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山河运 > 第九十八章:潜入
    寂静的王宫,初春的风吹在马车之上猎猎生凉。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品=书=网

    顾崇武本来等着使团车马一到,张霁退下之后便来看看那来自大夏的珍珠美器,黄金玉衣,听说还有七八十位娇媚的绣娘一齐隽绣而成的夏锦,金丝银线,在夜晚也会闪闪发光。

    但是,他刚准备迈出去,又收回了脚。

    不管是多珍贵的东西,如今也没人争抢,全部都是自己的。若是现在沉不住气去看,反而让人看自己笑话,觉得自己不是有雄才大略之人,只拘泥于这些花繁的礼品。

    从明天起,自己就是北阳的王了。坐拥着悠悠大国,享受着华丽辉煌的王宫,万人之上受到敬仰。大舅和二舅会变成自己的得力的左膀右臂,在他手下,北阳将会有新的篇章。

    他笑着,在父王顾章的书房中踱步。欣喜之余,内心也升起了一股浓烈的悲伤。他望着窗棂旁盛开的兰花,似乎与自己母后还在时一模一样的娇艳,淡淡的紫色是她最爱的颜色。

    顾崇武手敲在桌子上,心情烦闷。舅舅不让发丧,甚至连祭奠都不让,他心有不满。正想着要如何厚葬母后,却听见门外有人娇滴滴的叫了一句:“陛下……”

    声音熟悉,想必一定是和自己日夜欢好的那个刚刚进宫的良人。她生得花容月貌,是一副美人坯子,含情杏眼,细腰酥胸。可怜她连父王的面都见不到,就要一生守寡。要不是自己那日突发奇想去花园转转,也见不到那曼妙的姑娘。

    顾崇武喉咙一紧,把刚才的烦闷抛在脑后。一开门把粉纱袅娜的美人迎了进来,却还咳咳嗓子,假装严肃的说:“方才叫什么陛下呢。”

    那美人也不害怕,双手攀扶着顾崇武的肩膀,盈盈的眸子看着他。“臣妾先改了口,就成了恭祝陛下的第一个人。”

    她的笑,融化了顾崇武。殿内气氛燥热,像是滚烫的铁水让他口干舌燥。他一把搂住美人的细腰,向里屋抱去。

    顾崇武此时安心畅快,也想不到宫中此时正有两百人悄悄地打开马车上方和下方的木板,从看似装满财报的马车偷偷溜了出来。

    顾子安在阴影之中看着偌大的王宫,星辰点点,远处群山环绕,隐秘在黑夜之中。他深吸一口气,眼睛明亮如灯。这王宫自己是许久没有踏入了,却一点变化也没有。

    眸中一冷。

    只可惜斯人已逝,来者相逐。

    他很小就离开了这里,但是王宫的地图已经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夜幕之下,他的独当一面的魄力和横扫千军的勇气,让他的侧影愈发挺拔。

    手握寒剑,青筋毕露。

    两百人终于把卡在嗓子眼的一口气终于吐了出来,每个人绷的像一张蓄势待发的弓。

    “啪嗒”一处声响,被灵敏的顾子安听在耳中。他屏息凝神,握紧了手中的长剑。众人也虎视眈眈的盯着放置车马的侧院小门,准备时刻杀死冲进来的侍卫。不过是几息的光景,却感觉守候了大半辈子。

    然而,门外并无异动。

    “啪嗒”“啪嗒”像是有小石子敲打门的声音。顾子安耳畔传出一阵轻轻的脚步声。他目光如刀,似乎要把围墙割裂,扫过去。

    “什么人!”守卫的官兵大呵一声,就要追出去。

    一人喊到:“你在这里看着,我去那边看看。”说着,脚步声沉重的跑了过去。

    只能听得“哎哟!”一声轻呼,好似刚才那人倒在了地上。门口守卫探出头去,看着一个人影在悠长的宫墙旁一闪而过。那守卫气息不稳,背后发凉,想要立时大喊一声,宫灯却啪的熄灭,背后一股寒意如同刀剑一般射穿心脏。

    “咚——”显然是人跌倒了。

    顾子安沉住气,抬起手,骨节分明的手轻轻的指了指门口,三四个人快步靠了过去,如同潜伏在黑夜之中的豹子。众人戒备起来,把世子围在了自己身后。

    “哎哎哎,你慢点慢点!刚才被打了一拳,我还疼呢。”俏皮的童声落在顾子安的耳朵,他微许放松下来。

    一个黑色的身影,一手搂着笑嘻嘻的孩子,翻身一跃,落入了院落之中。众人一下惊起,却又听到那男孩说:“自己人,自己人。”随后从影卫身上跳下来,单膝跪在地上,眼神灵动却又带着犬一般的忠诚:“虹岳见过殿下。”

    顾子安笑道:“懿宁已经告知了,你也是颇有胆识,还留在宫中。”

    孩子自信的笑说,“我已经摸索好了,往西南方向走,绕过三殿和花园,经过亭阁五处,有一座小小的山丘。那山,就是冰窖的所在地。”他早已看好了路线,如今终于派上了用处。他露出明亮的笑容和一排整齐的小白牙。

    顾子安声音低沉:“那你就带路吧。”

    “是。”

    虹岳起身,影卫打开了门,一行人拿好武器。如同隐形在黑暗之中的巨兽,没有人发现踪迹。虹岳算好了换班的时间,一个个躲过了侍卫和宫女。

    会轻功的,在天上灵敏的跳动。

    影卫在风中看清线路,遇见阻碍的人,会点起一柱迷香,在人面面前一晃,就硬生生的落地睡着。

    在假山和不高的树丛之间穿梭,宫灯像是河水上绽放的莲花一般明亮。冰窖之处,有四人守卫,眼睛瞪得像铜铃一般大。他们知道先王的尸身就在此处,必须保证完好无损。即使夜浓欲滴,但是几人依旧昂首挺胸的站在门口。众人的喘息声轻轻的,随便被树叶嘘嘘嗦嗦的声音覆盖。

    “看我的。”虹岳小声说了一句,溜到了另一条小路上,整个人趴在假山上好像是一只会隐藏身形的昆虫。他小小的手臂一挥,一颗石子“啪嗒”的搭载了门上。

    “谁?”四个人面面相觑,心想哪里来的石子。

    虹岳见没反应,又扔过去了一颗。

    “我去看看!”其中一人对剩下三人嘱咐,而后向虹岳此处走来。他知道,若是硬闯,惊动了四个守卫,肯定就一发不可收拾。

    山河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