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雪霁初晴 >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神话这个东西本身就带着玄学的性质,而在玄学当中,那种神秘的力量似乎永远是一个比较重要的因素。

    林朝风说到这,笑道:“其实我也不清楚我们这里很多故事是不是都是这样的一个套路,总会有着那种不知名的力量出现,而且感觉这种力量就成为了这些故事本身比较玄乎的重要因素。”

    “其实在科学的观念当中,那种力量是不存在的,只不过是早些时候的人们,愿意相信那种力量存在,并且在很多他们并无法直接解释的事情当中,他们愿意将这样的一个东西掺杂其中,最终得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无极文言叹息道:“你要说这个,其实我可以告诉你的是,这种力量可能还真的存在。”

    无极是长者,而且在林朝风那,无极的话也呆着一些特殊的以为。

    林朝风问道:“真的吗?”

    见着林朝风的模样,无极笑道:“说不得真假,我只是想说它可能真的存在。”

    无极会如此说自然是想到了自身,他身上有着遗传。

    就现在他自己的情况来看,跟个正常人其实也没有什么区别。

    那份遗传自然一个是血脉,另外一个便是那个遗传病了。

    这个病怎么来的呢,那同样是出于一个十分荒诞的故事。

    起先他们家族很多先辈们并不相信这样的一个事情,但是最终结果出现的时候,让他们感觉到十分的恐慌。

    随着时代的进步,自然会有着许许多多的人会想着去解决这个问题。

    遗传病这个东西,只有可能是自身的这份传承内在出现了问题,但是多少年过去了,始终没有查出相关的眉目。

    就如同他无极这种被鉴定出来身上有着那份遗传的人一样,看起来很正常,但是到了时候,忽然间发作。

    最让人无语的是,这还是绝症。

    不过这些事情无极并不打算跟林朝风讲,也不是说两人关系不到那种地步,但是两人之间的感情,是有着各种因素在影响着,导致这个事情他并不打算说与林朝风听。

    无极叹息道:“说故事吧,这也就是我个人的看法。”

    “当然了,哪怕是个人的看法,肯定也是受到了一些事情的影响,所以我能够说的就是这些,具体是什么事情,请原谅我并不好具体细说,而且现在也不是一个好的时机。”

    林朝风倒不在意无极说与不说的事情,只是他觉得有些奇怪。

    在他看来无极应该是那种走在时代前沿的人,这种想法怎么会可能出现在这类人身上?

    想来可能是真的有些事情是无法解释的吧。

    无极不说,他自然不好多问,或者说他也不想多问。

    林朝风说道:“这种力量在神话故事当中,大多是跟那些神明有关,但是跟凡人却十分相斥的存在,针对于掌握来说,是这样的。”

    “龙留下的恩泽就是那份未知的力量,它守护者当地的人们,但是有人起了心思,就是有人不知道从哪里去学到了一门可以尝试去接触并且趋势那份力量的能力。”

    无极有些意外,说道:“这胆子也太大了吧,之前还说你们的祖先们在接触到龙的时候都是给吓到了,这龙虽然不在了,但是它的力量当中的那份震慑力还是存在的吧,这就对着力量有想法了?”

    林朝风叹息道:“说不清楚,可能是他们真的感觉到了那份力量的神奇,还有一点老哥你可别忘了。”

    “龙这种存在本身就是虚无缥缈的存在,他们是接触到了;再有就是飞升一说本身也是比较玄乎的存在,在历史当中,多少皇帝人物在最终都沉迷于这个之中。”

    “当然了,在历史的角度来看,这个东西是不存在的,但是我们现在说的并不是历史,他们不但见到了龙,而且得到了一个肯定,就是这世间真的存在飞升一说。”

    “你想,龙在怎么具备威慑力,相较于可以修炼完成飞升最终成为神仙而言,哪个更具影响力?”

    无极叹息道:“自然是后者,多少人想成仙来着,特别是在古时候并没有科学这个概念拿到时候,当然了,哪怕是在现在这个万事都讲究科学的年代,依旧有人沉迷此道。”

    林朝风说道:“那不就是了,当时是有那么个人,或者说是我的先辈,他就研究这些,因为那份未知的力量他们是能够进行感知,但是缺的是掌握的方法,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据说他大半辈子的时光就花在了这个是事情之上。”

    “也不知道能不能用‘功夫不负有心人’这句话来评说,总之最终还是让他找到了相关的办法,据说是从外边某某高人那里学来的。”

    “然后他回到村子里就尝试对于那份力量进行掌控,起初是接触一下,那份未知的力量就会跳动一下,引发的后果是所有人都感觉到空气之中有着一种莫名的颤动。”

    “而那位先辈的事情呢,也是为大家所知道,起初大家是怀疑,最终是的二到的证实,也就是说当时的人们绝大多数还是反对这样的一个事情的,就是觉得龙留下的力量不应该是为他们这些人所能够去触碰的,那是禁忌。”

    无极说道:“看样子是他最终完成了,但是他是通过什么方式在大家都反对的情况下完成了那样的事情呢?”

    林朝风笑道:“分界线啊,这个时候分界线的作用就体现出来了。”。

    “虽然龙已经表示自己已经飞升离开了,但是出于对龙的尊敬,后人们对于那个分界线的规矩还在,也就是说人们还是不能够逾越那条线,但是这个先辈本身就起了那等心思,这种规矩对于他而言自然就算不上什么规矩了。”

    无极笑道:“也是,规矩这个东西仅仅只能够针对那些讲规矩,会认知规矩的人,对于那些本身心中便没有相关素养的人来说,从来都是形同虚设,包括我们现在,都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