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山河运 > 第十三章:鹤淼淼
    冷月如霜。

    “景池为人单纯仗义,我只希望咱们的事情,不要伤害到他。”

    顾子安没有说话,眸色深沉。

    孟懿宁不知道她在思考什么。

    突然,感到有人在跟着他们。

    她瞬间回头,在漆黑的夜色中上下大量,眼睛犹如一颗漆黑的宝石。

    顾子安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弓清。”

    “你认识?”

    “老师的影卫借给了咱俩一个,最近不怎么太平,还是注意为好。”

    孟懿宁看着黑暗中的身影,似乎看到一个身形敏捷的二十出头的男人,目光坚毅的保护两人。她冲男人笑了笑,“要不要请他过来吃点东西。”

    “不合规矩的,东西送给老师就可以了。”

    八年前北阳惨败,张霁堵上了全身身价在大夏、燕戎、北阳境内建立了八个刺奸屯,伪装成商铺和酒楼,主往来听言视变,览四方之事,军中之情。每个刺奸屯都由屯兵五人,影卫三人和屯长组成。屯兵用高额黄金贿赂当地人,使之为我所用。

    而此次来大夏暗中保护张霁的便是弓清、弓泽两位在北阳的影卫。

    孟懿宁看着红红的灯笼和水里的莲花灯交相辉映,手中拿着带出来的枣仁糕,腮帮子股得像个鼹鼠。

    “你敢骗我!我吃的莲花酥都是枸杞海棠菰米的,怎么你这个是白糖和枣泥的?骗本大小姐,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吧!”谁家姑娘尖锐的嗓子喊得整个街道都能看见。

    小贩连忙道歉:“这菰米都被皇宫贵族收走了一大半,我们小本生意呢,把这些卖了才能买得起一捧菰米啊!还请您高抬贵手,放了我吧!”

    孟懿宁身材矮小,好处就是敏灵迅速,但是不好的地方就是看热闹的时候看不见。她拉了拉顾子安的袖子,踮起脚尖,目光略过围观的人群,想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

    顾子安看着她好奇的样子问道:“要不要我抱你?”

    “不用不用。”

    虽然嘴上拒绝,但是孟懿宁已经被微微的举了起来。

    只见小贩愁眉苦脸,欲哭无泪连连求饶。出门摆摊这么多年,这么就撞见了这个不知谁家的大小姐。

    孟懿宁看清了那人的样子,俗粉色的斗篷上绣着几支腊梅花,头发高高的盘起,趾高气昂的指着卖莲花酥的中年男子。

    她拍了拍顾子安,被放了下来。

    “怎么了?”顾子安问道。

    “碰见了不想遇见的人,咱俩还是走吧。”

    顾子安昂头一瞧,笑了笑,与鹤淼淼狭路相逢,惹不起还躲不起吗?想着便拉着孟懿宁的小手往回走。

    步子没有迈出去一米,就听见身后尖酸刻薄的谩骂声。“你欺骗人,看我不砸烂了你的摊子!”

    鹤淼淼叫嚷着,像是一只撕破喉咙的麻雀。孟懿宁翻了个白眼,回头看了看。她听见了鹤大小姐随从的脚步声走向了小小的摊位。

    老年男子求饶声中,人群越聚越多。

    “我在这里摆摊了十几年,从来没听说过莲花酥要菰米糕制成!你们还要胡乱打人,大伙给我评评理啊!”

    鹤淼淼插着腰:“你还告怨了?我从小吃的就是这个馅的!今日从你这里买是给你脸了,想不到你竟然框我!”

    大夏因为水土,菰米种植出来都十分苦涩,只能药用。而又软又糯的都是小商贩们从他国倒卖过来或者使臣进贡的。虽说不是特别贵,但也不是小商小贩能够消费得起的。这里大多数人,连见都没见过。

    “菰米我连见都没见过”人群中突然有人问了一句。

    随即有人开始附和上了。

    “人家吃的菰米,都是进贡的,可不像咱们饥一顿饱一顿!”

    “莲花酥我怎么没见过菰米的,从小就吃白糖的!”

    一人一句围着鹤淼淼吵了起来。

    她没有预料到事情的发展,毕竟在她的印象中,莲花酥从来都是软软绵绵带着桂花香的。她愣在原地,脸被人说得通红,支支吾吾的没有了刚才的厉害劲。

    但是鹤淼淼的性格,不允许她认输。

    “给我砸!”

    她指着小贩的推车,红着眼睛,尖尖的嗓子吼了一句,几个蓝衣的随从径直向前,没有表情的脸上仿佛写满了正义。

    “还砸人摊子!”

    “有没有王法!”

    老年男子与这里的邻居都十分熟悉,眼看自己的老熟人要被欺负,谁都义愤填膺。但是谁又敢动这个气势汹汹的大小姐?

