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秘老公有点坏 > 第3160章 A货
    不要!短暂的怔忪过后,竹言奚立刻毫不留情拒绝了唐莫辞的提议,双手直接抵在他的胸膛前,我能做的我已经做了,其他的我问心无愧!希望唐总也遵守承诺!

    唐莫辞见竹言奚并不上钩,也不生气,只是原本就深邃的眼神似乎又暗沉了几分,如今的他,就像是一头猎狼,猎物已经在他的爪子底下,他又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然而就在竹言奚慌乱的想应对之策时,卧室门突然被用力撞开了!

    唐莫辞和竹言奚同时转头,只不过一个冷着脸一个则是震惊的。

    空气突然出现了几秒钟的安静,紧接着,就被一个重重的酒嗝给打断了。

    糖宝醉眼朦胧站在门口,只看到唐莫辞身下压着个女人,但是看不清具体长相,她忍不住又打了个酒嗝,回过神,便踩着高跟鞋颤颤巍巍朝唐莫辞的床边走来。竹言奚的脸被唐莫辞挡住了,正不知道如何面对糖宝,就见糖宝抡起手上的手提包就一股脑儿的朝唐莫辞的后背砸去:好啊,唐莫辞,出息了,竟然背着言奚敢带女人回

    家了。

    我看你真是活得不耐烦了,看我不打死你!

    男人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薄情寡义,见异思迁,看我今天不替天行道,代表月亮消灭你!

    糖宝的菱形手包,棱角分明,尤其是那几个方方正正的尖角,砸在身上,那可不是一般的疼!唐莫辞的后背猝不及防遭受了这一番攻击,顿时郁闷的气不打一处来,连连闪躲,奈何糖宝喝醉了酒,战斗力那是相当惊人,他好不容易才钳制住糖宝那双胡作非为的手

    ,转身就闻到了那浓重的酒味,面色顿时越发阴沉:一个女孩子喝的醉醺醺的夜不归宿,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我就是太纵容你了!

    我呸——不等唐莫辞说完,糖宝直接打断了他,就许你们男人风月雪月花天酒地,就不许女人喝酒?这什么强盗逻辑——

    糖宝脸色潮红,浑身软绵绵的,身体好在摇摇欲坠,但是逻辑真的清晰的很,一张口那就怼的唐莫辞哑口无言。哼,你看看你,现在口味是越来越差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女人都肯带回家,你小心得病啊你——糖宝口无遮拦的嘲讽着唐莫辞,看到唐莫辞铁青的面色以及冰冷的眼神

    ,微微瑟缩了一下脖子,便看向床上那个一直被她忽略了的女人。

    原本是打算喷她一顿的:你可真是——结果话才刚开头,就看到床上躺着的竹言奚,顿时愣了下,然后又用力眨了两下眼睛。竹言奚觉得无比尴尬,但是听到糖宝刚才说的那些话,又十分感动,正想和糖宝解释下事情不是她看到的这样,没想到糖宝突然回过头,直接把双眼瞪得老大,开口就喷:唐莫辞,你现在这么饥不择食了吗,随便找个长得言奚的女人就上?不过我可真是佩服你啊,上哪儿找的这么像的啊,呵呵呵呵,你可真是煞费苦心呢,喜欢人家就直

    接说啊,何必这么遮遮掩掩的,你还是个男人吗,我——

    糖宝说的那叫一个利落起劲,唐莫辞眼角狠狠抽搐了两下,正要发火,糖宝突然就呕的一声。

    ——

    满是寂静。竹言奚见唐莫辞脸黑如锅底,可在他手上的糖宝却如一只聒噪的鸟儿还在喋喋不休,竹言奚深怕唐莫辞一个控制不住就拧断糖宝的脖子,连忙站起来,在唐莫辞动手前救

    下了这个小可怜:糖宝喝醉了,我带她去洗个澡!

    哎,你个冒牌货,你别碰我啊,我才不要你帮我洗澡,我自己会洗——糖宝甩开竹言奚的搀扶,一不小心,就摔倒在地上。

    糖宝——竹言奚担心的蹲下身。糖宝愣了愣,满脸惊叹望着竹言奚:天啊,唐莫辞这次下了血本啊,不但送你去整容,让你整的和他心里的女人一模一样,竟然还帮你改了声带?他这是疯了吗,以为找

    个高a就能当正版用?

    竹言奚听到糖宝这一番惊人的结论真是哭笑不得,但是又听到她说,唐莫辞心里的女人——竟然是自己?

    这话听起来怎么那么不可信呢。

    一边的唐莫辞太阳穴突突跳着,已经恨不得把糖宝一巴掌给灭了,深怕她又胡言乱语说出什么惊世骇俗之语来,直接高声叫来了常姨,带糖宝下去洗漱。

    竹言奚临走前眼神古怪的看了眼唐莫辞,最后,还是跟着去帮忙了。

    唐莫辞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低头看了眼身上的脏污,二话不说,也去了洗手间。

    **

    客房浴室内。

    竹言奚看着水温正常水流正常的淋浴满脸震惊:这淋浴不是坏了吗?常姨,这么快修好了?

    淋浴坏了?没有啊,一直都好好的啊。常姨一脸纳闷。

    竹言奚站在那儿,整个人都快被熊熊燃烧的怒火给淹没了。

    唐莫辞!

    糖宝洗澡的时候又吐了两次,所以导致洗澡的工程被延的很长,等将她安顿到床上,窗外已经天色大亮。

    竹言奚看着沉睡的糖宝,总算是长出了一口气,这丫头,不知道喝了多少酒。

    糖宝和明雅云已经过去好几天了,可是舆论却不增反减,闹得是沸沸扬扬的,她的好几个代言和合作都被搅黄了,也难怪她心情不好。

    可是她这段时间却什么忙都帮不上竹言奚替糖宝掖了掖被角后,刚一转身,就看到长身玉立斜倚在门框上的唐莫辞,换了一身白色的家居服,宽宽松松的,却如劲松般格外挺拔清隽,糖宝差点被他的美色

    给迷惑了,但是一看到他乌黑的头发上还低着水珠,就想到了浴室,就想到了之前对自己的欺骗,顿时,气不打一处来,面色一沉冷眼瞪着他:无耻!唐莫辞轻呵了一声,显然也很清楚竹言奚所指的是什么,但他直接略过了这个话题,只问:糖宝还有没有说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