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庶女撩夫日常 > 第683章:让他们等着
    “夫人打算穿成这样出去?”男人脸上,就差写着‘我不高兴’几个字。

    “呃……”裴卿卿一噎。

    她低头,往自己身上看了一眼,有什么不妥的吗?

    穿成这样,就是随性了些,也没什么不妥的吧?

    然后,男人二话不说的就拉着她往内室里去,“让他们等着。”

    这话,自然是对后面的玖月同阿羡两人说的。

    “……”玖月和阿羡的表情,都是这样的。

    这段时间的分离,差点都忘了,侯爷和夫人在一起时,是何等的如胶似漆。

    “我先去看着药王山庄的人,你留在这儿等侯爷!”先开口的,是阿羡。

    说完,阿羡转头就走了。

    其实他还是不放心药琅一个人应对药王山庄的人。

    莫约一刻钟后,裴卿卿和白子墨夫妻俩总算是出来了。

    裴卿卿换上了一席淡紫色的长裙,优雅又不失清新,一举一动之间,衣裙上仿佛流动这流光溢彩,满头长发也挽成了一个简单的发鬓。

    “那我就先去了。”裴卿卿嘴角抿着笑意,这男人的手艺是越来越好了。

    本以为灵月这几日胳膊上的伤没好,她要自己捯饬自己了呢。

    刚刚就是因为灵月不在,所以沐浴之后,她连发鬓都懒得挽了,直接披头散发的。

    现在好了,这男人自己接手了灵月的活儿。

    这发鬓,衣裙,都是男人给她挑的。

    她很是满意。

    这男人,深得灵月手艺活儿的真传呐。

    裴卿卿笑着走了,男人的目光还在追随。

    “侯爷……”还是玖月适时的开口,男人才舍得收回目光。

    分分钟,就又变成了那个冷漠的侯爷。

    这变脸,可谓是比翻书还快。

    侯爷变脸与否,取决于夫人在不在。

    “侯爷,还有一事,方才没来得及说。”瞧着自家侯爷冷峻的脸,玖月正儿八经的说。

    男人淡淡的睨了一眼,“何事?”

    “侯爷,煜王今日在朝堂上,拿出一封书信,信上的内容,便是告发凌王,与神昭太子勾结,还有……杀害霍霄霍将军的乌金箭,亦是出自凌王之手!”说到这事儿,玖月的脸色就严峻很多。

    单凭个人的直觉,玖月觉得,这封信上说的内情,十有八九是真的。

    乌金箭,必是神昭太子给的慕玄凌。

    而杀害霍霄的凶手,一定也是慕玄凌!

    只是碍于没有实证,仅凭一封不明来历的书信,不能判定凌王有罪罢了!

    “北宫琨在背后给慕玄凌捅刀子?”白子墨一听,就听出了其中的意味儿。

    煜王拿出的告发信,北宫琨给的?

    这种背后捅刀子的事,北宫琨倒不是干不出来。

    只不过,玖月却摇头了,“据属下从北宫世子那边得来的消息,告发信并非出自北宫琨之手,而是……出自四皇子,慕非澜之手。”

    “慕非澜?”这个名字,倒的确是出乎了白子墨的意料之外。

    “慕非澜……”若是玖月不提,他都险些忘了,还有个四皇子,慕非澜。

    与北宫琉交换为质的四皇子,慕非澜。

    “有消息称,当日在南阳,神昭太子领兵,慕非澜便跟随在侧!北宫世子告知属下,慕非澜在神昭,为神昭太子效力,乃神昭太子的军师,为神昭太子出谋划策,此次神昭太子出兵南阳,便有慕非澜在背后推波助澜的功劳!”

    神昭那边的消息,虽然他们不方便探听。

    可是他们有北宫琉。

    北宫琉背后,有镇南王府,要探知神昭那边的消息,便犹如鱼得水。

    北宫琉回府前,特地提醒了他一嘴,神昭太子那边,是慕非澜在推波助澜。

    只怕这次的朔城决堤,也和慕非澜脱不开干系。

    只是没有抓到实证罢了。

    而且慕非澜远在神昭为质,按理说,是不可能把手伸的那么远,在朔城搞事。

    换言之,怕是这背后还有人在帮慕非澜。

    提到了慕非澜,白子墨便就不觉得奇怪了。

    如果是慕非澜,那么一切就都说得通了。

    慕非澜,不甘心为质,于是顺理成章的搅乱天凤的朝局,搅得天凤内忧外患。

    慕非澜是要让人想起来,天凤还有个为质的皇子,叫慕非澜。

    “去查是谁在帮慕非澜搞鬼。”男人深谙的眸中掠过一丝冷冽的精光。

    朝堂上那么多人,谁都有可能是慕非澜的帮手。

    白子墨若有所思的眯起了眸子。

    “是。”玖月颔首,然后领命办事去了。

    而裴卿卿,也来到了正厅这边。

    “叔父,在朔城时,我以为我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我是不会回去的,我喜欢侯府。”

    裴卿卿一来,就听见了正厅里传出药琅坚定的声音。

    “你……阿琅,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你爹日日都在为你担心,叔父下山前,你爹千叮咛万嘱咐,要我找到你,务必把你带回去!你……你不回去,要叔父如何跟你爹交代?”

    紧接着,裴卿卿又听见另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光是听着,就能知道对方是多么的苦口婆子在劝药琅。

    从对方的话中,裴卿卿也听出了对方的身份,药琅的叔父?

    之前在朔城,叔父去驿馆找白子墨要人的时候,裴卿卿恰好落了河,不在场。

    是以并未见过药琅的叔父。

    “药琅……”裴卿卿叹了口气,其实站在药琅这叔父的角度上,她能理解叔父想带药琅回家的心情。

    毕竟药王山庄,才是药琅的家。

    那里都是药琅的亲人。

    瞧见裴卿卿进来,药琅坚决的脸色有了些缓和,“卿姐姐,你来了……”

    同时叔父也看到了裴卿卿,当然,对裴卿卿,他是没有什么好脸色的,朝着裴卿卿冷哼一声,看都不想看裴卿卿。

    “想必这位医者就是药琅的叔父吧?”裴卿卿像是压根儿没瞧见叔父不待见她的脸色一样,依旧是好言好语好态度的跟人说话。

    若是换做是她,有人骗走了她的孩子,她只怕更加不待见对方。

    所以这叔父不待见她,裴卿卿完全理解。

    裴卿卿对着叔父盈盈一拜,算是见礼,“叔父初次来侯府,若有怠慢之处,还请叔父多多见谅。”

    “不敢!老夫岂敢当侯爷夫人一声叔父,老夫今日前来,便是要带阿琅回家的!想必侯爷夫人不会横加阻拦吧?”叔父的语气很不好,半点都不受裴卿卿的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