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呵呵…开玩笑…开玩笑…”杨铸讪讪笑道。

    其实这里最担心宁宇的,自然是杨铸。只是这个愣头青表达担忧的方式,比较另类罢了。

    “噤声!”林初晴双眼绽放着隐晦的蓝芒,盯着血纹大阵的所在,她出声,说明她看到了什么。

    果然,帐篷内突然燃起了火光一道身影拨开篷布走了出来

    那道身影与宁宇有着七分相似,但却穿着一身血衣,眉角之间也显得十分妖异

    这回轮到慕容笛傻了,他傻愣愣地望着宁宇的血灵分身。

    按照血魔卫统领对他所说,宗主的血灵成型尚需时日,还要祭上至少一千名术校的精血才足够

    但眼前的这道血灵分身,确确实实已经完全成型,只不过样貌并不是慕阳英子罢了。不过血灵分身的样貌可以随心所欲,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慕容笛在一眨眼之间,就把所有的可能性都想了一遍,但仍然没有想通

    其实宁宇得到的血灵虽然是残缺的,但却残在了赋灵那个地方。后来宁宇得到了魂赋灵之术,恰好弥补了这个不足!

    “恭…恭贺宗主神功再成”慕容笛慌忙下跪,虽然想不明白,但宗主这个人行事诡秘,与她有关的事情就算多么神奇都有可能

    “恭贺宗主神功再成”两支血魔卫队和伍思也都赶紧下跪,连头都不敢抬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远处等着营救宁宇的众人全都傻了,杨铸连声音都变了,惊得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

    “不清楚…但…”秦宇说着看了一眼自己掌心的易目神术符纹,继续说道,“相信宁宇…”

    龙武八杰望着远处那道妖异的身影,都是一手捂着自己的胸口,一身的术元蠢蠢欲动。

    妖异的“宁宇”笑眯眯地走到了慕容笛的身前,缓缓地俯下身靠到慕容笛的耳边。

    “恭…你大爷”

