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梦中修仙传 > 第六一九章 过眼云烟绎新生
    这人影形状,我自然是十分熟悉,不是方才消失的杜威又是谁?

    只见葫芦山上面烟雾缭绕,杜威显形,下面的山体却是在加速萎靡,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凭空消失着。

    不多时,随着整座葫芦山彻底化作云烟,那里再也看不到任何山石的影子,唯独一团时而收缩、时而扩张的人形烟雾在那挣扎着、扭曲着,看起来就像是孕育着新生的心脏在跳动一样。

    毫无疑问,正在孕育的自然是杜威!

    随着烟雾的每一次收缩,杜威的面目都变得愈发清晰,就像是随时都会醒来回归一样。

    而烟雾的每一次扩张,从杜威身上衍出的法力波动都强上几分,明显超越大衍境太多的强横力量让我感到心惊不已。

    这神奇的一幕不仅使我看呆了,就连处于深度迷茫的申屠野也在瞬间清醒过来,以一种十分夸张的震撼表情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此时杜威的状态固然特殊,但是我们却并没有察觉到任何一丝危险的气息,也没有其它怪异的事情发生。

    我确信,这种“一切安好”的祥和感并不仅仅是因为眼前孕育重生的人是杜威,是一个我们熟悉的人,更多则是因为这个过程本身散发的力量使然。

    抛去这些诡异的过程不提,单单这短短时间内发生在杜威身上的,明显是一种纯粹到极致的生的力量!

    这种力量是如此温馨,哪怕只在无意间接触到溢散出来的一丝丝,都感觉到身心无比舒畅,所有细胞无不在欢快地呼吸着、跳跃着。

    这一瞬间仿佛什么疾病都没有了,什么困苦都消失了,直感觉横亘在人生前方的艰难困苦都化作了过眼云烟,剩下的只有新生的欢愉,就连整片天地都在为你而欢呼不已。

    同样是在这瞬间,我心中突然泛起激灵,似乎明白了杜威重生的过程中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云烟缭绕的感觉,是因为象征着过眼云烟么?

    不是仙气弥漫,不是灵气通透,而是这世间最为常见、最为普通,哪怕寻常百姓家都存在着的,充满生活气息的烟雾!

    它们象征着世间沉疴,代表着自己这一生可能会遇到的各种苦难和磨砺,却在这种新生的力量面前变得如此不堪一击,如同过眼般飘渺而不可寻,彻底成为过去式……

    这是一种玄之又玄的力量,与我一直浸润其中的生之力还不一样。

    生之力仅仅代表着身体的重生,它存在的意义更多体现在对身体的修复和进化上,是一种面向过往和现在的优化提升。

    而此刻活跃在杜威身上的这种新生力量,则是代表着从肉身到灵魂全面升华,里里外外彻底将自己更新一遍!

    这是一种更接近道之本源的力量,属于规则的范畴,却唯独不像人间的手段。

    联想起此前从潭水记忆中看到的一幕幕画面,我瞬间意识到了什么……

    难道说,眼前发生的这一切都属于灵界的力量使然?曾经那个活跃在妖皇面前的杜威要就此回归?

    如果真是这般的话,新生的杜威是敌还是友?会对目前的状况带来怎样的影响?

    毕竟曾经的画面里,他与妖皇是如此的亲近,那种恭谦的态度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什么。

    可惜这一切我都无从猜测,在这种新生的力量影响下,世间一切都变得那么美好,使人很难生出恶念来。

    不仅如此,就连对别人的一些不好的想法都很难出现!

    比如看着眼前面目正在变得越来越清晰的杜威,我只会打心底感觉到他的亲切和无害,并送上自己最诚挚的祝福!

    虽然我的理智一直在呐喊,在不断地告诉我这种感觉是不对的,却依旧于事无补。

    在代表着天地大道的新生力量面前,个体的意识实在是过于渺小了。

    这种情况下,能维持对本我的认知不溃散已经是最大的成就,其它的一切都是奢求。

    因此,我也只能静静地看着发生在杜威身上的变化,身心愉悦、满怀期待地等待着全新的他到来。

    而这一切注定不会让人等很久,新生的力量固然温和,却也是无比迅速的,仅仅几个呼吸过后,所有云烟尽数收拢,被新生的杜威全部吸收!

    此刻的他看起来竟与我记忆中的葫芦娃一个模样,藤为衣带,叶为裙衫,头顶一个玲珑剔透的小葫芦烨烨发光。

    气势威凛,却又仪态祥和,两种截然不同的气息杂糅在一起,偏偏让人感觉不到任何突兀。

    双目未睁时整个身形已经与这片天地彻底融为一体,就像是路边树、原上草一样自然,让人很难注意到他,即使注意到也很难花更多心思在他身上停留。

    下一刻,没有任何征兆,杜威的眼睛突然睁开,刹那间那种祥和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雷霆闪电,能感觉到一股要撕裂一切、毁灭一切的意志在快速诞生。

    这一刻杜威立身处再无自然韵味,剩下的只是狂暴和狰狞,让人的注意力不得不放到上面而不敢挪移开丝毫。

    好在这种感觉来得快,去的也快,一个呼吸未完,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随着嘴角微动,新生的杜威露出一丝笑意,歉然道:“不好意思啊!刚刚对那股力量还没有彻底掌控,没有吓到你们吧?”

    从他开口说话的时候,曾经杜威身上的那股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瞬间取代了他身上升起的那种生人莫近的陌生感。

    虽然身形和妆扮看起来依旧怪异,尤其是我,由于对现实中葫芦娃印象深刻,此时看着他更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但是我确信眼前的人的确是杜威无疑,曾经那个亲和的大哥一样的人回来了!

    “你,还是你么?”我问道。

    虽然眼前人感觉依旧亲切,可是相信见过刚才那一幕的人,没有谁会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吧?

    “我,当然是我!”杜威笑道,看起来亲切自然,好似春风拂面。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