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诸族之战 > 第一卷 黑暗崛起 第四十七章 火鳞蛇
    听到怪蛇忽然说出人话,三人都不由愣住了。

    就在他们愣神之际,蛇群中有三条怪蛇忽然如箭一般向他们冲了过来。

    周昌见状,下意识地挡到了安吉丽娜的身体前面。

    冲过的怪蛇本来对准了三个目标,看着周昌忽然有了动作,三条怪蛇便同时向周昌身体攻了过来。

    由于怪蛇动作奇快,周昌没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便被那三条怪蛇咬住了小腿。

    三条怪蛇咬住周昌之后,同时向后一拽。那些怪蛇看起来并不大,但是力量切是出奇的大。周昌被他们这么一拽,顿时失去了平衡,惊叫一声,便摔倒在了地面。

    安吉丽娜见状,忙念起了咒语。她念得奇快,没有过多久,那法杖便亮了起来。

    就在那法杖发光芒的同时,安吉丽娜忽然举着法杖划了一道弧线。当法杖停落到弧线终点时,从那终点处,忽然冒出了三团火焰。

    那三团火焰形状看起来像飞鸟一样,它们扑腾着翅膀向那三条怪蛇扑了过去。

    怪蛇似乎对火极其的惧怕,看到那飞过来的火鸟,立即松开了周昌,蹿入了花丛中。其它没有攻击的怪蛇,也跟着钻进了花丛中。只见花丛中的花朵,由近及远的晃动了几下,便听到扑通扑通的落水声。

    赫耳曼见怪蛇突然离去,似乎很害怕火,想着有办法对付这些怪蛇了,不由面露喜色。但是想到安吉丽娜竟然会使用火元素,为什么那晚不用这火对付那些野狼呢?

    想到这里,赫耳曼忍不住问安吉丽娜。

    安吉丽娜看了赫耳曼一眼,“我的导师是娅蕾莎。”

    说着,便向倒在地上的周昌走去。

    娅蕾莎在整个混沌大陆都非常的有名,但是她并不是靠着高深的神法术出名,而是她的那颗包容和拯救天下生灵的慈悲心。

    娅蕾莎十六岁立下宏愿,为混沌大陆的和平宁静而努力。从那一天起,娅蕾莎便开始四处帮助有困难的人和解决各族之间的冲突、矛盾,她的恩惠遍及整个混沌大陆。

    她的善举得到各大帝国的皇帝赞扬,也因此获得无数的勋章。她还是古老的‘和平会‘的长老之一。有很多诗人都曾为她撰写过诗歌,歌颂她感人的事迹。

    身为诗人的赫耳曼当然知道娅蕾莎的大名,听到安吉丽娜说她是娅蕾莎的学生,便闭了嘴。不过,心里切打起了主意,想着能不能请求安吉丽娜带自己去见一见这个传奇的人物,然后请求娅蕾莎指定自己成为她诗歌和传记的唯一写作人。如果成功的话,自己想变成伟大的诗人都很难。

    赫耳曼正做着白日梦的时候,安吉丽娜走到了周昌的身边,她关心的问周昌,“周昌你还好吗?”

    周昌被怪蛇咬破皮肤后,就像是被灌了麻药一般,全身动弹不得。他横躺在草丛边,眼睛瞪着大大的看着花丛内。那花丛中隐藏着一条蛇,也正直勾勾看着他,鲜红的信子快速吞吐着。

    这条怪蛇与周昌之前看到的怪蛇不同,比先前的怪蛇小了近一倍,而且它并没有长脚。这条怪蛇全身金黄,头顶上还有几缕赤红色的头发。身体上覆盖着一层如米粒般大小的鳞片,那鳞片中隐隐透着一股似在滚动的黑气。

    周昌看到那条怪蛇,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流了下来。他张开嘴想提醒安吉丽娜小心。可是,喉咙里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怎么也发不出声音,只好向安吉丽娜眨着眼睛。

    安吉丽娜似乎也发现了周昌脸上的异样,但是猜不出他眼神中的含义。

    就在这个时候,赫耳曼也走了过来,他想再找安吉丽娜确认一下,是否真是娅蕾莎的学生。

    就在赫耳曼要开口的时候,忽然听到花丛中发出沙沙的声响,他吓了一跳,到嘴边话的都咽了回去,朝着晃动的花丛中看去。

    只听嘶咔一声响,那条金黄色的怪蛇陡地竖起了身体,凸出的眼睛死死盯着赫耳曼。

    赫耳曼被突然出现的怪蛇吓得瘫坐在地面,嘴里兀自叫道:“蛇王,是蛇王。”

