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使者的快递员 > 第二卷 孩童篇 第三十七章 仙颖草
    暖日高升,万物苏醒,静谧的深山之中,不时发出鸟儿欢快的叫声。

    “啊..阿嚏..”

    “天亮了吗?”

    沈博然微微睁开了沉重的双眼,阳光晃得他转了个身,一股暖风袭来,空气中散发着,烧焦的气味。

    “谁在做饭,锅都糊了!”他做起身来,朝四周一望,周围的景象让他有些陌生。

    原本那富丽堂皇的房子,像是一场火烧的残垣断壁,一切都像是归于虚无。

    “睡够了?”剑光一闪,风绵从剑中出来,目光注视着他。

    “恩?还有些头疼,我记得昨晚,喝的有点多了就睡了,发生了什么?”沈博然一头雾水。

    “哦,你都不记得了?昨晚人家好心好意请你,你却仗着酒醉,对寡妇动了情,人家不从你就把仆役都杀了,还要防火烧人家的房子,.你都不记得了”

    风绵一脸严肃,说的跟真事一般,眼中无限的鄙夷,沈博然听后惊呆了。

    “不可能吧,就算那茹夫人有那么两分的姿色,也不能让我如此急不可耐,做出这等卑鄙无耻的事来!”

    “那你说这房子怎么烧了,那四条命可是真真切切的没了!”

    风绵得得理不饶人,继续的训斥道。

    “啊,小爷可是第一次,那我不是亏大了.”

    心中暗想,生无可恋的躺在了地上跟个死人一般,一动不动...

    “我还没见过你这样,欺负了别人,事后还一脸嫌弃的,不会是没见过世面的小雏吧!”

    “谁说的!”

    沈博然一下子坐了起来,老脸有点通红,立刻反驳,但见风绵的表情与平时有些不大相同,略有怪异。

    在沈博然的注视下,风绵一下没忍住,噗的一声笑出了声,沈博然幡然醒悟。

    “好啊,绵绵你学坏了,你以前都这样的,你信不信我一激动,把斜阳丢进粪坑泡上三天三夜...你去哪啊!”

    风绵看沈博然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不予理会,转身便走了。

    “绵绵,你去哪啊!”

    “探路,修行!”

    “等等我~你还没说清楚到底咋回事呢!”

    沈博然立刻起身,一边跑着一边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样子有些狼狈。

    …………

    “竟然是这样!”

    听了风绵对于当时的描述,沈博然有些叹息。

    “可是,他们跟人也没啥太大的差别啊!”

    风绵反问道:“可是也没人说鬼怪一定是飘来飘去的魂魄呀?”

    沈博然无语,以后还是得多家注意,这次是侥幸,下次说不定就要命了!

    “绵绵,今天还是这样的修行嘛?”

    同样的训练,比起昨天,除了身体有些酸痛之外,无疑轻松了太多。

    “你身体虽然经过一次洗髓,还是太弱了,在增加身体的负荷恐怕会留下隐患,得不偿失!”

    “要不咱们找一些可以快速消除疲劳,恢复身体的药草?”

    这八天的修炼可是付出不小的代价,若是不能达到最佳的效果,怎么对付以后那些强悍的怪物,难道一直缩在风绵的怀里?沈博然有些不甘心。

    “看你还挺上进了嘛?那我就奖励一下你,让你更快的修行!”

    风绵看着满脸不甘的沈博然,若有所思后,想到了个法子!

    “真的?”沈博然有些激动。

    ——————

    半炷香之后……

    “绵绵 这个方法真的好吗……”

    “这样既不会耽误路程,又不怕损伤你得身体留下暗疾有什么不好!”

    “可是你这双腿让我没办法静下心来修行啊……”

    风绵骑在沈博然的双肩之上,一根手指深入其脑中,虽时调节这威压的大小。

    而沈博然可以轻松看到风绵的那双嫩.腿,虽然是灵魂状态,但那感觉十分真实,甚至紫黑色裤子有丝绸的感觉。

    “好重啊!”沈博然立刻就感到了异常恐怖的威压。

    “啊,忘了提醒你,只有你的心思太活跃,这威压便会直接涨到你若承受的最大值,而且会随着你的耐力的成长而成长,超贴心的!”

