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山河运 > 第六十二章:团圆之景
    白熙宁行了个大礼,想说的话已经准备好。手机端感念师父这么多年的照顾和传授,如今找到了自己的妹妹,不想再次分离,而且似乎会有全新的生活在等待。

    子聪散人自乐毅下山去寻孟懿宁的那一刻起,便开始准备白熙宁的离开,他对这个外表宁静内在睿智的女弟子十分了解,知道一旦时机成熟,她的生活不会简单。

    他看着白熙宁提点道:“你到了山下,便可放开拘束。也难得你爱物爱生,无偏、无执、无私。”他又转向顾子安“世子呀,有这对姊妹帮助,真是你之福报。白姑娘性情恬淡,犹如水面无波、镜面无污,而这“心灵归无”却最易达到由无生有。所以白姑娘在我徒弟中常有意外创造,并且也最能帮他人消解成见。虽然她是女子,但可能她对你的帮助胜过很多男儿。”顾子安听得心中一动,马上上前先向子聪散人施礼,又向白熙宁施礼,并用眼角瞟了白姑娘一下。白姑娘粉脸一红,也赶紧还礼。

    子聪散人静静地一笑,随后又说道,“你们此次下山凶险,我已经给你们三人准备了物品。”说着,领了三个人走进了另一间屋子。

    屋里有一阵阵幽沉的木质的清香,子聪散人从一个青柚木长盒之中取出了一段蛇形长鞭,波光粼粼犹如金色的湖水。孟懿宁接过,手中感受着透骨的阵阵寒气。鞭子上的鳞片如同游龙一般,锋利坚韧,每一片都可以活动。

    “是条蛇?”

    “对。”

    孟懿宁举起来又看了看,“那蛇头呢?”

    “在你的剑柄之上。”

    孟懿宁焕然大悟一般,从怀中掏出赤蛇短剑。

    “可还顺手?”

    “嗯。”她比划了两下,“是我见过最顺手的一把了,可救过我不少命。”短剑出鞘,剑影阵阵,灵动如蛇,削铁如你。

    子聪散人满意的笑笑,接过短剑和长鞭,两者一插一扣,正好相接。

    “只不过需要你再练练,前刀后鞭。不过鞭子我做的形细,方便你藏身。”子聪散人看见孟懿宁爱不释手的样子心里也感觉舒心。姑娘说了一句出去试试,便一个箭步飞身院内,“啪”的一声,长鞭一扫,长风平地而起。鞭子闪过一道金光,缠绕在姑娘周围,势如破竹卷起尘土落叶。

    子聪散人看了看,回过头来:“熙宁,你喜爱草药,山庄里的知识不过都被你学遍了。你妹妹会武功,你不会。下山多有险恶,我给你一件钨金软甲的衣服。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白熙宁抱着衣服,热泪盈眶。

    “顾世子。治国之道,你有张霁,肖子穆,还有你提到的李克等一众人等。我把这个布袋子送给你,等来日事成之后再打开。”

    顾子安接过沉甸甸的小袋子,道了声谢谢。

    时间转瞬,山下计划正在进行,不宜久留,几人再次和子聪散人叩首拜别。

    “乐毅,你已经找到我妹妹了,何故还跟着我们?”白熙宁笑着。

    “你们都是师父的心头肉,我可不得保护你们。”乐毅的神情十分自然,不过这也是他的使命。

    三人而来,四人飒飒而归。

    白熙宁环着妹妹的腰,白色的裙子飘盈盈的在空中飞舞。她被风吹起的长发,伴着山间雪松木的清香,温温柔柔。

    而乐毅在最后乖乖的背着两姐妹的细软,不断地喊着等等。

    远远的靠近郡府,就能感到一顾压抑。穿着云层,弥漫在雾气之中。这就是孟懿宁要的感觉。不说破,但是顾世子已经因病去世。

    然而压抑之中,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远远的就看见黑暗之中有一熟悉又陌生的身影,风吹起那人鹅黄色的长裙,有一种梨花香的味道。这味道,自己曾经经常闻见。顾子安也感受到了这种感觉。定睛一看,果然印证了猜想!

    他长嘘一声,快马加鞭,面露笑容,好似真的很久没有如此开心过一样。到了侧门,他原本平静的脸上,犹如春风拂过,是欣慰和安稳。他的母亲,终于经过长途跋涉来到此处和一众人回合。

    从此之后,他的软肋皆不在敌人手中,大可放手一搏。

    顾子安抓着母亲的手,低头细细抚摸,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

    而那时还常着鼻子的孟懿宁已经长成了英姿飒爽的大姑娘,眉眼之间已经没有了当年的怯懦和惶恐。看着和自己儿子年龄相仿,一同经历风雨的朋友,这个女人眼中染起了泪花。

    月光之下,顾子安的母亲仿佛没有经历过岁月的蹉跎,眼神依然干净、笃定而坚毅,与从前并无差别,她把手从顾子安手中抽出,一手拉白姑娘一手拉孟姑娘,两个姑娘同时趴进了她的怀里。这是世上她们最亲的女性了。

    虽然孟懿宁与她只同住了两年,但是仍然把她当作母亲一般看待,几个人热泪相拥。张霁早已经清除了一干人等,空出来了一个小别院让几个人叙旧。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张老在出使大夏前,就找到了顾子安的母亲,秘密商议让她早日离开阳上这是非之地。

    虽然绕道潜行费了些时日,但总归是团圆了。

    阴霾之下,尽是团圆之景。

    想来此时,他的死讯已经渐渐开始扩散,而等到赵王后那里蠢蠢欲动,他们也该行动了。

    根据顾世子的安排,兵分三路。李克跟随肖将军已经前往东部,而乐毅,孟懿宁和她姐姐带着他的书信去寻找风华君主。他自己则同张霁一到前往阳上。而子聪散人所提到的赵一恩手中隐藏的兵马,也在探查之中。

    孟懿宁白熙宁离开之前,找到了虹岳,小小少年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一株株兰花,有黄,有白、还有淡红及复色,多为彩花,还有两种如蝶般柔美艳丽而奇异。

    “赵王后嗜兰如命兰花,你就给她送去。这些都是由名贵的品种再培育出来的新品种。可谓棵棵价值连城。而你把口诀背好,也表现出自己十足会照顾兰花的模样”。看小虹岳认真思考的样子。白姑娘上前捧起一盆花递到他的面前说”不用担心,这些兰花就算你没有照料好,你只需少浇水,同时每天用少量这个液体,撑个十天半个月他们是没问题的。”

    “不过,你要小心一点。赵王后容易大喜大怒,你要学会察颜观色。不过若是真有危险,也有人保护你。我带了两个人一并作为随从过去保证你的安全,也足够把你带出宫。”

    虹岳听得明白,小小的脸上出现了成熟的表情:“嗯,请两位姐姐大人吩咐我吧。”

    此话一出,两个姑娘都笑了起来。孟懿宁摸着他的头说:“宫中的事情,王后他们的动向。跟随你去的人就可以把消息传递出来,所以你只需要留意即可。不用老费心思的偷偷摸摸,光明正大的就行。”孟懿宁吩咐着,还递给他了一件刺绣华丽的衣服:“你以后就是家传种植兰花的小少爷了。”

    虹岳接过衣服,跪在地上说了一句:“定不辱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