    当那怪蛇竖起身体的时候,安吉丽娜感觉到一股热浪朝她逼来,身体就像被放在火上炙烤一般。

    安吉丽娜定神看向那条怪蛇时,饶是受到这热浪的侵袭,背后还是惊出一身冷汗,“火鳞蛇。”

    火鳞蛇是一种非常稀有的蛇类,整个混沌大陆最多不会超过一千条。火鳞蛇毒性奇强,所含有的毒素是其它毒蛇的数十倍,只要被它咬上一口,就等于判了死刑。

    但是,最可怕的还不是火鳞蛇的毒液,而是它身上金黄色的鳞片,那鳞片平时看不出什么奇特。但是,一旦火鳞蛇要发动攻击的时候,那些鳞片就会散出一阵阵的热浪。

    随着热浪一同散发出火鳞蛇体外的还有它身体内流动的黑色剧毒,也就是周昌所看火鳞蛇鳞片上滚动的那一层黑气。

    只要被那热浪焖出汗水,毒素就会渗透汗水中,通过人体的毛孔进入人的体内。虽然短时间内不能使人致死,但切能麻痹人的身体,使人昏厥过去。时间一长,即使不能致死也很难再醒过来。

    一会功夫,安吉丽娜便感觉口干舌燥,体内的水份和血液似乎都随着汗水排出了体外,整个就像脱力一般,脸色苍白的可怕。渐渐地,安吉丽娜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只听砰的一声,虚脱的摔倒在地面昏厥了过去。

    赫耳曼比安吉丽娜好不了多少,当火鳞蛇身上所散发的热浪向他逼近的时候,除了不停流着汗之外,就像有人掐住了他的脖子,窒息的感觉让他整个身体像是要炸开了一般。他扑倒在地上,双手抱着脖子痛苦的嚎叫着。渐渐地,他连声音也叫不出来了。

    这个时候,火鳞蛇竖起的身体缓缓向安吉丽娜爬了过去,同时张开那满是毒液的蛇嘴。

    周昌看到这种情况,不由地为安吉丽娜暗暗捏了把汗,要是被毒蛇咬上一口,恐怕再也没有命了吧。

    火鳞蛇竖起的身体一倾一仰,就像划船的水手一样,游到了安丽娜身边。它将头弯了下去,那快速吞吐的信子眼看就要舔到安吉丽娜洁白俊俏的脸上。

    就在这个时候,周昌忍不住大叫了一声,他这一声嚎叫,一股巨大的气浪便冲到了他的喉咙上来,将堵在他喉咙间不能发出声音的那块无形的大石给冲激得碎裂无形,

    啊——,周昌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叫声,“不要伤害她。”

    火鳞蛇听到周昌的吼声,低下去的头立刻又竖起来,扭过头用警惕的目光看向了周昌。

    周昌虽然可以说话了,但身体依旧不能动弹,不过,为了安吉丽娜的安危,他还是硬着头皮冲火鳞蛇叫道:“小爷今天心情好,你快跟老子滚蛋,不然小爷将你烤着吃了。”

    情急之下,他竟然学起了胖子那一套唬人的言语。

    火鳞蛇似乎能听懂人类的语言,听周昌这么一叫嚣,嘴里发嘶嘶的叫声,身体向前一倾,竟然舍下了安吉丽娜,向周昌爬了过去。

    说也奇怪,火鳞蛇越靠近周昌,他身上非但没有一丝灼热感,反而越是觉得冰凉,就像身处在冰窖之中。

    火鳞蛇竖起的身体贴在周昌腰间,它正用那双散发着火光的眼睛打量着周昌。似乎周昌是它第一个遇到,在它灼热的气浪的逼迫下没有昏厥过去的生物。

    周昌在奢比山和很多野兽打过交道,这种情况之下,既然无法逃跑,就不能慌张、眼神中更加不能流露出一丝怯意。你越是害怕、越想逃跑、野兽越是会攻击你。反之,你越是作出一副攻击的模样、越是瞪大眼睛露出凶狠的神色,那些野兽就越有可能被你的气势所慑,产生怯意,自动放弃离开。

