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生命拔节之时 > 第062章:学习
    地理课上曾经讲到过,九月份的雨季比夏季的雨季来得绵长且潮湿。

    寒流快速回头南下,席卷着这个城市的每一个角落,不放过这样一个小镇。

    齐杨看着莫一笑都换上了冬季的校服裤子,想着是可以把夏季的校服收起来了。

    林未迟醒来的时候已经十点了,课间操都要结束了,她叹了口气从床上起来。看了看身上的衣服,打算洗个澡再去学校。

    她不急着去学校,穿好校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还愣了几分钟,下楼买了俩发糕提在手上也没就这么进学校。

    她坐在学校对面的花坛边上听着上课铃声,慢慢地吃掉了手里的发糕,还慢吞吞地喝完了一整盒牛奶。

    昨晚上从她听见沈南方说了那句话之后自己的脑子就空白了,要是放在以前她指不定得嘲笑一两句,但是现在,他笑不出来了。

    把牛奶盒子和袋子丢进垃圾桶里后,她在心里做了十几分钟的心理建设,走过天桥到了齐杨经常去的那家卖资料的店子。

    要买什么资料她自己也不知道,瞎晃了好几圈。

    六科自己没有哪一科是学好了的,从初中开始就没学过了。

    老板看她的时候还问了她一句:“这个点你没上课啊?”

    林未迟低头看了看校服,笑了:“......啊,我起晚了。”

    他低头看着各种花花绿绿的书封,毫无头绪。

    老板也不多说话,拿了一本像是综合的,很厚一本,递到林未迟的手边说:“这本挺不错的,有好几个学生都买的这个,我记得一直来这里买书的那个男生也买了,我看他成绩可能蛮好的,好学生买的资料应该都很好。”

    林未迟的脑子里一下子就浮现出齐杨的脸,看着对着她笑的老板。

    老板也不是很懂,这里除了资料还有小说,她自己更中意小说一点。

    林未迟也不懂,但是还是付了钱,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要买了心里才安心一点。

    犹犹豫豫的她还是没有进学校,而是直接抱着书回家了。

    学习这件事情在林未迟看来不是件大事,但是沈南方想走就不是件小事,沈南方和林海的事情让她相当于是和家里的人断了联系,这么久了,林未迟才知道当初沈南方去找林海是因为自己的户口。

    但是还是没有成功。

    她求着娘家的人才托人办了这些事情。

    现在不行了,没脸再回去了,林未迟和沈南方唯一能好好离开的方法就是考出去。

    “高二就是一道分水岭。”林未迟看着买来的资料,脑子里闪过这句话的时候自己都吓了一跳。

    分水岭......自己还能爬到分水岭上面去吗?

    况且还有莫一笑,莫一笑一定要还完钱,还完钱之后呢?

    留在这里?

    林未迟有想过他们三个会分离,首先齐杨就得出去,她顶多就留在这里守着沈南方不被林海打,莫一笑怎么可能能离开,莫友义还在家里呢。

    莫一笑还完钱也不可能能考出去的。

    现在呢?

    她突然身边的东西都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说不出来现在心里是什么样的感觉。

    齐杨发消息问她是不是在给别人补课,她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回复,我去买了一本资料?这样的话齐杨会信,但是自己都不能相信,毕竟买回来一个多小时了,他连第一页都没有翻开。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面对这样一本厚厚的书有了畏惧感。

    他有一点理解齐杨的感觉,自己明明很努力了,但是一直都挣扎在自己不满意的位置。

    自己现在或许也会面临这样的境地,无论自己怎么努力,也弄不明白这些知识点了。

    她抬头看了一眼天空,黑沉沉的天又开始下起了绵绵的细雨,楼下回家的人都撑着伞,也就是她低头点烟的时候看见了站在楼下撑着伞的齐杨。

    她的手顿了顿,透过被烟雾搅动的视线看着楼下目不转睛看着她的齐杨。

    林未迟看了看自己的成绩,倒数都是家常便饭了,这一点都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真的是凭实力坐在倒数的位置上的。

    也就是说,他连弄巷里在群里叫着补课的学生都不如。

    自己差得很平均,每一科都差。

    叼着烟她想着想着就笑了,心里有种酸酸的感觉,这样全科补习自己都不敢。

    低声笑了能有十几秒,她突然不笑了,转头看了一眼靠在墙壁上的吉他。

    那吉他是怎么来家里的她记得清清楚楚。

    在那天林海打沈南方打得激烈的时候,她颤颤巍巍跑上了楼,敲响了楼上的那位实习老师的门。

    “我能,我能和你一起学吉他吗?”她的声音在颤抖,眼眶发热到眼睛发酸,但是还是在说这句话的同时流下了眼泪。

    声音太大声了,碗碎在地上的时候她捏紧了双手,看着面前的人。

    “可以。”那人弯起眼眸,点了点头。

    林未迟转身看着捏在手里的手机,翻翻找找,找到一个人的联系方式的时候松了口气,她想了很久,该用一个什么样的开场白才能不显得那么尴尬。

    打了字,想着不对,又打字,然后删掉。

    最后她还是发了一句没太大意义的话。

    -白老师,你还记得我么?

    等了二十分钟,她看着手机,一开始要黑屏了就用手指碰了碰,并没有等到消息。

    她现在还记得这位实习的白老师的脸,带着黑边框眼镜穿着白衬衣牛仔裤,运动鞋,一直都是一副利利落落的样子,会微笑着给她说一些不足的地方。

    大概已经在忙碌的教书生涯中忘记了这样一个小女孩了吧?毕竟真正相处起来也就这么一年时间罢了。

    算起来也是挺长时间了,按照十三中老师的记忆力,毕业不出一年就能忘掉几乎全班的学生,要是林未迟被忘记了她一点也不觉得意外。

    自己教了这么几个学生学跆拳道、滑板或者吉他,长时间不联系的话,也未必能记得清楚的。

    她放弃了看手机,打算再睡一觉,下午还是准时准点到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