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漫漫仙路奇葩多 > 第444章 我这婚约该咋整啊!
    龙看着威武霸气,但其实是一种非常没节操的生物,他们的择偶标准让人看了无语问苍天……

    正因为来者不拒,这也是龙生九子,子子不同的原因。

    听雷迪希娅他们说,西方的龙在私生活方面更加夸张,是一种能从怪物图鉴编号a一路干到的狼火。

    东方的龙多多少少还算含蓄些,但也并不介意对方是什么种族,自己喜欢就行。

    所以东海龙王要是有闺女的话早就登门上神符山找张百熙提亲去了,林小哥儿要面对的婚约就会变成两份……

    ——甚至是很多份。

    这位叫青青的长老有青色鳞片,蛇身龙尾,很可能就是龙蛇混血,加上边上还站着敖三,说不定还是海龙一脉的亲戚。

    妖兽灵兽加盟门派的不少,可能混到长老地位的并不多,一来是它们对这方面没啥兴趣,还会被公务耽误修行,二来是因为很多门派多多少少也都对它们留有一些戒心。

    毕竟非我族类。

    不过青青可是一点都不管其他人怎么思绪百转,直接显出原形向儿子证明自己是亲妈,就算还刻意缩小了点,众人也不得不往边上躲躲给她腾地方。

    “你看,我跟你长得一样,你还不信我就是你亲娘吗?”

    说着,她还努力把跟蛇完全不一样的龙尾巴藏起来。

    小白蛇确实没看到尾巴,就看‘脸型’和‘身段’确实很像,不过颜色当然是不对的。于是它就把求助的目光投向林天赐和冉青莲。

    见后两者点头,小白蛇总算信了几分。

    青青低下头,让小白蛇爬到她的头死了好像有点太直接。

    林天赐只好委婉一些,把遭遇土地神的经历说了一边。

    秦梁听完,沉默了一会儿道:

    “生离死别终归令人不快,我倒是听说过青青长老曾经有过一段情缘,没想到对方居然是土地神。”

    “小侄在土地神的洞府做了个墓碑,劳烦大舅转告青青长老,若是怀念还可以去拜祭一二。”

    那叫青青的长老从进门起就没有问过土地神的事情,感觉好像是感情破裂了。

    不过仔细想想,既然小白蛇出现在这里,不用问也知道老土地的下场如何。

    “贤侄有心了。”

    等秦梁说完这句话,林天赐知道机会来了。

    “大舅,小侄此次前来是有关于当年我姥爷定下的婚约一事……”

    “哦?贤侄可是等不及了?”

    确实是等不及了,但其实是等不及要解除婚约了啊。

    这话确实不怎么好说出口,总有种‘老子发达了,你闺女配不上’的感觉。

    这不是龙傲天的标准剧情么?

    虽然是反得……

    随后林天赐一咬牙,鼓起勇气:

    “小侄以为……”

    正要挑明了说,门外跑进来一神机门弟子:

    “禀掌门,有修士来访。”

    “何人?若是来参加游历盛会的小友就直接请进来吧。”

    “是。”

    这一通操作,林天赐刚酝酿出来的勇气还真有些泄气。

    算了,等下找个独处的机会再说。

    不论如何,这事儿也是家事,而且解除婚约传出去也不怎么好听,敖三和冉青莲可还在场,再加上又来了一个修士,直接说也太撅秦梁的面子了。

    这就好像齐嘉瑞他们碰到的那一大帮亲戚,即使素昧谋面也是亲戚,多多少少还是要留些面子。

    林小哥儿不得不把刚刚准备说的话咽回去,稍作没多久,便见一穿蓝白道袍,打扮的极像年轻小道士的修士走进来。

    “晚辈宣绍阳,拜见秦掌门。”

    “小阳?”

    “天赐师兄?”