    沈博然听见风绵说的话,心里那叫一个苦啊,这对于一个刚满二十的年轻人来说,无异于杀人不咋眼的酷刑啊……

    这一路上真是叫苦不迭啊,要不是有手上拄着六尾棍,恐怕早就被压趴了。

    沈博然故意的和风绵说话,以图心灵上的纯净。

    大概数个小时后,沈博然又从陡峭的山壁爬了爬了上来,心中似乎也没有那么多的杂念,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刚刚爬上这层山壁就听见了急促的脚步声,声音由远及近,似乎有人跑了过来。

    “哥哥,你说咱们能拿到那仙颖草嘛”

    “试试吧,秀儿娘亲还等着咱们去救呢,到时候你就躲的远一点,哥哥有办法对付。”

    两个人从沈博然躲藏草柯处跑过,一个灰衣青年和一个十八九岁的姑娘。

    青年样子25左右,样子偏瘦,面部黝黑,身上背着一口长工,腰间别着一把柴刀,看样子是这山中的猎户。

    而那姑娘衣服穿着很是朴素,一身淡红色的花衣,看样子穿了很久,样子很清秀,其神色有些慌张,看样子是去采很珍贵的药草。

    两兄妹走后,风绵突然睁开了紫色的眸子。

    “小沈子,跟上他们!”

    沈博然见两兄妹要完全消失踪迹之后跟了上去。

    沈博然似乎对于跟踪很在行,一路人不紧不慢的尾随其后,两兄妹也没有发现的迹象。

    一个时辰之后两兄妹停了下来,沈博然躲在一棵树后。

    两兄妹面前不远处是一条宽阔的河流,河流的边上有一株粉色的草,草的顶端有手指盖大的淡黄色花朵,花朵之下有四片波浪形状的叶子,散发着十分诱人的清香。

    “绵绵,咱们要去把那个抢过来嘛?”

    沈博然隔着三百米都能闻见这草的清香,心知是个好东西。

    “不急,四叶仙颖草也有将近年的寿元了,其四周必有灵物守候,咱们守株待兔就好。”

    沈博然听的风绵的话静下心来,等待着时机!

    “哥,我去把那个草摘下来!”

    “不行,我去摘草,你在这等我回来,回去就娘亲!”

    “不行,我得跟着你,爹已经不在了,不能让你也有危险!”

    姑娘拽着哥哥的手就是不撒开,最后哥哥无奈,就让其帮忙把风,一旦有危险及时应付。

    两兄妹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哥哥拔出柴刀在前,妹妹在后观察四周。

    几步二人就有到了那朵奇草的面前,黝黑的青年刚刚弯下腰,后面的妹妹就是一声尖叫。

    “哥哥,小心!”

    平淡无奇的水面上突然崩起了水花,一个怪鱼冲出了水面。

    那怪鱼全身棕色鳞片护在其身,长着四条粗壮的大腿,脑袋上长了个七寸碗粗的大犄角,奔着黝黑青年有刺了过来。

    黝黑青年健壮,身体一滚,躲了过去,反手就拿出弓箭,对准怪鱼就射了过去。

    哥哥见势头不妙,反身就跑,但在一回头,发现怪鱼竟然没有被追过来,而是回头刺向了正要挖仙颖草的姑娘。

    “秀儿,快跑啊!”

    刚刚摘下仙草的姑娘,看见那怪鱼张着血盆大口就朝她冲了过来,腿肚子一软就坐到了地上,紧张两个眉毛都要挤到一起了。

    哥哥看见这情况,连发数只箭,可惜那怪鱼已经认准了偷盗药草的贼人,一张大口已经尽在咫尺。

    姑娘吓得魂都没了,眼睛一闭,但就只觉得身体身体好像被什么勒住一般,一股力道就将他带飞了出去。

    当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见一个青衣的男人,年龄很他哥哥差不多大小,手中拿着一支长棍,背后背着一柄宝剑。

    面孔不算清秀,但是很坚毅,那双大眼睛很很漂亮,像一汪清泉一般清澈,目光注释着她。

    “别愣着了,快跑,这有我呢!”

    “嗯嗯!”姑娘这才反应过来,站起身子就往安全的地方跑。

    沈博然见那怪鱼一蹦一蹦的就冲了过来,带着底面泥土纷飞。眼神目露凶光,两双钢抓扑向了沈博然,欲要将其撕碎。

    沈博然不急不忙的躲闪,六尾一棍将其扫在地上,手中斜阳飞跃至手,凌厉的剑光扫在其身上。

    那红衣姑娘,望着突然出现的青衣青年,竟然瞬间就将那恐怖怪鱼压制,脸色微红,心中扑通通的乱跳

    “好厉害啊!”

    顿时怪鱼的鳞甲就被其镇碎数片,怪鱼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叫声。

    那黑色的犄角上竟然聚集起了幽蓝的能量,瞬间就射向了沈博然。

    “不可硬来!”

    沈博然听的风绵的话,剑招突然改变,以诡异的角度将那能量躲闪而过。

    但头上的能量并不见削弱,继续朝着沈博然扫射。

    沈博然虽能勉强躲过,但是却被死死的压制,知得等待机会再度出手。

    就在这是,一支箭凌空而过,这箭如同锁定一般,一下刺到了怪鱼的眼睛。

    那恐怖的攻击瞬间就停了下来,沈博然望着一眼黝黑青年,发现那青年也同样对望着他。这等机会可说千载难逢。

    沈博然一跃,对准怪鱼头上犄角就是一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