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总裁宠妻有点甜 > 第675章 你抱我一下就不疼了
    江亦琛老毛病又犯了。

    胃里的疼痛像是一只手在搅弄着,疼得他弯下腰来,额头开始沁出细细密密的汗珠。

    戒烟戒酒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不过到底是老毛病,遗留下来的问题很大,当年不注意,仗着自己年轻,烟酒不忌,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里面,他都是靠着这两样续命。

    顾念被他吓了一跳,急忙说:“你怎么了?”

    江亦琛手死死撑在桌子边缘,腾出一只手指了指桌子说:“第二层抽屉里,有胃药,帮我拿一下。”

    顾念急忙去翻,找到之后扶着他在沙发上坐下,然后说:“我去给你倒水!”

    她匆匆忙忙给他倒了一杯温水,然后将药递到他的手上,说:“你先吃药,要是情况严重的话,就去医院。”

    “不去!”

    顾念:“……”

    她知道他不喜欢医院。

    一来是他嫌弃麻烦。

    二来是他入院的消息要是传了出去,外面不免会有猜忌。

    江亦琛吞了一口药丸,背靠在沙发上,神情颇有些疲惫和倦怠,他眼角下有淡淡的淤青,这几天一直奔波都没有好好休息,尤其现在又添了一桩烦心的事情。

    顾念看着他的模样,欲言又止,安慰的话此时说来未免尴尬,亲昵的动作更加不适合。

    她看了眼时间,差不多下午五点了。

    江亦琛睁开眼睛,看了看她的模样,似乎有些坐立不安,他于是问道:“你要有事的话,让宴西送你回去!”

    “啊,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好。”顾念垂着眼眸又说:“也不着急,对了,你现在还疼吗?”

    如此尴尬的对话。

    江亦琛点头:“很疼。”

    顾念咬着嘴唇,伸出手轻轻碰了碰他的小腹那里问:“这里吗?”

    “嗯!”

    她手掌心的温度透过薄薄的衬衫传了进来,过了会她又问:“还疼吗?”

    其实好像也没有那么疼了。

    但是她难得这样温柔,让他竟然生出了一种恍惚的感觉,那么这个机会自然不能错过,江亦琛朝她伸出一只手,哑着声音说:“你抱一会,就不疼了。”

    他的嗓音很沙哑,听起来就有那么几分撒娇的意味在里面,尤其他的表情好像是格外委屈一般

    他说的你抱一会,其实是我抱一会儿你。

    因为在顾念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摁着她的背抱住了她。

    真是给他的自由过了火,所以他才这么放肆,想做什么做什么。

    顾念闭了闭眼睛,告诉自己不要这个时候计较那么多。

    她的声音也是格外温柔:“你要是实在难受我陪你去医院吧!”

    “你照顾我吗?”

    他问道。

    要是她不去照顾。

    又有什么意思。

    去了也是遭罪。

    顾念舌尖抵在上颚,还是说:“我最近有空,可以的。”

    江亦琛轻笑了一声:“不用了,不耽误你时间,我等会儿有会议。”

    顾念眼睛睁圆了些:“你都疼成这样了,还要开会?”

    他额头上的汗珠绝对不会骗人的。

    说完她又想到江亦琛是全年无休的劳模,带病上岗的典范,她在的时候,还能约束一番管教一番,他对她总是格外宽容些,她的话基本上都会听,就算只是表面做样子,也是听了些的。

    她不在之后。

    他似乎就没有约束了。

    饭也不好好吃。

    烟酒有时候就无所顾忌。

    单身的男人总是这样,缺少些约束。

    “最近集团事多。”江亦琛解释道:“没有办法。”

    她想到那些传闻,多半是真的,江城面临一道坎,就想是秦可遇分析的那样,过不去下一个十年没有了,当然秦可遇还是往好的方面看的。

    江城集团股票跌停之后,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平稳期,最近又开始了小规模的下跌,可是她从江亦琛脸上看不到一丝愁容,她忍不住问出口。

    江亦琛挑着眉淡淡道:“你从哪里听来的。”

    “网上都是这么说的。”

    他笑了,眉眼却是温柔:“网上说的,能当真吗?”他重新将目光望向她:“你以前并不关心这些!”

    顾念的世界设计绝对排在第一位,至于商场倾轧这些和她毫无关系,她是向来不会主动和江亦琛提到这些事情的,他们为数不多的讨论之中并不包括这些。

    她对他的工作内容并不熟悉,他出差的时候若是不和她汇报,她也绝对不会多关心一句,周围的富太太们没有像她这样的,不清楚自己的老公的资产,不清楚他的投资,不清楚他的交际圈。

    冷漠二子被顾念诠释的淋漓尽致。

    所以如今提起来,江亦琛才会觉得诧异。

    “我不希望你有事。”她说的很诚恳:“不然我心里总是悬挂着一件事。”

    夫妻感情走到了尽头,要不是彻底撕破脸了,那总归还是有点感情在的,即便难续前缘,当普通朋友也还行。

    “这有什么?”江亦琛笑了:“我是没经历过挫折么?”

    他这一生满满都是挫折。

    原本是天之骄子,被迫提前面对残酷的命运,都已经而立之年了,见惯了大风大浪,即便这次处于风暴中心,即便有可能一无所有,但是还不至于击垮他。

    江亦琛不愿意在这个话题上多费口舌,看了眼时间说:“等会儿我要开个会,八点结束,方便的话帮我叫一份外卖。”

    她想到他胃疼还吃外卖呢。

    只不过话没有出口,秘书就敲门进来说会议材料已经准备好了。

    还有十五分钟开会,江亦琛也没有同她多话,他微微收敛了神色,克制住自己的感情。

    有些太过外露的感情,不一定是一件好事。

    尤其现在他面临一系列的问题,还是不要牵扯任何人进来。

    江亦琛嘱咐宴西送她回家,回去的路上,顾念问宴西江城最近的状况,又问了江亦琛的处境。

    宴西安慰她说没事,就算有事,江总也不是解决不了。

    可是顾念的心却一直安定不下来。

    不知道为什么?

    似乎就在移民申请被打回来之后,她的心开始不安定下来。

    她不知道为什么会想到那双浅蓝色温柔的眼眸,细想一下,又觉得里面存着无数的寒意。

    这让她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