感到深深的歉意。”

    邓布利多笑着:“学生都有调皮的权利。”

    斯内普还是那张脸,看不出什么表情。

    “走吧,出水小姐。”他率先离开。

    路上,斯内普的心绪百转千回,最后在休息室门口才说:“我想,你的那些蛇不会随意的出现。”

    艾丽:“当然,这次的蛇难道不是黑魔法物品里的吗?”

    斯内普深深的看着眼前的学生,真不愧是斯莱特林。

    艾丽转身,对着那扇石门说:“高贵。”

    进入了宿舍,公共休息室灯火通明,但是并没有人声鼎沸,反而显得非常的寂静。

    沙发上坐着三个人,男女级长,以及德拉科马尔福。

    看到人进来,杰娜站了起来:“院长,出水。”

    艾丽点头,与德拉科马尔福的视线对接两秒,同时移开。

    艾丽:“谢谢斯内普教授。晚安。”说完,转身走向女寝。

    杰娜有些担心的问:“帕金森…”

    斯内普:“帕金森家发生了点事情,她被帕金森夫人接回去了。”

    德拉科:“帕金森夫人没说什么吗?”

    斯内普扯着僵硬的嘴角,并不是在笑:“你想帕金森夫人说什么,马尔福?还有,你们该去休息了。”

    “好的,院长!”

    “等等。”三人顿时停下了脚步。

    斯内普:“今晚的事情,在具体的结果出来之前,任何人不能议论,任何人。”

    “好的,院长。”

    艾丽推开了寝室的门,灯还亮着。

    米里森伯斯特猛的站了起来,但是却站在了原地,没有任何的动作。

    艾丽:“晚安。”

    “晚安。”米里森知道,这一晚自己是别想好好睡觉了。

    艾丽在被褥里塞了布娃娃,然后就到了平安京。

    平安京还是原来的那样,没有任何的改变。

    而一到这里,艾丽觉得自己清醒多了。

    “萤草,你的状态似乎不怎么好?”古笼火说:“你没有来,所以姑姑带着其他人去赚经验了。”

    艾丽扯了扯嘴角:“好的。”

    “八岐大蛇大人!”古笼火缩了缩,几乎屏住呼吸。

    艾丽抬头,看到了走来的ssr级别的大人物——八岐大蛇。

    八岐大蛇上下打量着萤草:“小七被你叫走了。”

    “抱歉,八岐大蛇大人,那时候突发情况。”自从第一次借了蛇之后,很好说话的八岐大蛇直接给了萤草一个召唤符,召唤的对象自然不是他,而是他的蛇。

    而这次艾丽召唤过去的大蛇,正是排行第七。

    八岐大蛇:“看得出来,你是被魅惑了吧?”

    古笼火:“是魅妖吗?我去把虫师叫过来吧。”

    艾丽抓住胸前的衣襟,那种情况,真的是被魅惑吗?

    然而不论如何,虫师来给艾丽驱散了之后,确实是好了不少。

    虽然还是觉得身心疲惫,但是却知道自己身体实际上是正常的了。

    艾丽对着虫师说:”我今天有点累了,想回去休息。麻烦你告诉姑姑,我明天会准时过来。”

    “嗯。”虫师应声,然后看着她离开。

    古笼火:”明明已经治疗了,也驱散了,萤草怎么会累呢?”

    虫师不明,但是她自然也不会多问。

    八岐大蛇看了他们一眼:”自然是因为,她是不一样的。”

    古笼火和虫师似懂非懂。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