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的如此芳邻 > 第九百一十二章 余党
    彤管死死咬着下唇,尽管被明烨一身的威逼恐吓地忍不住身形打晃,可还是坚守着心中最后的底线。

    颐凰是他的家,那里有血浓于水的亲人。亲人或许可以对他置之不理,但是他却不能铁石心肠。

    “你不说?”若彤管就这样轻易地张口言说出了秘密,那想来自己也未必会相信。而有关这看上去似是一张皇宫地形图的东西上所书究竟为何,他心中也大致有了猜测。

    明烨目光落在了扣着彤管肩膀的两只手上,只轻轻挑了一挑下巴,示意那两人先解了对彤管的禁锢。

    彤管现在已然是插翅难逃,即便他并不完全是一个绣花枕头,也会着点儿三脚猫的不入流功夫。可这些,落在如今殿里高手如云的眼皮子底下,彤管又怎么敢造次?

    明烨将那一张图缓缓展开,在彤管身边踱了几步:“藏于琴中,却不是早已刻入脑海的皇宫地形图。让朕想想,它会是什么?”

    言之于口的,明明是一句疑问。可从明烨的双眸中,彤管却看不到丝毫的疑惑,其人嘴角扬起的弧度似乎也在证实明烨的某些猜测并不是无端。

    彤管死咬着下唇,即便这位天盛的小皇帝目光如炬,当真发现了什么。他也不能让秘辛从自己的身上泄露出去。

    又或许,这根本就是虚张声势,明烨实则什么都不知道也未可知呢。

    就这样又用他那凌厉不移的目光凝滞了许久,明烨才终于掉转了脚下的方向,似是打算放弃逼问下去。

    只是,所有人都注意到,他的步伐虽缓慢,但却稳健有力。一个人是什么样的心性,是完全可以通过他的肢体动作得到体现的。

    明烨俨然是胸有成竹。

    只见他走到了侍卫身侧,朝着他背后的无忧摆了摆手。待无忧退下之后,这才一把拎起了侍卫。

    说来侍卫的体型也算是人高马大,可被明烨一把拎起的感觉就像是随随便便捏了一只小鸡一样简单。

    “你的主子不说,那么就由你这个贴身侍卫来说如何?”对方好歹是一个皇子,总有那么几个忠心护主的人物守在身边。显然,这个陪同他深入他们皇宫这种虎狼之地的侍卫应该就是彤管的亲信无疑。

    侍卫的确是彤管的亲信。既是亲信,总不会轻易出卖。这不仅仅是别人对于“亲信”一词的认定,侍卫对此也抱有着一样的想法。

    想让一个人开口的方法实在是有太多了,明烨不巧就多了一个法子:“你是不是很惊奇?惊奇为何他还活着?”

    言罢,眼神似是意有所指地瞥了早已默不作声多时的凌珏一眼。

    其实很多时候,计划谋略这种东西就算不能是滴水不漏,可至少也是极尽了心血所造。毕竟,输的代价就是付出性命。可即便这样,功亏一篑的事情还是时有发生。

    说来也可笑,功亏一篑并不是败给了强悍的敌方,大多数时候是坏在了自己身上。

    这只是由于他们算准了计划当中每一环的胜利,却对有可能出现的风险和失败避而不谈。

    侍卫就犯了这样的错误。他没有料到,自己派过去暗杀凌珏妄图以此来挑拨天盛的计划还会有失败的一天。

    是绝对的自信?还是输不起的胆怯在作祟?谁都没有十成十的把握,比起前者,自然是后者更能靠近真相一些。

    更为致命的还是,他千不该万不该将这种情绪表现在了脸上:“喜形于色,是大忌。你现在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侍卫半垂着眼,靠着很是惺忪眼皮的遮掩,情绪和眼神的焦点也被遮去了大半。

    一时间,谁也不知他的目光究竟是落于何处。也许,仅仅只是他身前的那片空地罢了。

    “你把话说清楚。”在这过去的一段时间里,凌珏一直缄口不言,可在沉默寂静的海平面之下,却早已酝酿出了一重重的海浪波涛。

    只待决堤的一刻到来,便再也无法按捺克制得住。

    侍卫明显一个瑟缩,不由地向人群密集的地方稍微缩了一缩。仿佛只要哪里还有些活人的气息,哪里就会成为他躲避开这一次风浪的港湾。

    可他却忘了就在身后,那人群稍显密集的地方,是有着随时可以将他置于死地的无忧的。

    一个是真正见识过其人迫人手段的无忧,一个仅仅只是眉眼一挑的厉声喝问。比较而言,怎么看都不应该让他往无忧身边去靠近逃离。

    可侍卫就是做出了这样的蠢事,几乎还是没有任何犹豫的。

    但凌珏问话的对象根本不在他的身上,他的眉眼之上像是笼罩出了一层薄薄的冰碴子:“什么意思?”

    明烨的话最是清楚不过。莫说是凌珏自己,只要在场的诸人还算了解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应该都能摸清这话里话外的所指。

    可是,凌珏厌恶透了这种说一半藏一半的感觉。他已经再没有精力去猜别人的心思是婉转是直出直进了。越是言简意赅的,现在才可以使他的这颗心稍稍安定些许。

    “无忧,你这个师叔白……”对于不重要的人或事,明烨连记忆都是浅显模糊的。就好比这位名字不过是简简单单的二字,他却没有什么印象。

    “白陆。”无忧难得被眼前的景象激发出了些许意味未足的兴趣,因而回答得干脆利落。

    有关于这曾经的师门和外族人的勾结可谓是一出好戏,他助力都来不及呢,又怎么会废话许多。

    “白陆。”既是连无忧都尊他一句师叔,那么不想也可以知道,这白陆知情的或许并不比彤管这个所谓的皇子少。

    甚至可以从彤管的王兄对待他的态度就可以看出,彤管的皇子身份怕是还不及京都的时候,就已经是个空壳了。

    “不如你来解释解释。”明烨站在原地,却是连踱步过去都不再了:“你的余党人在哪里?”

    白陆脸色自打进了这太宸殿里以后就没有好转过,此刻更是煞白得怕人:“我等不是都在出城的时候被逮了回来吗?陛下您多心了,哪里有什么余党。”

    心虚的表现,一可以为结巴,二则可以理解为话多絮叨。许多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第一种情形上,以至于反常的话多发生之后,却并未能发现其中的端倪。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