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夺险问药 > 第15章 小队
    迷迷糊糊中我醒了过来,恍惚中脑子抓住一道念想猛然清醒,飞快的在地上一个打滚我站了起来,周围很黑,好像还是在一个山洞里。

    难道说我没有牵引气场成功?没有进入宝境?还在之前那个山洞里?

    “唐惜?”我叫了一声打开了手电,低头去看腰间的连绳,连绳完好无损,但是并没有看见唐惜,本来是缠在她腰间的束带现在落在地上,束带是一个完整的圈,束带接口的位置并没有解开。

    这种绳子是高强度野外用绳,虽然很软,但是非常耐磨,非常的牢固,她没可能不解开束带直接从束带里钻出去的。

    “唐惜!”我再喊了一声,还是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我再在周围找了一圈,还是没有,同时我发现了不一样的地方,这个山洞是有底的,就在我身后一点的位置,两边的墙也不像是之前那个山洞那么光滑,洞壁坑坑洼洼的,而且是土质的,这才像是正常的山洞,看来我确实是已经离开了之前山洞,应该是进入了我发现气场的那个宝境。

    唐惜不见了这有点糟糕,在我失去意识之前是看见了她也飞进了宝境气场的那个通道的。

    现在第一要务是先找到唐惜!

    现在是又累又饿,但是也顾不得这些了,从背包里拿了一点肉干边嚼边走,我再把洞底周围找了一边,确定没有唐惜,然后慢慢往山洞那一头走去。

    这个山洞就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山洞,什么都没有,一直走了四五分钟,我看见了洞口,洞口的光线很好,外面的天气应该很不错。

    终于不是那个无底山洞了。

    我快步跑了出去,一出山洞,洞口外是一个小斜坡,周围都是很高的树,我也不认识那是什么树。

    我大口的呼吸了几口空气,空气很新鲜,很舒服,虽然山洞里的空气也并不差,但是在那个黑暗的环境待的时间太久了,总是觉得很压抑,出来后就想着大口的喘气。

    我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果然没有丝毫的信号,这我也早已料到了,只是心中还抱着那么一丝丝的侥幸,看了一眼时间,从我们两个去到周王山算起,现在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

    没想到已经这么久了,我并没有太多的感觉,看来我失去意识的时间不少啊。

    大喘了几口气之后感觉舒服了很多,我这才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并没有什么让人特别注意的地方,就是一个普通的小山坡,就是那些树我从来没有见过。

    然后我试着直接催发了一下宝气种子,直接催动了,看来我已经可以随心的催动宝气种子了,不需要用手指强压催动了,一抹绿芒直接从种子种流了出来,之前的危境让我的宝气种子倒是有了一些成长,但是宝气在身上的流转控制还是需要多练习练习,不过现在也没有时间去练习,我直接用手指接引宝气到了手指的红绳上,这样比较快,现在是要用,练习以后有时间随时都可以锻炼。

    我静心控制着红绳在周围探寻着宝气,探寻了一会儿没有任何的动静,看来这里没有宝气气场的。

    宝境里面也不是到处都有宝气气场的,只有某一部分地方有,想要出宝境也只能从那些地方出,显然经过我刚才的探索,这里不是可以出宝境的地方,在宝境里面能先找到可以出宝境的地方那是最好的,到时候就算是逃命也有个方向。

    哎,一路走一路找吧。

    也不知道这个宝境有多大,现在看不见远处,后面就是我刚出来的那个山洞,前面是树林,我现在应该是在一座山上。

    我把刀抽了出来拿在手里,现在这情况,谁知道等会会遇到什么危险,我慢慢往山下走去,虽然现在是白天,但是一个人走在这空无一人的密林里,周围安静的可怕,偶尔有一些不知道是什么的鸟怪叫的声音,时间长了莫名的就有点心慌。

    这山坡很长,我一直走了快一个小时还没有走到山脚。

    “山不愧是山啊!”我靠在一棵树上喝了一口水,嘴里也不知道在说着什么,有时候一个人独自这么自言自语就是这样莫名其妙的顺嘴就说出来了。

    “踏踏……”突然前面传来了一阵很整齐的踏步的声音,好像有很多人在踢正步一样。

    我的神经顿时就紧张了起来,这深山密林中怎么可能有这么整齐的踏步的声音?

    赶紧把水瓶挂了回去,然后捏着刀往声音的那个方向摸过去。

    那种“踏踏踏”的声音之间的间隔并不快,发出这些声音的东西走的并不快。

    我弓着腰慢慢走着,声音越来越近,翻过前面一棵树,我看见前面有很多人影,好像每一个都穿着古代的那种盔甲,慢慢的往前走。

    我连忙躲在树后紧紧的靠着树,一时间我感觉我的身子绷的都快要僵住了一样。

    我悄摸摸的往后面退了两步,然后爬到了后面一棵比较粗的树上面。

    从上往下看去这才看的很清楚。

    那是一整队人,大概有一百人左右吧,全部穿着黑色的衣甲,腰间挎着长剑,这种感觉好像很熟悉,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对了!”我猛然想了起来,同时瞬间打了一个激灵!这不可能吧!

    “秦始皇兵马俑!”

    我去过始皇陵,也去看过兵马俑,那些人的装扮和兵马俑的那些士兵俑很像,就好像是活生生的兵马俑一样,而且最可怕还不是装扮很像,最可怕的是那种气质,那种肃杀的气场!让人不由的畏惧。

    那些人没有看见我,直直的往前面走去,所有的人全部直直的看着前方,没有一个人歪头或者扭身,整齐到让人觉得可怕,最前面是一个非常高大骑着马的将军。

    直到那一整队人从我前面全部过去,我才稍微松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我跳下了树。

    “这里怎么可能有人呢?或者说不是人?”刚才由于他们没有一个人扭头,而且都穿着厚厚的盔甲,我没有看见任何一个人的脸或者其他什么,要是说的严谨一点,我确实不能确定那是一队人!

    或者是幻境?我现在是在幻境之中?在宝境中幻境也是最常见的一个危险,也是最危险的一个危险,我现在也判断不了,就算是幻境我也只能一步一步去探索,慢慢去找寻破绽漏洞,不论是身死在幻境还是走不出幻境,那都只有一个死字。

    本来我想跟上那队人马去看看,最后想想还是先算了,先看看其他情况再说吧,那些人就是在这宝境里,以后如果想找还是能找的到的,现在尽量还是不去招惹了吧。

    刚刚我好像已经看见快到山脚了,我轻轻的往前走去,走到了刚才那队人马走过的路上,地上的脚印提醒我刚刚那一切都是真的。

    我快速往山下走去,再往下树木已经越来越稀少了。

    走过前面几棵树,我的眼前豁然开朗,前面是一片草原,一望无际,根本望不到头,我顿时就傻眼了,这个宝境这么大的吗?之前拍卖会那个心湖宝镜跟这里比起来简直像是林中一叶。

    如此之大的宝境!到底是何等珍奇的宝物才能造就如此之大的宝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