    周昌决定将他多年总结的经验,在这火鳞蛇身上试一试。只见他将眼睛瞪得像灯笼一样,露出那还算洁白的牙齿,喉咙间发出狠厉的嘶叫声,作出一副凶狠的模样。

    火鳞蛇见到周昌这副模样,那尖尖的脑袋和后缩了一下。

    火鳞蛇之所以被称为蛇王,不只是因为他有着其它蛇类难以企及的攻击力和致命的毒液,更重要的是它有着其它蛇类没有的智慧,周昌这种把戏只能吓住它一时。

    没过多久,火鳞蛇便发现了周昌的异样,一个躺在地上的人,就算再蔑视它这个蛇中之王,最起码也会跳起来,和它一决高下。可是躺着的这个人没有,那只有一个原因,就是这个人不能动弹。

    火鳞蛇试控性的做出了几次攻击,发现周昌仍旧在那里干吼,没有实际的行动。

    这一下,火鳞蛇更加确定躺在地上的这个人是在虚张声势,于是它张开满是毒牙的蛇口,像离弦的箭一般,猛地扑到了周昌身上,咬在周昌的左臂上。

    周昌被火鳞蛇这么一咬,冰凉的身体,顿时开始沸腾起来,就像被扔在油锅里炸烤一般。

    很快,周昌的全身变得赤红,就像烧红的火炭形成的人形。

    周昌想痛苦的大声嚎叫着,但是他脖子好像被什么东西死死掐住,不管如何用力也发一点声音。

    这种感觉让周昌感到死亡就要来临了,就在他想到死亡那一刻,一股股莫名的阴寒之气,源源不断的从地底渗透进了他的体内,

    那一股股阴寒之气不来还好,这一下,周昌只觉得身体一会儿冷的就要冻住,一会又觉得身体热的就要被烤化了。

    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冰人和一火人在他体内相互纠缠撕打着,如果冰人占了上风,就会施放出阴寒的冰泠之气。如果火人占了上风,就会施放出沸腾的猛火。

    这种痛苦,常人根本无法忍受,如果现在让周昌实现一个愿望的话,他肯定会要求立刻死去。

    火鳞蛇本以为它体内的毒液,就算毒不死周昌这个异类,它体内的灼热的火鳞之气,也能将周昌烧得形神俱灭。

    可是火鳞蛇万万没想到,周昌身体内莫名其妙的就蹿出了一股股阴寒之气。那阴寒之气源源不断的扑灭了从火鳞蛇体内进入周昌体内的火鳞之气。更加匪夷所思的是,这一股股阴寒之气似乎和这火鳞蛇有着什么深仇大恨,不但要将火鳞蛇输入周昌体内的火鳞之气扑灭,而且还准备将火鳞蛇身上没有释放的火鳞之气都吸入周昌体内进行冷切。

    火鳞蛇极是骇惧,身体剧烈摆动了几下,想要松开咬住周昌的左臂。可是,周昌的左臂就像一个强力的吸盘,死死将火鳞蛇给吸在手臂上,无论如何也甩脱不开。

    很快,火鳞蛇身上的蛇鳞里流动的黑气渐渐变淡,随后,那米粒般大小的鳞片开始脱落,就像用刀刮着鱼鳞一样,很快露出柔软红色皮肉。

    经过这一番折腾之后,那火鳞蛇已经虚脱,本来拼命甩动的身体,像绷断的线一样软了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周昌隐隐觉得身体可以动弹,便猛地从地上蹦了起来,强忍着冰噬火烧的痛苦,伸出右手抓住咬在他左臂的火鳞蛇,大骂一声,“小爷我又没有杀你全家,用得着又烧又冰的吗。”

    一边大声骂着,一边将那火鳞蛇从左臂上硬生生拽了下来,扔在地上便是一阵猛踩,只将那火鳞蛇踩肠穿肚烂,方才罢休。

    周昌踩死了那火鳞蛇虽然稍解了一些怨气,但是身上那忽冷忽热的状况没有丝毫的改变。

    他抵受不住这比刀斫剑劈还要痛上百倍的痛苦,心里只有一念头,早死早超生。

    于是,他便冲着前面一块坚石撞了过去。只见他的脑袋撞击在坚石上,就像撞在豆腐上一样,轰地一声巨响。他的脑袋没有半点损伤,反而那不相干的坚石,被撞得四分五裂、碎屑飞扬。

    周昌以为石头不多坚硬,又寻了一块去撞,结果还是一样。

    就这样,周昌撞碎了好几块大石,他的头切不见半点破损。无奈之下,他指老天大骂道:“娘的,你这贼老天,你不让我活,难道我死也不行嘛!”

    话说到一半,便被油炸冰噬的痛苦折磨的发不出声音来,只得倒在地上,一边打着滚,一边发出阵阵的呻吟声,来减轻些许的痛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