    轰就在任何人都反应不及的情况下,宁宇的血灵分身骤然自爆开来

    血光染红了蘑菇云般的烟尘,四周的山林不断回响着这道巨大的爆鸣声

    连杨铸脚下踩着的树枝,也竟在这声爆炸声中被震断

    “动手”许伦清也被吓了一大跳,幸而心理素质比较好,立刻就回过神来,赶忙喝道。

    “等等”秦宇突然出声喊道,众人转过头来,发现秦宇的右眼竟然又在爆射紫光。

    宁宇坐镇那白色帐篷之中,为了让琳琅晓月死后不会沦落成为妖兽的果腹之物,便放火把她的尸体烧了。

    顺便也借着火元的波动和火光的掩护,施展出了修罗门神通

    “再来一发”就在宁宇的血灵分身自爆的那一瞬间,宁宇猛地将四品元晶拍进自己身前的修罗门,一脚把修罗门踢了出去

    厚重的土石门撕裂白色的篷布,砸向那一侧的十几名血魔卫。

    血魔卫不愧是常年行走在刀光剑影之中的部队,即使被突如其来的爆炸所震惊,依然很快反应了过来,猛地放出神通砸向修罗门

    这时候宁宇早已施展出易目神术,秦宇看着宁宇的一切动作,赶忙对着龙武八杰叫停。

    轰十几道神通砸在修罗门之上,瞬间引爆了嵌着四品元晶的修罗门

    一道比起宁宇的血灵分身自爆还要强百倍的爆炸波,向着四面八方扑去,方圆近五十丈的黑枫林直接被夷为平地连龙武八杰都没能站稳,直接坠落枝头。

    这可是四品元晶一颗就能让身为术王中期的白安等人突破至术皇之境

    何况这股恐怖的能量,还是通过不知品阶的修罗门神通释放出来的

    “噗…”宁宇狠狠地喷出了一口鲜血,尽管他已经在第一时间潜入地下,却还是被这道剧烈的冲击波震得脏腑受损

    “动手宁宇的血灵分身自爆不可能杀得死慕容笛,我们要拖住他”许伦清一马当先,冲向爆炸中心。

    龙武八杰相互看了一眼,右手皆都缓缓地向着自己的胸膛按去。

    “哈哈哈我们可是受命于衍月门长老,这回总算是有理由跟那八个老家伙说了”陈闯仰天大笑,脸色一狠,右掌猛地拍向自己的胸膛

    轰一道属于术帅后期的术元威压从陈闯的身上猛地炸开

    “我们也已经憋得够久的了…”梁墨羽淡淡地说道,一掌带着黑色雷霆轰向自己的胸膛,一股不弱于陈闯的术元威压同样从他身上散发了出来

    轰八股属于术帅的冲天气势从龙武八杰的身上呼啸而出,带着势不可挡之威,冲向残存的血魔卫和术王慕容笛

    龙武八杰的身上都有一种三重封印,那封印能将他们平日里修炼所得的术元全数封存,使得他们停留在术校初期之境。

    一旦破印,修为暴增

    但八大家族有族规,非逼不得已,在下一任龙武八杰未诞生之前,不得解开封印

    这是对族长继承人的磨练,只有能够沉得住气的人,才能走得更加长远

    而且,这样的厚积薄发,使得龙武八杰更加容易突破境界与境界之间的屏障,避免了过早释放自身的潜力。

    宁宇艰难地从地底爬出来,看着身侧那足有十丈深的大坑,惊得牙关直颤。

    足足有十二名血魔卫死在宁宇的算计之下,其中还有几名术帅修为的血魔卫

    宁宇甩了甩脑袋,赶紧察看了一下四周。这才发现那慕容笛竟然没死

    宁宇脸上浮现出深深地忌惮之色。怪不得白安等人能在混乱之地驰骋多年,术王之威真的是难以撼动

    不过,尽管慕容笛没有被炸死,他的左臂却也在突如其来的自爆中被炸飞,此生注定残疾了

    不过后悔也来不及,宁宇赶忙站起身,向着没有血魔卫的一边逃跑。

    当八股术帅巅峰的气势冲天而起之时,宁宇着实被狠狠吓了一跳…

    他之前就觉得这龙武八杰绝对还有什么底牌,不然凭他们八人术校初期的修为就想称霸年轻一辈,简直是痴人说梦

    “噗…”慕容笛仅剩右掌伸出,五指好像没有骨头一样弹跳着,做出一个个诡异的手势。

    阵阵波动以慕容笛的右掌为中心涤荡开来,漫天的烟尘骤然好像静止了一般,不再翻滚。

    过了一会儿,慕容笛右手不断变换的手势戛然而止,所有的烟尘竟然一下子直降地面,众人的视野瞬间就变得明朗了起来

    没有掀起狂风,没有散布雨水,竟然就这么让冲天的烟尘消散掉

    “这人的音波功很厉害,要小心”林初晴一双眼睛爆射明蓝色光芒,直勾勾地盯着浑身是血的慕容笛,出声对着自己的队友提醒道。

    烟幕散去,慕容笛满脸怒火地瞪着十几丈之外的宁宇。

    他衣衫褴褛,浑身是血,为了保护头部要害,左臂也被炸断。自成为血魔卫以来,他还从未受过如此严重的伤势

    而这,竟然是拜一个修为不过术校后期的术士所赐

    “抓住他挑断他的手脚筋”慕容笛脸色阴沉得可以滴出血来,仅存的右臂对着宁宇恶狠狠地一指。

    没有被爆炸波及的十二名血魔卫,外加一个伍思应声而出,向着逃跑的宁宇追去。

    而慕容笛则是转过身,不屑地望着气势汹汹的龙武八杰。

    龙武八杰本来打算靠偷袭先歼灭一部分血魔卫,却没曾想宁宇竟然搞出那么恐怖的爆炸,直接夷平了方圆几十丈的树林。

    没有了黑枫林的遮掩,他们根本无法实施偷袭,所以只能正面上了

    “术王后期的修为…”靠得近了,林初晴才看出了慕容笛的修为,足足比他们高了一个大境界

    不过慕容笛已经重伤,而且失去了一只手臂,这场战斗未必没得打

    “准备施展撼天麒麟”许伦清眼中寒光一闪,如果放着慕容笛活着回去,即便有衍月门撑腰,血剑宗也定然不会轻易放过八大家族。

    虽然他们八人都已经易了容,但这撼天麒麟神通确实在方圆千里都颇有名气,慕容笛一旦见到,绝不会认不出来

    “明白…”

