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你说很爱她 > 040 懒散的也是他
    早上的地铁站,人人行色匆匆,苏妡也是,没谁会赶大早出门是为了悠闲的体验一下拥堵。

    还真有个人是。

    上次情意绵绵的聊天之后,苏妡和许邯的又一次巧遇。

    这次,他直接挤了过来。

    “你平常走很早吗?”要不自己老遇不到他。

    他摘下一只无线耳机,摇头,“走很晚。”

    “那不是要耽误早读?”说好的端正态度的,早读半小时也不长。

    他毫无负罪感的点头,“反正堵车容易迟到。”

    他日常打车更堵,干脆就不去了,班主任都习以为常了。

    苏妡无奈,不知道该拿什么话描述此时的心情,她不喜欢敷衍、怠惰的行为,他做了,她竟然厌恶不起来。

    这份欢心太盲目了,还是美好过于耀目,让她忽略掉了他的坏习惯?

    别人说的初时满眼都是对方的优点,大概就是如此吧。

    见她不说话,他把手中的耳机塞在她的左耳内。

    摩肩接踵的人群,嘈杂的声音,突然被移送去了另一个空间,而这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了,他的指尖温热,她的耳垂微凉,刚刚好的触碰。

    苏妡不止脸颊燥红,只觉每根神经都软怠了几分。

    所幸她的头顶才到他的肩膀,她可以任意垂着眼掩饰,但总觉得他在看自己。

    为了转移注意力,她努力的听歌,跟着默念歌词也好,偏偏,他听的钢琴曲,安静纯柔,缓若惜流之泉。

    她觉得自己找到了话题,马上抬头,“早上听这个会不会容易困?”

    夜晚安神肯定不错。

    “现在听还好。”他的目光柔和,没有分毫躲避的意思。

    该上车了,苏妡先转了身,即使不看,也知他在身后。

    这次意外的有座位,可下一站,就有许多爷爷奶奶陆续过来了,多是去市场置买东西的,两人同时起身让座,苏妡站在了车厢链接处的小角落,他为她挡着过往的人。

    出地铁站,还要走五分钟左右的路,这一段来往的几乎都是学生,却也不多。

    晨起薄雾浓云,橙红的日光错落,河面上光影闪烁,路边两排建筑还未苏醒。

    苏妡还沉浸在看影子的状态,身侧的人悠然启唇,“运动会的时候,考不考虑给我补补课?”

    他指多校友谊联赛,两天时间,会耽误正常上课。

    “你不参加吗?”她和许多人一样,觉得身高腿长的男生应该都爱运动。

    去刘文家那次,明明就是要去游泳馆的,据刘文说,柳渊称许邯有不少球友,可她一次没见过,眼见皆是他懒怠的样子。

    “你要我去?”

    他问的时候,也停住了。

    苏妡不得已回头看他,这话说的,她有管过他的人身自由吗?

    暧昧不清的让人迷乱。

    “你随意。”她没有控制谁的习惯。

    “不想去。”

    她点头,丹唇微抿,恰到好处的纯净温柔。

    他往前迈一步,“参加活动会麻烦,你要是有时间,可以去体育中心。”

    那里观众少,安静。即使有,也不会出来那么多狂热迷妹,他想听她一个人的欢呼,其他人会扰清净。

    苏妡看看他,“好。”

    还余下百米左右,他们拉开了距离,苏妡小跑进了教室,坐下撩微乱的耳边发丝,手指碰到了耳机,忘记还给他了。

    下了早读,她马上给他发消息,“耳机在我这里,什么时候给你?”

    “晚上放学吧。”

    “好。”

    只是一个简单的约定,却突然让人十分期盼起来。

    她把精巧的黑色耳机装进了衬衣口袋里。

    她身上的莹白上衣,纤柔微乱的白色线条,腰部收束,下接黑色及膝褶裙,口袋就在左胸前。

    早上吃饭时,刘文还在嘟囔日子过得慢,她盼望的除了放假还是放假。

    “你暑假还要补课?”

    这可戳了刘文的痛处,顿时苦着脸,“唉,可不是,笨鸟先飞啊。”

    “好吧,我可能没办法去找你。”惹刘文父母不开心的事,她还记得,如今和许邯走这么近,更不会多去刘文家了。

    “没事没事,你们有你们的事情嘛。”

    “不是我们……”要不要和许邯做什么,并不是她计划就可以的。

    马上高三了,得敦促他认真点。从他那次发的作文片段,她敢肯定他的底子很好,现在有种太自负的表现。

    应该还是家庭给的影响太大了。

    苏妡只是记下了他父母的名字,毕竟没谁会试试别人的名字会不会出现在热搜。

    “哎呀,差不多就那个意思啦。”刘文调皮的皱鼻子。

    下午的体育课,女生800,男生1200,一个个累的蔫吧着,散落在操场各处,小声抱怨体育老师一视同仁,让参加联赛的同学好好跑不就行了?

    报名联赛的同学也觉得冤,他们又不是都报跑步项目了。

    休息的几分钟时间,苏妡去洗手间洗汗渍,刚开了水管,就听到砰的一声,还有低低的说话声。她过去看了一眼,一个不认识的女生,正骂骂咧咧的对着门发泄。

    “同学。”她喊了一声,那女生应声回头,白了她一眼,在责怪苏妡的多管闲事。

    “干什么?”女生姿态不羁,甩着手出来。

    “没什么,就是那扇门坏了,我觉得装没看见不好。”

    门板只剩下方还固定着,半斜在那里。

    “又没第三个人,你装没看见不就行了?罗里吧嗦。”女生满不在乎的说,就着苏妡面前的水龙头洗了手,到处甩着,走掉了。

    苏妡擦着手出来的时候,听到其他人在议论刚才的声音,不过器材室也有过挪动东西发出震雷声的时候,大家最多吐槽谁那么没公德心,吓大家一跳。

    晚上放学后,苏妡在铃声响起时就收拾好了东西,一路小跑往外去,想赶在苏勇江来之前,见到许邯。

    可事与愿违,苏勇江就在门口等着。

    “跑这么快?”苏勇江看着女儿,笑问。

    苏妡眨巴两下眼睛,“爸,我怕等会儿人多。”

    “现在办走读的人很多吗?”苏勇江似顺着往下聊,两人上了车。

    “早上来见到还不少。”不多,她只能这么答,低着头给许邯发消息,只能明天还他了。

    他回复,“我也偶尔用,先放你那里,反正早上会一起。”

    她脸上慢慢漾开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