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小心我感染你 > 第33章 背锅侠
    醉仙楼到林府的必经之地有一条河,名九河。

    九河之上是一座拱桥,叫九河桥。

    林素影走上九河桥之时,有一艘篷船也正好驶到桥下。

    一名白衣少年低头从船篷中走出,望向桥上的林素影,嘴角微微翘起一个弧度。

    “什么人?”

    林素影也感觉到了什么,但为时已晚。

    跟踪他的四人瞬间降临林素影身边,四道威压落到她身上压制住了她的行动。

    几个呼吸间,她就被喂了药,扔到了穿桥而过的篷船上,然后被白衣少年拖到了船篷内。

    船篷内已经铺好了床。

    白衣少年盯着已经昏迷的林素影邪笑,“别以为你不肯嫁给我我就没办法了,现在你还不是乖乖地躺在了我的床上。”

    白衣少年正是文冠。

    他特地想出这个一石二鸟的办法。

    他故意向青麟传讯说林素影要和尼古拉斯·小明见面,不管是不是真的尼古拉斯·小明,青麟都会去看一眼,然后他劫走林素影,嫁祸于人。

    只不过他没想到,他还真蒙对了。和林素影见面的确实就是李朕,也就是尼古拉斯·小明。

    文冠看着看着,欲火腾起。迅速脱掉衣服,扑向床上的林素影。

    “咻咻!”

    就在这时,突然从水中窜出两条鱼砸在了他的脑门上。

    文冠只感觉天旋地转,啪叽一下栽倒在地,直接晕了过去。

    李朕从河里探出手抓住船舷,用力一扽,跃上了船。

    “这家伙动作够快的!”

    李朕看了一眼晕在地上仰面朝天的文冠,走到林素影身前,弯腰拍了拍她的脸蛋,“醒醒了姑娘!”

    拍了几下,林素影还是昏迷着的。李朕蹲下犯愁,“这可怎么办呢?”

    “嗯……”

    轻微的哼哼声传来,李朕转身一脚踹在文冠脑门上,本来悠悠转醒的他又被李朕踹晕了过去。

    李朕接着研究林素影,“看这样似乎是被人下了药了,这让我如何是好?”

    他想了想,走到船舷弯腰掬起一捧河水来。

    “林姑娘,我可是为了救你。”

    李朕把水洒在了林素影脸上,“哗啦啦……”

    可是一捧水浇完,林素影依旧没反应。

    “晕的这么沉?”李朕没办法,又去掬起一捧水。

    一段时间后,林素影终于猛地翻身咳嗽了起来。

    “你醒啦!”

    李朕笑眯眯地看着林素影。经过他来来回回好几十趟倒腾,总算是把她给弄醒了。

    林素影受到惊吓,轻呼一声,随手掏出一卷武符,对着李朕就要触发。

    李朕大惊失色,直接跳进了河里。

    他手抓着船舷,从河里露出一个脑袋,“大姐,你搞清楚状况再动手行不?!”

    林素影轻抚额角,头痛欲裂。看了一眼躺在地上没穿衣服的文冠,大致明白怎么回事了。

    “你救了我?”林素影看向李朕,脸色有些发白。

    李朕看她清醒了,这才从河里又蹦回船上,鄙视道:“这里除了文冠就你我,不是我救你还能有谁?”

    “谢谢!”林素影放下戒备,看了一眼文冠,吞吞吐吐道:“他有没有……对我……做什么?”

    这话问的让李朕觉得怪怪的,李朕耿直道:“有没有做什么,你感觉不到吗?”

    林素影腾的脸红,咬着牙道:“我衣服怎么湿了?”

    “奥,”李朕看了一眼,有点心虚,“我这不刚才用水把你泼醒的吗,衣服湿了很正常!”

    “这样啊。”

    林素影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胸前,这湿的好像有点厉害,衣服都贴身上了。

    李朕看她一直在思考,打断了她:“我说,我们赶紧离开这吧。”

    “等一下!”

    林素影从腰间掏出一卷武符,触发了之后手里多出了一柄剑。

    “你这是要干什么?”李朕疑惑地看着她。

    就在这时林素影挥剑而起,朝文冠下半身划了过去。可怜的文冠事没办成,命根子被喂了河鱼。

    听着文冠的惨嚎声,李朕没来由地夹了夹腿,背脊发寒。

    两人上岸后,林素影对李朕道:“你跟我一起回府吧,这事应该好好谢谢你。”

    李朕笑着摇头,“林府我就不去了,万一要是被你爹看中了让我给他做女婿怎么办?”

    林素影瞥了他一眼,“你也太自恋了!”

    李朕顺手撸了一下还在滴水的发型,“天生丽质难自弃,我也很无奈!”

    林素影被他逗笑了,“行,那以后有机会再报答你,我先走了。”

    她走了之后李朕这才慢悠悠地回到了书院,舒舒服服的泡了个热水澡进入了梦乡。

    这二天一早,房门按例被撞开。

    李朕直接掀开被子站了起来,“我说法师,你就不能温柔点敲门吗?!”

    “我的美梦刚好做到关键时刻,你……”李朕揉着惺忪的睡眼,话说到一半,便听见啊的一声尖叫。

    他睁大眼睛一看,“我靠!花花,怎么是你!”

    李朕这才意识到什么,迅速穿上衣服,尴尬道:“那个花花啊,无论你刚才看见什么,那都是幻觉。”

    花花小脸红扑扑,“是,师兄!”

    花瞳低头盯着脚尖,半晌后又道:“师兄,西城书院那帮孙子又来书院闹事了!”

    李朕听完一个趔趄,这不像是花花能说出来的话啊?

    他认真地盯着花瞳道:“法师让你来找我的?”

    花瞳点头,“法师兄让我原话转达给你!”

    李朕叹了口气,就知道是法师,简直要教坏书院的小花朵。

    “他人呢?”李朕道。

    “他在和那帮孙子对峙!”

    “……”

    李朕盯着花瞳语重心长道:“花花,你是个淑女,不要和你法师兄学!”

    “好的,孙子。”

    “??”

    “不对,好的……师兄!”

    李朕瀑布汗,摸了摸花瞳的头,两人一起出门朝书院大堂走去。

    书院大堂,法师已经被制伏。两名顶盔掼甲的兵士掐小鸡一样掐着他。

    王书书一脸愤怒憋屈地看着大堂中的两人,“叶裴,你欺人太甚!”

    “呵呵呵……”

    叶裴上次被李朕的武符自爆炸伤,脸上的伤还没完全好利索。

    他笑了一下扯动嘴角的伤势,疼的他嘶地吸口凉气。

    他看了一眼身边椅子上坐着的人,阴阳怪气道:“王书书,你出售的武符没在武符司备案,这是铁的事实,我哪有欺你了?”

    李朕在门口听得一脸懵圈,“什么备案,武符司是干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