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山河运 > 第六十一章:谋
    子聪散人看着这个年轻人全神贯注的样子,让他继续。

    “张将军和李将军手中两万兵马由卫勇将军盯着,双方在北阳东境。如果不能招服过来,可能会有一场恶战,都是些能征善战的将军。”

    嘴上说着不易,但是眼神却平静而坚定,“那两座城池因为经商而富饶,人员杂乱,容易潜入。”顾子安指着双方中间的一条河流笑道:“这条河意味着易守难攻。不过,心里太过依仗而放松警惕也不好。毕竟,他俩不会想到,卫勇将军会绕行五百里,穿过河水源头,逼于城下。若没考虑这点,自然也想不到卫将军会派人混入城内。同时我们战略中还考虑只围不打。毕竟多数人还摇摆不定,而且我也不希望国家内乱。若是两位将军不跟赵钗等人同流合污,是最好的结果。我作为世子有名正言顺的合法继承权,如果再适时抛出赵钗毒害父王和本世子的大逆不道的事实,可能会在舆论和人心向背上起作用。若真如此,他们只有赵一恩的一万兵马了。”

    不过,这两位将军也很可能拼死跟着赵家梦想享受荣华富贵也说不定,毕竟他俩和赵家也曾联亲。顾子安想着,没有说出口。

    “师出有名是件好事。天时地利人和,看来你都有所考虑了。”子聪散人点了点头。

    “并非我个人之能,我的老师和身边各位都给了我很大帮助。”

    子聪散人看着顾子安,心想如此踏实看来是个英才,这思维和心胸赵家确实不如。顿了顿子聪散人说:“当年,我有一位师弟在朝中为官之时,给我讲过一个故事。有一次吃饭,发现粥中有一粒小沙粒。他问侍从,如果煮粥的人被免职,是否还有接替他的人。那人被叫来之后,回答说因为煮粥的人被免职之后,自己便可以提升,所以在不注意之时放了小沙粒。底下人都想着替代,更何况王位呢?”

    顾子安听言一下就想到这两日她与孟懿宁几人的猜测。

    “确实如此。”他把自己的设想原封不动的说了一遍,引得子聪散人大笑起来。果真顾子安把所有事情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想的面面俱到。还会借他人之力,谋自己之事。

    殿内两姐妹还在叙话,孟懿宁盘算着这些时日自己并没有大把的时间叙旧,只能等来日北阳政局平稳,再把姐姐接过去团聚。毕竟现在依旧是十分危险,稍有不测就性命堪忧。实在不能刚刚团聚,就让自己的姐姐陷入危险之地。

    “姐,等一切顺利之后,我就把你接过去。”

    “为何要等一切顺利?我不希望咱们两个再分开了。”

    孟懿宁皱了皱眉头:“山下危险。”

    “哪里不危险了?难道刚刚重逢,我就要眼睁睁的看着你去陷阱之中吗?”白熙宁反问道。

    话虽有理,孟懿宁也知道自己从小就辩不过长姐:“这里清静之地,实在不适合我。”

    “我又没央求你留下。”白熙宁笑着,“我跟你下山去,相互也有个照应!”

    “不行!”

    “你就会觉得我一定陷入危险,又帮不上忙?”

    孟懿宁不知道如何回答,但轻轻的点了点头。姐姐顿时气了起来,小粉脸涨红了起来,“若是你受到了威胁,我自己一个人在山上如何安心?你放心,我断然不会拖累你和顾世子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孟懿宁撇撇嘴,白了一眼,一拳轻轻的打在了她的肩上,“去就去嘛!去去去!”虽然心不甘情不愿,不过知晓自己姐姐陪伴自己,倒也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姑娘又差点忘了自己的正经事儿,一拍脑袋,哎呦一声:“忘了忘了,你这里兰花还有几盆?”

    “五六盆吧,怎么了?”

    “北阳赵王后十分喜爱兰花,你也知道,北阳太冷这兰花培育着容易冻死。但是会这种名贵花草培育的人不多。原先在家,你就喜欢研究着花花草草。所以,我想拿几盆……顺带,你教教我,如何才能在这寒冷之地培育?”

    白熙宁看着自己妹妹认真的小眼神,失笑起来:“你小时候还会客客气气的说……借去玩一玩。怎么十年不见,你都改成‘拿’了?你跟随我去屋子里,要几株拿几株。对于我来说也不算什么稀罕之物。”

    孟懿宁眯着眼睛,“你是我姐姐嘛,你的就是我的……”

    “若是人人都有你这么霸道,那天下就都不太平了。”白熙宁嘴上说着,起身拉着孟懿宁到自己屋里去。

    姐姐前面走,妹妹跟在后面,大摇大摆的像个有人撑腰的山大王。

    白熙宁的屋子十分古朴,书架上都是小抽屉藏满了珍贵的药品。几本古药集摆在书桌之上,还有一本已经失传的《百草志》,只不过她手里拿到的是民间拼凑的版本,只有药名和零星的药性。孟懿宁翻开书卷,都是白熙宁自己收集的草药整理而成。旁边还配着彩绘的插画。

    “这书倒是不错,一并带走了!”孟懿宁翻着。

    “看上什么就拿,我一共也没多少东西,到都被翻走了。我那去疤痕的膏你也拿走,还有我做的那润肤的桂花莲子草药软膏,你瞧瞧你的手,还像个姑娘吗?”言语虽然在责怪,不过带着笑意。

    “噢……”

    “那我亲绣的水绿色袄子你也拿上,我绣了快一个月的时间,都是你喜欢的图案的颜色。”

    白熙宁摆弄着兰花:“冬日寒冷,兰花会陷入冬眠。虽然叶芽会停止生长,但是花芽依然会慢慢长大。要保持温度。你看我这周围都有炭火,棉布和厚厚的木板。但是,也不能闷着它们。一定要让阳光照射。你看,我这窗子和天顶有几块是用水晶拼接,就是为了在冬季让阳光照射,又可以保温。要少浇水,要不然根茎就腐烂了,同时我这里还有特殊的养根液……都记下了?”

    孟懿宁在身后捣蒜般的点头,“要点记下了,但是你这一套神神秘秘的说辞,我倒是可以学学。”

    “顾世子和师父在屋里聊了那么久,去看看罢。想跟你们下山的事我前几天就秉报过师父了,我也好向师父道别。”

    “哎呦,姐姐你早就想好啦”。孟懿宁没想到温温柔柔的姐姐心里这么有谱和坚定。

    进到屋,站到下侧。只见屋内顾子安恭敬的对师父点头,他心里记下来了一句话,眼见不一定为实,要小心赵一恩背后的动作。若是想称王,他手里一定有多于赵钗和赵二泽手中的兵力。真会如此么?

    山河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