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医流高手 > 番外三:风起尤罗嘉
    琴弦在美人的玉指下拨动,来自东方的青花瓷带着惊艳而绝世的风华,一举一动之间都有着无可挑剔的高雅,哪怕这座金色大厅来过再多惊才绝艳之人,但能够诠释‘遗世独立’与‘曲高和寡’这两种意境的,只有她——廖青秧。

    沉浸于乐器与旋律中的青秧是倾城无双的。

    仿佛观棋手谈的天下大国手,那种气度,站在那里,让人觉得她本来就是跟乐器这种东西天生相成的!

    “真美啊……”

    莫槿嘴角勾起醉人的笑意,仿佛已然沉浸在那旋律东西,随着音律飘荡而起,置身于天高广阔的草甸之上,心上人牵起自己的手,欢快的笑声飘荡于整个天地之间,身子悠悠然的在草叶尖尖儿晃悠……云高不知处,有爱的世界。

    一曲《暮云边》,将所有人的情绪拉入了一种唯美的意境!

    有爱!

    有美好!

    有蓝天白云和绿草……

    “轰————”

    巨大的爆炸声如同晴天霹雳一般,几乎将整座金色大厅都要掀翻一般,烈焰席卷,周围的窗户‘哗’的一阵,跟一片单薄的纸片一样被气浪掀翻、破碎————

    大地震颤!

    青秧的演奏猛地中断,站在台上的身影微微晃了一下,脚步趔趄着摔倒在舞台!

    小孩发出哭声!

    人群尖叫着一片混乱,站起来却又跌倒!

    谁也没有想到的一场爆炸竟然真的在金色大厅外发生了!

    街道被烈焰席卷,苍痍狼藉,焦黑一片,不远处停着的一排豪车化为焦黑的铁架,更远处是不安的警报声喋喋不休!

    围绕着金色大厅布控的所有安保,在爆炸声响起的那一瞬间,全都遭受到了从不同方位而来的子弹袭杀!

    鲜血,染红了金色大厅。

    “走!”

    当异变陡生的一刹那,杨砚一手牵起莫槿,一手抱起孩子,飞速的扫视一圈后,朝着事先就想过的一个方向疾走!

    舞台上,青秧惊慌的爬起来,目光错愕的看着场面变得失控……

    我在杨砚起身的同时,也拉着万娇娇朝舞台那边冲了过去!

    人群一片慌乱!

    一时间人头涌动,有人摔倒后被踩踏!

    女人的哭声和男人惊慌暴躁的嘶吼声混杂在一块!

    我刚拉着万娇娇冲到舞台上,搀扶起青秧的身影,只听到杨砚厉喝了一声‘小心’,枪声已经在大厅内响起,而这一瞬间,我只来得及拉着万娇娇和青秧的身影迅速的闪避!

    “噗!”

    “呃……”

    子弹飞向一旁,传出击中与闷哼的声音!

    “林修……”

    我惊愕的拉着万娇娇和青秧疾退,却听到一阵微弱的呼喊,‘嘭’的一声,不远处另外一道身影倒在了舞台上!

    “你们快躲起来!”

    我眼神警惕的将万娇娇和青秧推到了舞台的帷幔后,刚想转身去找holan时,却看见允丽那娇小的身影不知从何出现,敏捷的拖着holan避到了一排乐器架后!

    谁也不会想到,刺杀事件会在这里发生!

    而进来这里,是需要严格的审核和邀请的,那些杀手是怎么潜伏进来的?

    外面的爆炸又发生了什么?

    凌风和林晚他们怎么样了?

    所有的疑惑,在一瞬间已经来不及思考!

    看着人群中一颗逆流张望的脑袋,我手中扣着的一柄飞刀毫不迟疑的飞了出去!

    ‘噗’的一声!

    刀锋扎入咽喉,鲜血从那名枪手的颈下溢散出来!

    杨砚去而复返!

    “走啊!怎么又退回来了?”

    我和万娇娇、青秧一起躲在舞台的一侧,允丽则搀扶着血流如注的holan在一旁,取出银针帮她迅速的封住了血脉,但holan的脸色看上去苍白无血色,子弹在胸口一侧,差几公分就贴近心脏的位置了!

    杨砚看了一眼,对允丽有着绝对自信的他只是问了一句,随后朝我苦笑着摇头道:“没有退路,所有的出口都有问题……我和你单独冲出去有可能,但如果埋伏了枪手,我们带着她们……还有孩子,冲不出去的!”

    “那怎么办?”我皱眉,将孩子的头抚低在万娇娇的胸口,咬牙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有人真的敢在这里制造这样的事件?”

    杨砚摇头:“还不知道……也不知道凌风和林晚他们的情况怎么样了……”

    听到林晚两个字,我的心脏也猛地揪了起来,刚才外面传出的爆炸声那么大,而林晚就在爆炸前一刻出去的,会不会有事?

    希望她不会有事!

    整座大厅,慌乱的人群反而成为了最好的掩护!

    时不时有枪声响起,我和杨砚守在两侧,发现有刺杀动机的人便果断击杀!

    但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人群中,明显多于我和杨砚能够防备的一些身影正在逆着人群躲避的方向朝舞台这边搜寻过来,甚至有人躲在掩护后面,用枪扫射着这边,火花溅射!