    摊贩直接跪在了地上,祈求饶恕自己,他磕着头,脑门已经被磨出了血印子。

    鹤淼淼一听呼喊,直接使了个颜色。

    随从亮刀,横挡住人群。刀剑狰狞,铜色的刀刃上映上了所有人愤恨的表情。

    人们咬牙切齿,但是没有人敢上前一步。毕竟刀不长眼。

    鹤淼淼得意的插着腰笑着,眼神里充满了鄙夷。

    孟懿宁看了看顾子安。

    “人家赚钱也不容易。”

    顾子安听得出来想做什么:“去吧。”

    孟懿宁扒开了人群,微微斜着眼睛,一脸讥笑的看着鹤淼淼。

    “鹤府的鹤大小姐,敢问他犯了什么罪,就劳您在大街上舞刀弄枪?”

    眉眼之间是貌不掩饰的轻蔑。

    一听鹤府,空气中充满了冷哼。谁不知道鹤府全靠搜刮民膏民脂才积累了如此多的财富,几十年前就传出买官卖官的消息,不知使了什么手段,依旧活跃在今天的朝野。

    听说顺廖县曾经就是鹤府的人在管辖,后来百姓忍受不了苛捐杂税,连祖宅都不要纷纷离开。

    鹤淼淼寻着声音一看,面色发青:“我还以为是哪里冒出来的野丫头,原来是你这个贱人!你们国家都要亡了,就让你再蹦跶几日吧!”

    孟懿宁面容凌冽如冰,嘴角翘起一丝微笑看着她。

    “原来鹤大人的闺女,呸!”

    人群中不知道谁咒骂一声,一口吐沫吐到了她嫩粉色的百褶裙上。鹤淼淼涨红了脸,瞪大眼睛一把推开身旁的随从,指着人群就骂。

    “你好大的狗胆!”

    “我父亲是大夏的忠臣,你一介庶民,竟然,竟然敢往我身上……”鹤淼淼喘着气,没有了刚才高贵的样子,倒是像个村野泼妇。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

    身旁的随从赶紧要从人群中把这人“捉拿归案”,谁知道他动作飞快,一出溜就跑得没影了。鹤淼淼满肚子怨气,只能发泄在了孟懿宁身上。

    扬手就要往孟懿宁脸上打。

    “啪。”

    巴掌没有落在姑娘的脸上,反而孟懿宁紧紧的握住她纤细的手腕,两人的镯子装出清脆的响声。

    “随意伤人,鹤小姐是不是有点放肆?”顾子安冷冷的看着她。

    鹤淼淼抬头瞪着顾子安,虽然自己的出身并不允许她往顾子安伸手吐口水,但是她十分想做出这样粗鄙的举动。她胸口起伏着,“就凭你,敢这样嚣张?”

    孟懿宁用力一甩,把鹤淼淼摔了个踉跄。她一屁股坐到了自己推到的莲花酥上。酥皮带着土粘了一身。

    她眼睛里写满了嚣张和委屈。

    鹤淼淼的叫胡乱踢着,“你们,你们!”

    她的随从虽然比不上王府的侍卫孔武有力,但是也都是高孟懿宁一头的壮汉。一瞬间,蓝衣随从的矛头对准了身材玲珑的孟懿宁,想一举解决掉这个看似瘦弱的姑娘。

    话音刚落,六个人在孟懿宁面前站成一排,拔出腰间长刀,虎视眈眈的盯着她。

    她冷笑着,手轻轻的拍了拍顾子安,让他往后点,别动起手来打到他。

    顾子安无奈的摇摇头,笑了退了几步,一脸看好戏似的。

    人群中也有不怕惹事的目不转睛看着热闹。

    她没有握刀,沉声说道:“自不量力。”

    说罢,她迅速硬着锋利的刀刃,犹如一阵旋风冲了过去。没有任何复杂的招式,反手之间夺下了一人手中的尖刀,身形变幻莫测。在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之时,姑娘的另一只握住了一人的手腕,手肘狠狠地向腹部打去。

    “咔嚓”一声,刀落到了地上。

    紧跟着,她出手像闪电一般躲过两人的横劈,一脚踹在了背上。随从惨叫着跌倒在地,不能动弹。

    “平日里你嚣张惯了,光天化日无视王法,不清楚的还以为这大夏姓鹤呢!”孟懿宁看着倒地的人,像是蔑视蛆虫一样。

    鹤淼淼涨红了脸,憋着说不出来话:“你等着!”

    孟懿宁没有正眼瞧她,踩过了乱七八糟倒在地上的人,拉着顾子安离开了这一片混乱。

    还没回府,两人躲在了小巷里。

    “刚才是不是太过鲁莽了?她肯定要找上门来!”孟懿宁小声说着,拉着顾子安的袖子一脸委屈。

    顾子安反而拉过了她的手:“刚才疼不疼?”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疼。就是担心……”

    “别担心,若是真的上门找麻烦,闹大了对两国关系都不利。”

    孟懿宁还是担心,“要不,你打我一下吧?”

    “啊?”

