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山河运 > 第七十章:依人小鸟
    景铮急忙推门进去,只见莺歌眼角通红,泪水从眼眶淌了下来。她肤色有些苍白,含情的双眸变得有些暗淡。头发稍稍凌乱,手里还抓着景铮当年送给她的一个莲花荷叶手把件。

    整个人看在景铮眼里,心中生出了一种怜惜之情。

    “殿下……”她喃喃的看着景铮进来,嘴角弯出的弧度像是一潭清水,可是景铮却察觉出来一股苦涩的味道。

    “您终于来了,我以为您不要我了呢……”她跌跌撞撞的跑下床,赤着脚踩在冰冷的地面上,张开双手拥入了景铮的怀抱。她出身地位,所以在府里是最唯唯诺诺的那个人,万般不会这样莽撞。不过,此时景铮就十分的吃这一套。比起夏晴气得打骂下人,这如小雀般楚楚可怜的莺歌让他本来就不糟糕的心情变得晴朗起来。

    景铮难得温柔的扶着她颤抖的脊背,像哄一只小雀一样顺着她的气息,低声问道:“到底是如何了?”

    莺歌隐忍的摇摇头,扑通一声突然跪下:“妾身刚才一时冲动了些,还请殿下责罚。”

    景铮看着她小心翼翼的样子,把她一把捞了起来,“是不是埋怨我最近冷落了你?”

    莺歌噘着嘴点点头,“殿下有要紧的事情,怎么能把心思都放在不值当的地方。可是妾身实在太过思念殿下了,每天每夜都不敢打扰……”她拽着景铮的衣角,委屈中纠缠着点点温柔。

    身旁跪在地上战战兢兢的婢女说道:“殿下许久不来,夫人每日都睡不着觉。想去找殿下又害怕叨扰了正经的事情。如此日夜思虑,才身体虚弱,不断地让梦魇着了。夫人药也不吃,觉也不睡,就眼巴巴的盼着殿下来。”

    莺歌抽泣着,小声嗔了一句:“住嘴!”

    “这有什么不可说的。”景铮从未感受过莺歌如此依赖自己,从前不管说什么做什么,她总是在一旁淡淡的笑着,似乎她永远就是那个无欲无求的人。如今看到以为自己要被抛弃而夜不能寐的莺歌,景铮如同得了一件稀世珍宝一样欢喜。

    想到这里,他一下把她抱在了怀里向床上走去。

    “你最近也太瘦了,多补补身子。”他好声安慰道,端详着她姣好的面容。自己有几日不见她,却发现她愈发的如同春水一般柔和。

    莺歌乖巧的点头,依偎在景铮怀中。只是在没人看见的地方,她的眼神转瞬成了漫无边际的嘲讽,好似一把利刃戳进胸口。

    本来想好好地抚慰莺歌一番,结果门外又传来婢女匆匆的跑来的声音,说周尚书还等在书房。景铮心生奇怪,不是刚刚已经走远了?怎么又急忙的回来?

    周斌照刚刚出了琏王府,结果士兵来报了一个震惊的消息,让他不得不又折返回去。

    景铮无奈的站起来,摸了摸莺歌的头,看着她哭肿红红的眼睛,沉声答应:“我去去就回,你也不要独自伤心了。”说罢起身,却被莺歌一把拉住袖口。她葱白的指尖泛红,他握住她的手,拍了两下。

    莺歌恋恋不舍的松开,目送着男人离开她的房间。

    遣散了婢女们退去,莺歌一个人恢复了正常的神态。

    如果不是她如胭脂染过一般的眼眶,别人是万般看不出来她刚才大哭过一场。莺歌在黄铜镜前若有所思的照了照,而后一人梳妆打扮起来。含情脉脉的眼睛里面布满了仇恨,那是谁都不曾发现的一片阴暗。

    景铮大步去寻,见到周斌照来来回回的背手踱步,见他来了,慌忙走过去,“殿下您得派人去找赵二泽一趟!”

    “什么!”景铮大为震惊。

    周斌照低声说道,“我的人来报,说赵二泽跑了。那一万兵马零零散散的也从驻扎地假扮成百姓离开。”言语中,掩饰不了自责。

    “怎么回事?你不是说好吃好喝待着了吗?”

    “应该是赵钗那边紧急召回,他可能也想到自己若要回国,咱们肯定不会放过,便想偷偷溜走。消息快马加鞭传递过来少说有一天的时间,如此算来,他可能出城已经两天了。”周斌照哀叹了一声,“咱们可没有算对这一环啊。”

    景铮此时到脑子转得飞快,他哼唧笑了两声:“苍天为我指了一条路,那便走这唯一的路!方才我们说用赵二泽这一万兵马加上手握的军队攻打都城承平,我一直担心赵二泽是否不受控制。如此他一逃脱,倒是整整好好咱们可以借机杀了他,然后让他的军队归顺于我!”

    周斌照看着景铮得意的样子,难不成他心中已经有了妙计?

    遂问道:“怎么归顺?”

    “将领死了,而这大夏逃又逃不出去。跟着我自然可以吃香喝辣,等事成之后,承诺他们把妻子儿女接过来。不过,谁知道他们是否能活到那一天呢……而至于已经逃到边界之地的,必然已经有了归国的心,杀了便是!”景铮一拍桌子,眼神笃定,“虽然父王早已不信我,但是如此一来,杀了潜入大夏的敌国将军,也算是大功一件。赏赐的物品,我自然可以用来收买将士,到时四月春猎,计划依旧,如此可好?”

    景铮灵光一现,竟然想出来了一个三全其美的好计策。如此既立了大功,又可以收买一批兵马,而在城中和附近赵二泽残余的士兵也必须归顺。周斌照点点头,突然觉得这大夏的江山愈发可以托付在景铮的肩膀之上。

    “我立即出发,往北阳边境去寻!撒出去的人马只要见到赵二泽,带回来重重有赏!如遭反抗,杀了便是!”景铮果断的吩咐,本来还踌躇的他,突然似乎在荆棘之中看见了一条康庄大道。顺着这条路走下去,便是那金光闪闪的王位。

    时间不等人,景铮从房门出来直接吩咐下人备好马匹,说走就走。忙碌而过之时,看见莺歌手里攥着手绢,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她。

    她朱唇微启,问了一句:“这是又有急事了吗?”

    “时间不长,过几日陪你。”他走了过去,觉得莺歌十足可人心意。

    本以为她会像夏晴一样哭天抢地的抱怨,没想到莺歌微微一鞠躬,说了一句:“妾身恭送殿下,一定要平安归来。”

    她的声音如同琴瑟一般好听,听得景铮心理一漾一漾的。

    景铮觉得这些时日亏欠了莺歌太多,回来一定要好好的补偿,便笑着答应。余光一撇,看见旁边夏晴穿了一身绛紫色的裙子,目光如同箭矢一般激射过来。他知道夏晴又生气了,只不过没时间哄。那女人近日来像个母夜叉一般,虽然对他还是毕恭毕敬,但是她身旁的婢女侍卫多多少少都被出气打码。莺歌娇俏可人,而夏晴这股子泼辣劲,自己是越发的看不上了。

    “殿下又要去哪?”夏晴走过来问道。

    “去军营。”

    她眉梢轻皱,随即又狠狠地瞪了一眼一旁唯唯诺诺的莺歌,低头微微行礼。

    “可要早些回来,妾身日日夜夜还等着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