    众人心领神会,知道这一战不能再留手

    撼天麒麟是八大家族花费极大的代价,从大陆中央的镇狱洲那边弄来的,乃八人合击之术,以此来让八大家族更加团结

    品阶为…极品灵术是人族模仿神族某一神像的攻击方式创造而出的神通施展起来有撼天之威

    八人奔跑着,以一种十分玄妙的阵型跳跃了起来,互相之间打出一道道术元。

    这些术元打出之后并没有消散,而是将八人联结在了一起,隐隐形成了一头猛兽的兽骨。

    “合”八人同时一声暴喝,浑身暴涌而出术帅巅峰的术元。

    八色术元相互交织,相互融合,并且覆盖在兽骨之外,凝聚出了一头威风八面的黑色神兽撼天麒麟

    “吼”一声嘹亮的兽吼震彻大地,远处的妖兽被这一吼,顿时吓得四散奔逃。

    “呵呵…龙武八家族的灵术么…你们还稍显稚嫩”慕容笛已经彻底失去了往日的淡定与从容。

    要知道,手对于一名术士来说甚至比性命还重要

    神通术法结印都需要手好在慕容笛的音波功已经修炼得炉火纯青,少了一只手,对他的影响虽然很大,却不至于让他的战力大打折扣

    慕容笛看着眼前威武的黑色大麒麟,面无惧色,嘴唇疾速蠕动了起来

    阵阵奇奇怪怪的声音从慕容笛的口中传出,如同成群的老鼠在觅食,又如千万只蝙蝠嘶鸣,刺耳无比

    “不好这是唤兽曲…速战速决”

    许伦清曾经在通天塔内见识过一位精通音波功的术皇,当他施展出这曲音波之时,场内所有的术士护体灵兽全都不受控制地冲了上台,扑向那人的对手。

    虽然这种音波神通的威力受制于施术者的修为,但以慕容笛术王的修为施展出来,已经够让龙武八杰狠狠喝一壶的了

    另一边,宁宇已经被一支血魔卫队给追上了

    人家十三人之中足有一半是术帅的修为,即使宁宇的修为刚刚已经冲到了术校后期,却依然远远不够看。

    六名术帅腾空飞起,很快就将宁宇包围了起来。

    “你们别过来刚刚你们也看到了,我这个东西可是一瞬间就灭了你们一个卫队

    别以为这只是一颗四品元晶,里面可是有衍月门四怪之一的吴丹青注入的雷元,你们敢动我一下,我就让你们陪我一起下黄泉”

    宁宇站在一颗粗壮的树干之上,手里捏着一块四品元晶,对包围着他的十三名血魔卫漫天放炮。之所以说是青衣,是因为只有雷元才那么暴烈,更容易让人信服。

    然而那些人却是真的信了毕竟四怪这样的高人,能将黄灵悄无声息直接救走,有什么手段都不稀奇

    而且刚刚另一支血魔卫队的瞬间覆灭,他们也是现场亲眼所见的。即使没有看到宁宇施展手段的过程,但看到结果就足够他们忌惮不已了

    “宁宇,做我们血剑宗的血煞大人有什么不好?总比你在衍月门当一个区区记名弟子要好得多”

    伍思出声了,他同样也精修幻术,与幻术音波功自有相通之处,言语间都会带有一种魅惑的音符。

    如果他能把宁宇劝回来,免却血魔卫再一次的死伤,定然能被慕容笛看重,日后说不定就跟随在他身边了。

    然而伍思没有想到的是,他刚说完,宁宇竟然直接就举着那块四品元晶向着自己冲了过来。

    这一下顿时就把他吓得亡魂皆冒,他可不是血魔卫,把宗主的任务看得比自己的性命还重要他不过是一个很早之前就被收买的奸细罢了…

    “敢动我家黄灵我让你见不到明早的太阳”宁宇怒吼着直奔伍思而去。看见这厮的尖嘴猴腮,宁宇气就不打一处来

    另外十二位血魔卫面面相觑,但宁宇之前秒杀一支血魔卫队的手段实在太吓人,反正现在宁宇已经被困住,他们只需要安静守着就好。

    “喂…你们倒是帮忙啊”伍思惊恐地大喊大叫了起来,绕着十二名血魔卫一路奔逃。

    但这些血魔卫却都不屑地望着伍思,他们是血魔卫,地位比起伍思不知要高多少,岂是随随便便就让人使唤的?

    宁宇借着自己稚嫩少年的外表来让血魔卫放松了警惕,但他却知道,一旦他表现出要逃跑的姿态,立刻就会迎来这些血魔卫的攻击。

    “吼”突然天边传来一声震慑心神的兽吼,一头浑身披着黑色鳞甲的撼天麒麟从天而降

    轰神兽落地,掀起一阵狂风,吹倒了一大片黑枫树。

    “快进来”

    秦宇的声音从撼天麒麟的血盆大口中传出,宁宇定睛一看,这才发现这头巨兽只是一个神通,而不是真正的妖兽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