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从大佬到武林盟主 > 第428章 诛仙一刀斩
    小雪无风。

    山林间寂静一片。

    往日里碧绿得像翡翠一样的月亮湖难得结了冰,覆盖上了一层雪花。

    一眼望出去,天地间洁白一片,千树万树梨花开,让人一见便由内而外的生出一种清净感,仿佛接受了一场洗礼。

    张楚立在碧湖畔,按刀入定,已不知多久。

    他今日穿了一袭收腰的白色劲装,用一根发绳挽在脑后的长发不知何时已经落满雪花,他浑身上下,竟也找不出片缕其他颜色,仿佛他也嵌入这白茫茫的清净天地。

    忽而,北风起。

    山林间传出“呜呜”的地鸣声。

    掠过张楚颀长的身姿,扬起他的衣摆猎猎舞动。

    他紧闭的双目微微一颤,似是从深层次的入定之中惊醒。

    可他没睁眼,就像是觉得这阵风不值得他睁眼一样。

    颤动的面容迅速恢复沉静,好似雕塑一般。

    风越来越大。

    竹海中的积雪“簌簌”的往下落。

    顷刻间,寂静的天地就活了过来。

    “咔嚓。”

    清脆的翠竹折断声从竹海里传出。

    又一颗冻得脆生的竹子,见不到来年的春天了。

    但就在翠竹折断声传出的瞬间,张楚也睁眼了。

    刹那间,飘雪出鞘的清越刀鸣声,传遍了山林。

    雪亮的刀身刚刚出鞘,就被烈焰般的火红气劲包裹起来,宛如一个巨大的火炬。

    张楚跃起,长刀向下,斩在结冰的碧湖上,“破!”

    薄薄的冰面,好似豆腐花一样破碎。

    赤红的气劲入水,挤压出大片湖水从裂口中溢出来。

    但除去气劲入水破开的那个裂口之外,其余冰面都完整无暇。

    连裂痕都没有。

    张楚落地,目不转睛的盯着湖面。

    “轰隆隆。”

    闷沉的爆炸声从水下传来,片片火光在水底下闪过。

    一股股飞刀般的火红余劲穿透湖面上的冰层飞出,完整的冰面顿时寸寸碎裂,顷刻间便蔓延出二三十丈外……

    张楚面浮震惊之色。

    这一招的威力,出乎他预料的强啊!

    这一招,名为“破风一刀斩”。

    是当年他从顾雄的军师百胜道人手里弄来的那一招养刀术“逆雪一刀斩”的进阶招。

    这一套刀法,是天刀门的最强刀法,名为《诛仙一刀斩》。

    和其他刀法不一样,这套刀法,没有式,只有招。

    准确的说,这套刀法一共七招。

    最强招就是“诛仙一刀斩”……顾名思义,若有仙,也当一刀诛之!

    也只有拥有可以一刀诛仙的强大自信心,才能练成这一招!

    但要练成这一招,必须要从第一招“逆雪一刀斩”开始连起,一招一招的练到“诛仙一刀斩”。

    张楚猜测,“诛仙一刀斩”就是天刀门创派祖师“北狂刀”万人杰压箱底的绝学。

    万人杰担心自己死后,后人没脑子,练不会这一招,才把这一招拆分成七招,好让后人循序渐渐,一步步掌握这一招的精义,直至彻底掌握这一招。

    他这么猜测,是有道理的。

    这套刀法还在天刀门手中时,那肯定是练会一招,再给下一招的秘籍,但到了他手上,当然再没人能管到他头上。

    他通览这套刀法的七本秘籍,发现这七招就是让修习者的心态,一点一点往“心若冰清,天塌不惊”的冷酷方向引!

    诛仙一刀斩,关隘不在那个“斩”字儿!

    而在那个“诛”字儿!

    何谓之诛?

    上位者、掌权者,杀为下者、奴仆之流,谓之诛!

    比如,帝王杀谁全家,说的便是“诛尔九族”。

    连仙人都敢用之”诛“,这心态是何等的冷漠无情,高高在上?

    天知道,昨夜张楚通览完《诛仙一刀斩》的七本秘籍后,心里有多庆幸!

    他庆幸自己的脑子自始至终都很清醒,没有脑抽的将自己的武力作为底牌去和万江流博弈。

    这一套刀法,在天刀门内是个什么传法儿,他不知道。

    或许是传男不传女。

    或许是传内不传外。

    反正他不记得,当初与天刀门长老温俭让过招的时候,温俭让有使用这一套刀法。

    但万江流肯定是会这套刀法的!

    以万江流四品的实力,外加这种一招决死的顶级刀法增幅,杀他绝不用第二刀!

    只可惜,这套刀法和他的心性不符合。

    从梧桐里一路走来,经历了这么多大风大浪,自个儿是个什么样的人,张楚心里还是有逼数儿的。

    而且,他体内的霸道火气,早就已经敲定了,他中三品只能练火行内功,没办法练《诛仙一刀斩》的配套内功心法《孤寒傲雪诀》。

    他也只能捡着有用的东西,充实自己的武道理论、夯实自己的武道基础。

    方才他斩出的这一刀,就是他以自己的刀道领悟揣摩《破风一刀斩》,创出来的高仿版伪.破风一刀斩。

    但即便是高仿版,威力也依然让感到惊喜,堪称他手中最强招“刹那光华”之下的次强招……掌握这了一招后,他也终于摆脱了两军交战,对手才出一张十,他就只能王炸的尴尬境地。

    这让他越发感到惋惜。

    不只是《诛仙一刀斩》和《孤寒傲雪诀》。

    他从大雪山带回来的那一批宝物,绝大部分都和他腰间的飘雪刀一样,属性不合。

    包括刀法、内功秘籍,以及从天刀门的宝库里起出来的大批寒冰奇物……

    他都用不了!

    都只能像对待《破风一刀斩》这样,能高仿的高仿,不能高仿的当成看,充实自己的武道理论,期待什么时候能厚积薄发……

    等到这一阵儿风波彻底过去,或者他踏足中三品拥有自保的能力后,这些宝物才会进入三川堂,重见天日。

    北平盟或许和知秋腹中的宝宝一样,都是个幸运的小家伙儿,还未诞生,就已经拥有统领一州江湖的本钱!

    张楚刚这样想到,就见到夏桃脚下一高一矮的朝这边冲过来。

    他远远望见她脸上又喜又惊的表情,心下就是“咯噔”的一声。

    果不其然,夏桃张口就尖叫道:“老爷,姐姐要生了!”

    张楚握刀的手蓦地一紧。

    下一秒,原地已经没了他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