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小道友之红山巫书 > 第五百一十八章 同寝异梦
    这位叫江晨的同学究竟是何来历,在水晓星之前转入龙山高中,究竟有何目的,暂且无人所知,他那长相清秀的面孔后,是否隐藏这一场为所谓之的阴谋!

    竟然能让毛豆豆都感到害怕的江晨,他身上带有的究竟是魅力还是实力,这还需水晓星等人一一探究,也许在这个世界上,问题永远要比答案多,即便有了答案,也未必是对的,也许这一切都是虚幻,都是一场梦境……

    当小晴老师讲过话后,同学们就络绎不绝离开了教室,此时也没有那些吵闹的喧杂声,因为只剩下水晓星这个班级的同学,其余班级的同学这会估计早已吃过了午饭,现在应该在寝室中休息或者准备下午的教科书呢。

    再因有班主任与学生们一同走下教学楼,还哪里有学生敢放声说话,那是该去吃饭的吃饭,该回寝室的回寝室,可唯独水晓星与新月二人途中被小晴老师喊住,林姚与苏心好奇下也停下了脚步听了听,最终才知晓小晴老师是让水晓星帮着毛豆豆拿些行李去新月的寝室,至于去新月的寝室,当然要告知新月一声,若是新月能带着毛豆豆一同回寝室,那当然是最好不过的事了。

    小晴老师也是想让同学们之间,养成互相帮助的好习惯,同时也要触进一下同学们之间的友情,可小晴老师得知毛豆豆并未带行李,仅仅只背着一个极小的挎包而来后,还是很诧异的,均知晓申江离龙山可是很远的,来回周折极为不便,总是应该带一些常用的东西才是。

    可小晴老师不知晓,毛豆豆背着的这个极小的挎包中,那就是她时常会用到的东西,而且那些东西都是买不到的,此包对毛豆豆极为重要,故而她的挎包从不离身,哪怕是在洗澡的时候,也会将此包挂于伸手即触的地方,但里面究竟放了些什么东西,这一点还真无人知晓,就连水晓星等人也只知晓那里面有把极小的桃木剑,还有些符咒,再者就一无所知,可那么小的包想来也装不了多少东西,故而大家也就不再猜测下去了。

    学校对于新来的同学都会特殊的照顾,起码洗漱用品与被褥这些东西,毛豆豆是不用发愁的,但是去哪里领,那还需水晓星与新月二人引路才行,顺便也将这学期的课本领下,并帮忙毛豆豆拿到寝室中去,毕竟毛豆豆对校园里的新环境不是很熟悉。

    毛豆豆有了水晓星与新月的帮助,很快就住进了新月的寝室当中,新月还很殷勤的帮着毛豆豆搭理了一下她的床位,曾经一个人住寝室新月还是不希望两个人住的,虽说她的想法自私了些,但也是有原因的,见毛豆豆暗中瞧了瞧新月,于是说道:“我这个人很少说谢字,不过今天还是要谢谢新月,今后还请新月多多关照!”

    毛豆豆的话里有话,新月并未听出,因为新月根本不知晓毛豆豆在暗中调查着她,而毛豆豆言外之意也是大家最不想看到的事,毛豆豆也怕自己不明不白的就死在了新月的手中!

    对于照顾,新月当然会关照毛豆豆,但关照的方法就不好说了,而毛豆豆住进新月的寝室,甚至转到龙山也不仅仅都只为了水晓星与苏心的情义,想来目的就是想暗中调查新月的底细,那自然是离新月越近,就越容易查到她的破绽。

    毛豆豆心想,只要是人,做事就不可能滴水不漏,这个深藏不露的鬼丫头,她的另一面究竟想要做些什么呢?难道大老远从临江转校到龙山高中就是为了上学?毛豆豆认为这绝不可能,临江的教学质量要远远高于龙山,那么新月一定是有目的而来的才对。

    至于水晓星习得的那本巫书,毛豆豆虽未见过,但也知晓了此事,曾经毛豆豆认为新月缠在水晓星的身旁,就是想千方百计得到这本巫书,可她下手的机会实在太多了,那么困扰毛豆豆思绪的问题也就来了,新月她并未这样做,而且从未提过有关巫书的事情,若她有夺书之意,怎么从来不问,这未免有些不合乎情理。

    如今再看来,那本巫书虽说记载的内容极多,毛豆豆也可以料定水晓星懂得那么多事情,想来就是从那边巫书中习到的,但咒术与新月的巫法比起来,不能说旗鼓相当也可说相差无几,也在于这二人的巫法都很强大,若是对敌,似有两败俱伤之时,那些巫法均极为古怪,也是毛豆豆平生未见过的!

