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是洪荒第一人 > 第329章 大势所趋,顺之者昌
    出席荷花盛宴最大的一群宾客,就是人族的太乙大罗们。

    人族不断东进,也不是每天都会发生战事,破灭一族,消化其地,总是会有一些平静的时光,趁这个时机参加老祖的荷花盛宴,让人族上层争抢得不可开交。

    最后到达钓鱼岛的,有人族祖庭就职的一百位大青衣,一百位门派掌教或大长老,一百位部落首领,合共三百名太乙道君,加上包括紫阳道尊和白飞道尊在内的十五大罗,共计三百一十五人。

    高歌带着李泉和黎小立一进到人族酒席区域,三百多人一起施礼,山呼唱和:“拜见老祖,恭祝老祖修为大进,永享逍遥。”

    高歌哈哈大笑,说道:“好,好,你们一个个也修为大进,大道可期。”虽知道老祖说的是客套话,但众人依旧颇为激动,似乎真的就要晋升大罗境界了。

    高歌和一些熟识的人族修士打过招呼,听了所有人的自我介绍,一一记在心头,这些都是人族的最精英分子,他们以及他们的同僚伙伴,决定着兆万亿人族的福祉。

    一番闲聊,高歌缓缓说道:“这次召集大家前来,却是要向大家通报一件事。”

    许多眼尖的,已经看到了李泉和黎小立大长老的脸色不对,听得老祖一说,皆感到有大事发生,瞬间就停下了嘈杂细语,凝神听老祖说话。

    “人族新生不久,圣师在人族传播智慧,让人族区别于野兽,甚至区别于灵兽,脱离蒙昧,故人族皆学太清。”

    在座还有少数一些从哪个时代过来的人,皆双目含泪,不断点头。

    那时的人族苦呀!不识天时地利,不识世间万物,无数的人葬身野外,换来了丁丁点点的生存智慧,直到老子圣师开启人族智慧,老祖教导人族仙法,人族才开始在洪荒站住脚跟,一步一步走了过来,终成洪荒大族。

    “大家皆学自太清一脉,对太清有感情,这我明白,后来阐教和截教在人族传道,被你们有意无意抵制,我也理解,但今时不同往日。”

    “诸圣之道入人族,这是大势所趋,顺之者昌,逆之则亡!”

    座下一片静寂,所有人都沉默了,都知道李泉和黎小立大长老,为何出去一趟,进来之后就一言不发。

    凭什么?我人族学的就是人教教义,凭什么要学其他教义?

    我们跟野兽厮杀拼命的时候,他们不来教我们!

    我们被毒草毒得死去活来的时候,他们不来教我们!

    我们被妖族杀得死伤累累的时候,也不见他们向我们伸手救助,现在我们人族日益强大了,他们就来传播教义,坐享其成。

    凭什么?

    人族修士摄于老祖的威严,不敢出声反抗,尽都低头不语,沉默以对。

    “我知道你们不甘心,觉得自己是香喷喷的烤肉,不稀罕别人了!”

    “但你们要知道,人族依旧羸弱,不要说巫妖二族,就是比之先天三族,也是天壤之别,人族还没有骄傲的资格。”

    高歌的话语在众多修士的心里轰然作响,让一时间有些飘飘然的人族修士,头脑清醒了下来。

    不要说先天三族,就是现在洪荒万族中,也有许多种族的实力远高于人族,而这些种族,加上其他亿万种族,原来都是臣服于先天三族的,更是被巫妖俩族杀得屁滚尿流,灭族无数。

    人族还是亿万种族中的一员,实在没有资格骄傲。

    更没有资格忤逆圣人的安排!

    三百多人族平静下来,抬头看向老祖,老祖为人族操劳数百万年,有大神通,想来自有妥善安排。

    “诸圣之道入人族,我在圣人面前已经首肯,绝对不可改变。”

    但是……许多熟悉老祖说话风格的修士默默念道。

    “但是,我也把镇元子、西王母、冥河、望舒等大神通者的教义引入人族,把百多个蓬莱散仙的修炼教义引入人族,这些都是与我走得近,对我们人族有善意的修士,人族应该积极接纳他们的弟子,把他们纳入我们人族的核心,让他们的弟子与我们站在一起。”

    许多人族都惊讶看向老祖,这样的话说出来,不怕别人听了去?

    高歌早已布下阵法禁制,扰乱天机,就是圣人,也无法偷听此刻宴席之言。

    “今天出席荷花盛宴的,都是我们人教亲善之士,你们等会儿,要去和他们多多沟通,相互交好,以后他们开宗立派,也需要你们多加帮助,诚心交往,才能长久。”

    人族修士也听出来了,圣人之间也有亲疏,老祖却是要自己这帮太清弟子,拉拢玉清、上清弟子,团结其他对老祖、对人族有善意的修士,对抗其他圣人门派。

    只不过最后这句话,不得说出口罢了。

    “诸道入人族,人族所学更博,对人族长远来说,也是有益的,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诸位也可借鉴其他教义,修正完善自己所学。”

    “由此就会产生新的问题,譬如说,人族祖庭,还有各地祖祠的管理者的选拔。”

    黎小立皱眉道:“老祖,难道他们还要参与我人族的管理?这太过分了!”座下的人族修士也点头附和,能允许在人族传播教义就不错了,怎能把人族大权拱手想让。

    高歌摆摆手道:“这是个大问题,你们现在就出现问题了,趁着这个机会,尽量解决这个问题。”

    在场的都是人族高层,早就经历了三方无数事务扯皮的事,闻言一怔,皆心中大喜,希望老祖帮忙解决这个头痛的问题。

    “祖庭和祖祠要慢慢独立运作,与教派分离。”

    高歌看三百多人一脸的不明白,解释道:“以后,进入祖庭或祖祠的,不管是谁,应该只维护祖庭、祖祠的利益,教派跟他无关,不能占据祖庭之便利,偏袒自己出身教派。”

    “祖祠不能禁止其他教派的弟子进入,必须一视同仁。”

    高歌顿了顿,道:“祖庭备份的太清之法,可下沉到各部落,各人教门派。”

    “强化祖庭的管理,强化各门派、各部落的教化职责。”

    在座的部落首领和门派掌教,尽皆喜开颜笑,他们的修炼之道,虽也是太清一脉,但毕竟比不上老祖直接所传,如能摘录一部分老祖留下的功法,门派的底蕴必定大大加厚,对门派的好处显而易见。

    一百多个祖庭的修士,却尽皆黑了脸,这些都是人族祖庭的传家宝,镇族之道,是祖庭威慑所有门派、所有部落的无上利器,一旦各部落各门派强大起来,祖庭势弱,这如何了得?

    李泉和黎小立当即拜倒,急声劝阻道:“老祖,深思呀!”

    “祖庭一旦式微,恐有不测!”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