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山河运 > 第一百零七章:拨云见日
    众人云里雾里,看着赵一恩被顾子安踩在脚下。犹如一条扭曲的蛆虫,消失了往日的威风凛凛。赵一恩皱着眉头,眼睛的光芒逐渐暗淡下去。

    完了。

    全完了。

    他吞吐着:“杀……杀了他……”手无力的敲打着顾子安的脚面。

    顾子安甚至没有低头去看他一一眼,“公然行刺,你不是号称北阳智囊吗,竟然也能想出如此蠢笨的法子。”他嗤之以鼻,不屑的轻哼的一声,让所有人脊背发凉汗毛竖立。顾子安看着大殿之上惊慌失措的顾崇武,没无表情,只是用平淡语气说了一句:“下来。”

    顾崇武哪里敢动,他抱紧龙椅,慌张的瞪着台下的人。顾子安挺直的脊背,似乎犹如一把利剑撕开了刚才喜庆的气氛。空气中凝结着庄重和肃穆。父王的棺椁摆在中间,上面结着霜露。他知道,那是刚刚从冰窖之中抬出来的。顾子安这么多年不在宫中,是怎么做出这周全的准备的?

    他盘算着禁军侍卫赶来支援的时间,这里舞乐声毕,那伶人跑的跑,散的散全部往外面冲去。不用多想就知道这里发生了危急的事情。禁军首领那么的聪明伶俐,一定可以速度赶来支援自己。而城外还埋伏着人马,可以把这帮逆贼一网打尽!

    顾崇武想到这里,心安慰了下来。

    他顾子安何德何能,能控制这压根一个偌大的阳上城?

    忍耐。

    自己此时只需要忍耐,忍到援军到来,亲手宰了这不知天高地厚的人。连着他那母妃一起,连着那些支持他的,刚才台下欣然的老臣的老臣们,一并杀了!

    顾崇武咬牙切齿,没有动静。

    顾子安轻蔑地一笑,看着这个似乎长不大的,被父母溺爱霸道的孩子,冷冰冰地说:“怎么,是吓得走不动了吗?那天得知我已被毒死,你们是何等是欣喜癫狂。听闻还在宫内偷偷放了炮仗。那爆竹可以消灾避邪。不过,也确实消灾避邪了。”

    确实,那天顾崇武听闻自己稳操王位,偷偷的在墙根放了两声过年的红色爆竹。噼里啪啦的十分好看。只是,顾子安是如何得知的!

    “卑鄙!竟然在寡人身边安插眼线!”

    “寡人?”顾子安重复了一遍,那煞气的目光似乎要把顾崇武碎尸万,生吞活剥。顾崇武浑身一颤,胆战心惊的跌坐在地上,坐立哆哆嗦嗦的念叨着母后赵钗教他的北阳长生神的祝福咒语。

    百官见此情景,也要问道来龙去脉。

    顾子安手指抖了抖,眼眸之中可以见到悲痛。他抚摸着父亲的棺椁,声音有些沙哑,似乎是愧疚和悔恨。

    “儿臣,不孝。”

    字字砸在冰冷的地上。

    “但顾崇武、赵钗等人,其罪罄竹难书。儿臣只想昭告天下,不能让您蒙受冤屈,也不能人仇人登上着北阳之王位。”他低头轻轻的用手覆在棺木盖上,一一点了几位老臣的名字。这些人都是当年陪伴父王建功立业的宫城。有些还居于高位,而大多数都已经被赵家人排挤出了权力的中心。

    他们听见这年轻的世子呼唤自己的名字,恍如隔世一般循着声音穿过人群走了过来。那老臣走过了苍茫艰苦的岁月,两鬓已霜白之色。他们本还捶胸顿足于北阳的新王,依稀有着北阳先王年轻时候的气魄。如今他们的体内像是燃起了希望一般,踏过烈火。走向顾自安。

    顾子安手下的将士们把把百官的人群分成两截。那些熟悉的老臣围绕着顾子安,虔诚的,眼含热泪的看着这并不熟悉,离家时还年幼的世子。饱经风霜的皱纹在脸上沟沟壑壑。他们肺腑之中涌出清气,浑浊布满血丝的眼神变得透亮起来。

    “这就是证据。他们说父王病逝,实则暗地下毒。父王的尸身一直放在王宫之中的冰窖里,这些月份之家派人严加看守。”他用了一掌的力量,推开了那棺椁的盖子。北阳先王顾章的脸映入几位老臣的眼眸。

    那分明是中毒所致!

    不容抵赖!

    证据确凿!

    他们瞪大了眼睛,发出惊呼。

    直指着顾崇武:“造孽啊!”

    “毒杀先王,狼子野心!”一人说着,还冲着躺在地上的赵一恩淬了一口唾沫。

    “陛下啊!”

    “陛下!”

    老臣唤着顾章,可惜他再也听不见了。顾崇武看见众人的模样十分惊异,他猛然推开侍卫,拎着华丽的袍子噔噔噔奔了下来。头上的珠官摇摇欲坠,眼角似乎因为恐惧和不安要有鲜血渗出。“让开!怎么回事!”他失去了刚才端着的冷静模样,在看到父王的那一刹那倏然倒地。

    他脑中一片空白,絮絮的呢喃:“怎么会……”

    顾子安看到他的样子,心中明白了不少,看来赵钗也知道自己太过于恶毒,并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给自己儿子。看他脸上乱颤的肥肉和紧皱的眉头,下瘪的厚嘴,顾崇武是真的不知道前因后果。

    他呆呆地看着父王的尸身,却不知道话从何问起。眼睛里流出泪来,只顾等着在场的所有人。低声问道:“是谁?”

    顾子安倏然把棺盖合上,语气犀利的质问道:“你打算装到什么时候?父王被毒害,你还要假装不知情吗?得利者可是你——顾,崇,武。”

    顾崇武深吸一口气,阴狠狠的瞥着威风凛凛的男人。

    朱红色厚重的大门“轰——”的一声被撞开,犹如一只飞鸟,孟懿宁一个闪影落在了顾子安的旁边。身后浩浩荡荡的军队挤进了大殿,那为首的禁军首领畏畏缩缩如同一只被老鹰捉到的小鸡,被盖将军拎着走了进来。

    孟懿宁瞧了一眼如今这场面,小声说了一句:“你放心,人都圈起来了,没什么伤亡。也就是被我抽了两鞭子,养些时日便好了。”

    顾子安欣然一笑,点点头。

    禁军首领根本不敢正视顾崇武的脸,他侧头躲避着,差点缩在了盖将军的怀里。

    顾崇武一瞬间瞠目结舌,这个看似平常的早上所发生的所有事情让他惊惶失措,始料不及。他的母后被指责是谋害父王的凶手,已经死去的世子居然活生生地站在自己的面前……

    层云消散,拨云见日。

    搜狗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