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有一本大道书 > 第一百五十五章 身不由己
    韩冰背向秦天,并未接过话来,像是一尊泥塑木雕。

    秦天有些头痛,最见不得她这样子,道:“这回我保证说话算话,要不然,我就是头小狗!”

    此言一出,韩冰的双肩竟开始微微震颤。

    秦天这下更是心虚,正欲上前安慰,韩冰却突然间转过了身,几乎与他脸贴着脸,又吓得他猛地退了回去几步。

    韩冰的俏脸挂上了两行清泪,凄苦道:“你知道为何我身为韩家嫡系,却要舍近求远,跨界到天神学院修行么?”

    秦天被问住了,不由得挠了挠头,更搞不懂她为何突然间会扯得这么远。

    韩冰伸手抹了把泪,深呼了口气,语气平静却有种莫名的悲凉,道:“其实,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逼我嫁人了。”

    秦天恍然,点了点头,接过她的话来:“你就是因为不想嫁人,才跑到天神学院中的?”

    韩冰凄然道:“那年,我才十二岁。幸亏我父亲力排众议,才将那桩婚事压了下去。后来他还找了个由头,将我送出了五行天,算是对我的一种保护吧。”

    秦天愕然,随即勃然大怒,跳着脚骂道:“我靠!才十二岁就想把你卖了?这种缺德事,肯定只有你那王八蛋曾祖才能干得出来!”

    不知为何,看见秦天替自己鸣不平,韩冰的心即刻就安稳了许多,就像是一只风雨飘摇中的小舟,驶入了一处避风的港湾。

    她的心情依旧沉重,却已舒缓了几分,解释道:“韩家还没你想得那么黑暗。当时也只是打算让我与某位大宗道子,先定下一桩婚约罢了。”

    秦天突然想到了什么,狐疑道:“不对啊,你大姐不是都六十多岁了吗?论资排辈,也该先将她婚事安排了吧?”

    韩冰目露艳羡,道:“因为大姐的天资,是我们兄弟姐当中最好的,在我这岁数的时候,她已经是金丹中期了。”

    饶是秦天听了都有些微微心惊,二十岁不到的金丹中期,确实了不得。

    最起码在明面上,她比自己还要妖孽,至于打起来鹿死谁手,就不得而知了。

    韩冰轻轻叹息了一声,补充道:“现在她已着手冲击元婴中期了,甚至有望在百年之内渡劫。多半是因为这样,所以就连曾祖也不愿逼她成婚。”

    秦天捻着下巴,若有所思,随即摇了摇头,感慨道:“或许,你大姐所受的苦,不见得会比你少。她的天赋越高,则越是如此...”

    韩冰没想到秦天会有这么一说,不解道:“此话何解?”

    秦天嘲弄道:“你只看到了表面上的一层,若往深里想,你认为那头青衣老王八,舍得将一个渡劫境白白送出去么?”

    韩冰很快就回过味来,捂着嘴,难以置信道:“你的意思是纵使大姐早有了心上人,曾祖也很有可能不会答应她的婚事?”

    秦天耸了耸肩,道:“除非她的对象是个一穷二白的穷小子,还得愿意入赘韩家,否则的话,悬咯!”

    在这一刻,秦天首先想到的竟然是赵老哥与韩霜。

    出身在大门大户中,纵使是韩霜这等飞升境的大能,亦要身处处不由己。

    韩冰又陷入了死寂般的沉默,许久后,她鼓起了勇气,直视着秦天的眼眸,道:“若以后他们再逼我嫁人的话,你会帮我吗?”

    秦天瞧着韩冰那双犹带泪光的美眸,心头一软,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轻声道:“放心,你现在是我罩的了。若以后那老王八再欺负你,我保管将接天峰反过来,也会帮你教训他一顿,让你出口恶气。”

    闻言,韩冰重重地啄了啄脑袋,只觉得心间的郁气一扫而空,随即涌现极为强烈的幸福感,甚至生出了一把抱住秦天的冲动。

    她不认为秦天会有与渡劫境叫板的资本,最起码,在百年内,几乎无望做得到。

    但正因为这份自不量力,反而使得她心间的那份幸福感越发的炽烈,甚至渐往爱意转化。

    原来自己在他心中的分量,还是很重的,为了自己,甚至敢拂逆一位渡劫境的面子。

    韩冰的俏脸挂上了两抹红霞,比涂抹了胭脂都要娇艳,她下意识攥住了自己的衣角,眼波如春水荡漾,期期艾艾道:“秦天,我...我...我...”

    她想说的是“我喜欢你”,但话到了嘴边,却始终都说不出来。

    秦天眼睛一亮,朝韩冰挤眉弄眼道:“咋了?是想通了要给我摸摸不成?”

    韩冰的脸皮子本来就薄,还哪好意思把话说下去,狠狠一跺脚,扬起了一双小粉拳,追着秦天就是一顿猛锤。

    然而,连她自己也不曾发现,她的心态已在潜移默化下,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此前,韩冰每每听见秦天的轻薄之言,都是又羞又恼,而现在,则是只羞不恼,甚至觉得真让秦天摸两把,也没啥大不了的。

    年轻人,这种思想很危险的...

    ...

    严弘的办事效率很高,半个小时后,便返回了这座民宅。

    没法子,小命被秦天拿捏在手中,可容不得他出工不出力。

    秦天道:“事情都办妥了?”

    严弘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一丝惴惴之色:“暂定四日后出发,不过开销,比预算中的高出了不少。”

    秦天挑了挑眉,问道:“多少?”

    严弘有些诚惶诚恐,道:“七百五十灵晶。”

    那位二掌柜绝非老实本分的生意人,见得最近风声紧,又见严弘行色匆匆,便狮子大开口,将这笔“偷渡”费,一下子提了五成。

    一个蹦子的价都不能讲。

    秦天沉吟了片刻,道:“钱倒是其次。这种人见钱开眼,你确定他不会把我们给卖了?”

    严弘如实相告道:“这一点,老板大可放心。汤玉明遇害的消息,已经开了,我也有意无意地给二掌柜透了口风,我是因为担心汤显的打击报复,才会选择低调出城。”

    “而二掌柜与汤玉明互有宿愿,自然很乐得见他吃瘪,绝无可能会把我们的消息泄露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