    距离上次一别,已经匆匆过了快两年,宣绍阳倒是依旧没什么变化,跟在神符山上一样,整天就穿那身道袍。

    她长得本来就比较中性化一点,不管是发髻还是举止,都更像是一个少年而不是少女,如果不看喉结跟微鼓的胸口,还真可能会被误认为是男的。

    小时候穿男装是因为新奇加活动方便,结果长大以后还改不掉这么毛病。她这副打扮也已经成了张百熙的心病,唯一一个特别靠谱同时还被寄予厚望的弟子居然喜欢女扮男装……

    毕竟是神符门嘛,奇葩多。

    秦梁给宣绍阳看坐,又叫弟子送上香茶,呵呵一笑道:

    “今天还真是巧了。”

    虽然有点想叙叙旧,不过在场还有别人,林天赐先跟别人介绍了一下宣绍阳。

    当得知宣绍阳是师妹而不是师弟时,秦梁和敖三都是没什么特别的反应,毕竟一个是地仙修士一个则流连烟花之地,一眼就看出来了。

    就是冉青莲感觉有点失望,可能是因为没了新素材?

    说着说着,秦梁口风一转:

    “刚刚林贤侄提到婚约一事……”

    我都想背地里单独说了,你居然直接挑明?

    这是要公之于众的节奏吗?

    宣绍阳惊讶的小声道:

    “天赐师兄你有婚约?以前没听你说过啊。”

    林小哥儿耸耸肩,这事他也是等筑基回家的时候才听说的,等他回山的时候正好宣绍阳也回家了。

    秦梁继续道:

    “有关于此事,大舅有个坏消息要告诉林贤侄。”

    不会是还有一份儿吧?那就真的是刀山火海一起来了。

    “你姥爷,也就是我二伯,于一年之前仙逝了。”

    “……”

    这还真是个坏消息。

    林天赐沉默了一下,他不知自己是该哭两声还是怎么,毕竟他对于姥爷完全没有任何印象,要说感情几乎等于零。

    “请问大舅,我姥爷为何会突然离世?”

    “唉……”

    叹了口气,秦梁继续道:

    “二伯他在人阶一品停留了几百年,碍于资质始终突破无望,这次是好不容易摸到地仙的边儿,本就没多少把握但还是想勉力一试。”

    结果没过去,被天劫带走了。

    能不能突破地仙,哪怕对于大派修士来说都是需要小心谨慎的事情,因为实在是太难了。

    别看林天赐现在的修行路走的顺风顺水,等他到地仙,依旧谁也不能保证100突破成功,跟其他修士比起来顶多就是成功率高低的问题,没人敢打包票。

    过地仙的坎,就是这么难。

    也难怪东神州绝大多数修士都是人阶,也难怪能突破地仙,大都能混上门派长老之类的位子。

    无数修士都栽到了这个坎上,比如凌云子的好友广寒真人,林天赐他姥爷没能过这个坎,不过是稍稍添了个失败数字而已。

    秦梁见林天赐沉默不语,又从怀里掏出一信封:

    “此乃你姥爷弥留之际交予我的亲笔信,本想给林贤侄送去,但怎么打探都找不到你的踪迹,只好暂时搁置在我这儿。”

    那时候林小哥儿正好去了西方,神机门在东方打听能找到就怪了。

    林小哥儿拆开信封,信纸上只有一句话:

    ‘天赐吾孙,见此信老夫应已不在人间,但听闻吾孙渐渐名扬天下,老夫心中甚慰,已是死而无憾。望天赐吾孙一切安好,修行之路平步青云,切莫步老夫后尘’

    林天赐筑基回家之前,他姥爷特意把婚约的事情告诉林良涵,也是知道自己没有任何渡劫成功的把握,算是了结身后事吧,不然这事儿他亲自对林天赐直言商量效果更好。

    诸如玄冰网、神门机关入门这些都是他姥爷给林小哥儿留下的遗产,见面虽少印象不多,但可见他姥爷还是很关心林天赐的一举一动的。

    众人见林小哥儿攥着信纸沉默不语,还以为他在伤感。

    而他实际上想的是:

    您老一句‘吾心甚慰’就走了,我这婚约该咋整啊!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