    像这种出奇的事情,毛豆豆不解,她当然会与师父说起过,而当时毛十三天师也认为,这两种巫法也许不是人间的产物,对此毛豆豆也就越加关注水晓星与新月,但唯独新月的神秘神鬼莫测,水晓星心胸坦荡,想来自己追问巫书之事,他也会如时的去回答。

    话说新月是个很爱干净的人,她的寝室可以说非常的干净,毛豆豆并不需要打扫,只需铺好床即刻,可此时水晓星还站在二人的床边,原本新月帮着毛豆豆铺床,没有时间顾及水晓星,这会闲下来她偷摸瞧了一眼水晓星,接着就嬉笑了下,这个举动可是被毛豆豆看得一清二楚,而原本毛豆豆还以为新月要针对的是自己,可不料听新月说道:“晓星哥你傻站在那里干嘛呀!难道我的寝室还没有你容身之处呀?”

    毛豆豆这才知晓新月要针对的是水晓星而不是自己,这才松了口气,看来毛豆豆对新月的提防之心是越来越高了。

    女生寝室,身为男生的水晓星进来,总是会觉得怪怪的,毕竟像新月与毛豆豆这样的女生,在古代都属于大小姐级别的,今二人的寝室就犹如她俩的闺房一般,虽说这次有小晴老师嘱咐,楼管大姨没有对水晓星多说什么,但那种憎恨与诡异的眼神,时刻在告知水晓星速速离开才是对的,否则你就会吃不了兜着走!

    然而水晓星本有离开之意,但又怕豆豆说自己半路逃跑,所以才多呆了一会,可就是这么一小会就被新月给盯上,可被新月盯上的人,哪里会有好果子吃,看来水晓星的倒霉事,又要来了……

    见水晓星向着窗前走了走,唯独一把椅子还被新月的背包背霸占了,心想自己总不能坐到新月的床上吧,水晓星就向着床上瞧了一眼,就又听新月嬉笑道:“晓星哥今天你是怎么了?难道当着毛大小姐的面就不好意思啦?平日里晓星哥你来我的寝室,不都坐到我的床上嘛!没关系的,楼管姐姐是不会这么快就上来查看的。”

    那毛豆豆眼神诡异的转了一圈,心想怎么水晓星平日里会经常来新月的寝室?心中无数个色狼之语早已升起,听她说道:“水晓星你就别装了,该怎么的就怎么的,今后若你再经常来,我就当做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就是了,可别耽误了你俩的好事!”

    新月嬉笑着不语,水晓星也知晓新月是在开玩笑,便是表情上暗自凶了新月一下,可玩笑归玩笑,这次的玩笑自己还真没法解释,知晓解释豆豆也不会信,毕竟话是从新月口中说出的,但毛豆豆也认为,新月是个大姑娘,竟然也没羞没臊跟水晓星一样,这些话也好意思讲在明面上,这若是换成了自己,还真难言启齿讲出。

    但水晓星放荡不羁的性格大家都知晓,既然无法解释,那所幸就坐,心想自己心中无愧那还怕啥,可当水晓星坐下时,新月与毛豆豆都很诧异,因为水晓星并未坐到新月的床上,而是坐到了毛豆豆刚刚铺好的床上,还翘起了二郎腿,他笑呵呵的说道:“反正我也是百口莫辩,坐那里都是客,豆豆你可不要介意啊!”

    “哼!晓星哥,人家毛大小姐才刚刚转到咱们学校你就欺负人家,看来今后你可要不好过喽!”新月嬉笑道。

    按毛豆豆原本的性格定然要数落起水晓星,但这次却不然,她不会让新月得逞,反而说道:“水晓星!你若是喜欢来女生寝室,大可以没事过来,我与新月一定会热情找到你的!”

    水晓星急忙摆手说道:“别别别,你们的热情我心领了,我看你俩还是没事来我寝室玩吧,这女生寝室我可不敢随意进来,若是遇上啥事,可就不好说了!”

    新月急忙接茬道:“能遇到啥事呀?不就是洗个澡穿的少嘛!在海边不是很平常的事情嘛!如今都什么社会了,晓星哥你咋还那么封建呢!不对不对,让我想想……难道晓星哥还想遇到点别的事情?”

    新月说话口无遮拦而且毫无顾忌,听着的确让人痛快,这可是将水晓星与毛豆豆的脸说得红通通的,新月不知难为情,水晓星与毛豆豆可是都懂的,此时听毛豆豆说道:“好啦新月,一会就要上课了,中午我们还是速战速决吧!”

    吓的水晓星是急忙站起身旁问道:“咋了?”水晓星还以为二人好打,或者是来一场女生之间的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