    “等会,敌人靠近,我和你一起冲出去!”

    “你手里还有飞刀吧?把这一片的灯光灭掉!”

    我检查了一下,苦笑道:“因为这边的安检,而且我以为林晚和凌风都来了,所以带的是几柄特殊材质的飞刀,现在只剩下三柄了……”

    话音落下,我甩手将一柄飞刀投掷出去,穹顶‘啪’的一声,灯光爆开,火星闪烁了几下后,这一片显得昏暗了一些!

    可毁灭头顶的灯光只是一种缓兵之策,却在同时间暴露出了另外一个弊端……这也让所有的敌人都清晰的知晓了我们的藏身之处!

    不知道这栋楼里究竟藏了多少敌人,但我和杨砚的视线里,在灯光爆开的那一刻,却同时间有十余人转过头望向这边,口中一齐发出了一阵嘶吼声,旋即扑杀过来————

    “他们喊的是什么?”

    万娇娇英文最好,颤抖着皱眉拼凑道:“他们好像是在说……在旧的世界中死亡……在新的世界重生……”

    我和杨砚对视一眼!

    “尤罗嘉?!”杨砚紧皱眉头,脱口而出一个名字。

    我的眼神猛地一震,也想起了这个根植于星纹帝国的组织!

    “你们躲在这,千万不要动!”

    “杀吧!”

    我和杨砚深知尤罗嘉是怎样神秘而庞大的一个组织,相较于它另外一个‘骷髅’的称号,这是一个历经近两百年而越显庞大的存在,甚至论实力来说,早已不逊色于当今的鸿门!

    但好在,我和杨砚依旧有着独特的优势!

    灯光昏暗下,暴露我们的身影同时,却也是幻术身法施展的最佳空间!

    如同两道鬼魅般的身影,我和杨砚各自挑选着方向扑了出去,刀锋所过之处,鲜血溅洒——

    大厅外!

    更惨烈的厮杀正在发生着!

    杨砚一向自负,虽然身边没有带太多的保镖,但因为莫槿和允丽都在,所以他还是安排了一些暗卫在外,而因为大厅入内的资格审核比较严格,又加上有他和我一起出席,所以才给人造成了可乘之机!

    门外的爆炸确实造成了巨大的杀伤!

    林晚浑身褴褛,爆炸的气焰将她掀翻,燃灼了她身上的布料,如果不是凌风见机得快,赶过来拉扯着她的身影疾速后退,只怕林晚来不及反应便会被烈焰吞噬!

    灼伤的皮肤在外!

    动了杀意的林晚挣开了凌风的手,红着眼杀向了不远处持枪的几名杀手!

    凌风无可奈何的苦笑一下,刀片从袖中滑落,旋即勾起嘴角的一丝残酷笑意,如同一阵掠过的寒风一般——身影未至,刀锋已经先到,将一名魁梧壮汉的咽喉挑开后,淋漓的鲜血洒向空中。

    而他的刀锋,已经刺穿了另外一具身体的心脏!

    但这场杀戮,似乎只是开端而已!

    爆炸后的那一刻,远近而来许多的车辆将整片街区的路口全都堵死,无数穿着黑衣的身影犹如蚂蚁出巢一般,带着嗜血的气息,纷涌而来!

    大厅内!

    我和杨砚迫于顾忌,冲杀得极为艰难,而随着人群全都惊恐的蜷缩在各个角落,从不同入口而来的杀手却还在源源不断的增加,子弹密集如雨,开始形成绝对的压制,将我和杨砚逼退到了舞台的后方!

    这样下去,恐怕只剩下死路一条!

    但这时……

    一道火红色的身影从破开的窗外跃入进来,挟杂着咆哮的怒火,子弹居高临下的将下方一排靠近的身影直接打成筛子!

    我和杨砚略微松了口气!

    还好,火舞依然在!

    一把枪扔过来,被杨砚接住!

    “外面怎么样了?”杨砚冷笑着站起来,开枪击杀的同时,大声的询问了火舞一句。

    火舞收割一波,火红色的身影一晃而过,竟然丢出了一枚烟雾蛋出去,语气冷峻的回道:“凌风和林晚在外面支撑着,不过埋伏的人数太多,我们的暗卫几乎损失殆尽……得赶紧想办法撤离这里!”

    “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趁机冲出去,袭杀了试图悄悄靠近过来的两人,询问一声。

    “不是很清楚……”火舞咬牙道,“但显而易见,有人布下了必杀局,而且我刚收到的消息,香江那边几乎是同时出现了很大的意外,叶青青被人暗杀,目前重伤……”

    我和杨砚同时皱眉,冥冥中意识到,尤罗嘉的出现和布置在这里的杀局、以及香江那边叶青青遭受刺杀事件同时发生,也许蕴藏着牵连……

    尤罗嘉,究竟在打着什么样的算盘?

    杀戮,远未到停止的时刻。

    源源不断的黑衣杀手还在涌向大厅周围,凌风与林晚独木难撑,渐渐的退守到大厅一侧……

    两人隔空对视一眼,俱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惊愕与疑惑,哪怕是战场都从未历经过这么意志坚决的行动,而这次发生在举世瞩目的金色大厅!

    谁策划了这样惊天动地的刺杀行动,谁又在搅动着怎样的一盘棋局?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