    “算了算了,我自己来。”

    顾子安还没有反应过来,孟懿宁啪的一巴掌打在了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疼。有点太狠了,自己可真吓得去手。

    还没等顾子安说话,姑娘开口:“要是问起来,就说她先扇我巴掌的,你可得帮我。”

    顾子安摸了摸她肿起来了半张脸:“你这打得,比她还重。”

    已是深夜,但是府内仍然灯火通明。

    孟懿宁没有去见景池,而是径直回了屋。

    景池看见了顾子安,笑嘻嘻地说父王知晓了遇刺一事,刺客抓到定当严惩不贷。而夏王也加送了些名贵的药材来给顾子安补身子。

    两人坐在屋子里,喝着小米红枣菰米粥。厚厚的帘子和门隔绝着外面呼啸而过的风。

    “父王知道,刺客是燕戎的。”景池说着。

    “他们也太放肆了,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没有把你放在眼里也没有把大夏放在眼里。”

    “咦,懿宁呢?”

    “懿宁。”顾子安的声音里似乎隐藏着不悦。其实他并非不开心,只是装模作样,欲言又止一下。

    景池见状问道:“出什么事情了?”

    “遇上了鹤小姐。”

    “又是她!”

    曾经鹤小姐请求父亲,让自己嫁给景池。下望过来询问意见,景池直白的说,不喜欢矫揉造作的女孩子,直接否了这门亲事。鹤淼淼求婚不成,把气全洒在了孟懿宁身上。经常在大庭广众之下跟她过不去。若是孟懿宁跟自己站在一处,景池自然能给处理。但是大多时候,宴会上两人是分开坐的,就给了鹤淼淼撒泼的机会。

    上次他见到鹤淼淼扇孟懿宁一巴掌,直接让她后退了两步。他整个人冲上去,护在了孟懿宁前面。懿宁什么也没说,转头就走了。

    夏王也听闻过过节,但又不是什么大事,就也没管。毕竟孟懿宁在他眼里不过就是顾子安的大丫鬟。而鹤淼淼飞扬跋扈也是承平闻名的,只要不杀人放火,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孟懿宁自然不会指着夏王给自己做主,而她也并非不在意这些。只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只能将就着过。

    等到回到北阳的时候,新账旧账一起算清。

    景池听到顾子安说两人遇见了鹤淼淼,就心生一股寒气。这会儿孟懿宁肯定在房屋里生闷气。

    “我去看看她。”

    说着便快速走出了门,顾子安跟在身后。

    “懿宁。”他叫着,见房门没关。孟懿宁背对着他看着墙上的腊梅图。

    听到景池的声音,孟懿宁假意浑身一颤,幽怨地说:“殿下不要过来了,太晚了,都累了。”

    景池听到这个声音,更焦急了起来。

    “你转过来看看我,究竟是怎么了。”

    “丑了。”

    声音有着哭腔。

    顾子安站在身后,眯起眼睛要笑出了声。他不知道孟懿宁究竟把自己搞成了什么样子。倒是十分期待她转头过来的那一瞬间。

    景池见她固执,只好上前去拍拍她的肩膀,让她转过来。

    孟懿宁叹了口气,噘着嘴缓缓地转过来,这张脸吓了景池一跳。

    顾子安看到,眉毛一挑,瞳孔也一瞬间放大。

    只见孟懿宁半张脸红彤彤的像被蜜蜂蛰了一样,嘴角还带着一点点血迹。白润的脸上似乎还有指甲的抓痕,眉毛上还站着点泥点子。

    她眼睛红红的,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泪水噙满了眼睛。

    “我不是故意的。”尾音带着颤,像是一张受伤的小鹿。

    景池担心的看着他:“究竟是怎么了?”

    “还能怎么了?你又不是没见过。”孟懿宁语气中五分撒娇,五分埋怨。

    她这一脸伤痕,让景池握紧了拳头,这么放肆。本来上次已经警告过鹤淼淼了,没想到她还变本加厉的折磨孟懿宁。

    顾子安严肃的说:“在街上遇见鹤小姐和一摊贩起了争执,说人家买的莲花酥是白糖和枣泥的,但是自己吃的都是菰米糕制成,要把人家赖以生活的摊砸了。我俩正好路过,孟懿宁看不过就劝阻起来,免不了又是被一顿打。”

    景池愤恨的皱着眉头:“真是欺人太甚,你怎就不还手,在宫里有考量,街上大可还手。出了事,我顶着!”

    后六个字铿锵有力,孟懿宁放下心来。

    她抽泣着,断断续续地说:“我,我还手了。”

    一句话带着浓重的鼻音:“我害怕!万一找上门来怎么办啊!我会不会被丢进大牢啊!”

    她拉着景池的袖子:“那你可得来看我。”

    “怎么可能,他要是敢找来……”

    话音还没落,门外就听见管家来喊:“殿下,鹤侯爷不知道什么事情来势汹汹,指名要见孟姑娘!”

    景池正在气头一甩袖子,“走,会会去!”

    。妙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