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道与少年 > 第八十五章 审讯 3
    黎明孤门:好的,现在我们开始审讯了。

    崇宫真行:同样意义的话重复两遍我认为没有意义。

    黎明孤门(微微一笑):重复刚才的话语会起到强调和提醒的作用。

    崇宫真行(点点头):好吧,现在可以开始提问了。

    六年凤(点点头):首先……

    黎明孤门:等一下,六年凤同志,可以让我提一个我们都感兴趣的问题吗?

    六年凤(偏过头看黎明孤门手中的笔记本):可以是……当然可以可以了!

    黎明孤门(微微一笑):现在提问权落在我身上了……

    崇宫真行(头皮发麻):感觉不会是我喜欢的提问类型。

    黎明孤门:你的这副合金身体的来历可以和我们讲讲吗?

    六年凤(点点头):不错,是个好问题。

    崇宫真行(翻了个白眼):可以认真一点吗?

    黎明孤门(笑了笑):这个问题确实出现在我们的提问之中,现在不提等一下也要提到的。

    崇宫真行(捂脸):好吧,真是服了你们了,怎么还真让婆婆给说中了。

    崇宫真行(严肃):这具身体都来历不是一句两句话能说得清楚的,但我可以表示这是一位“殊”组织的名叫赤霜的成员帮我找来的,这具身体是“大炼金时代”的一个不可复制的杰作。

    黎明孤门(点点头):也就是说这可以算是一件“能量器具”吗?

    崇宫真行(也点点头):差不多吧,它的运行原理很复杂,我也不是很明白,不过,只要将我的“灵魂”放置在核心部位,这具身体就可以像是常人的身体一样运作,我的血液将由我的能量代替。

    六年凤:你现在的身体还可以进行修行吗?

    崇宫真行:那是自然,不然我怎么会有“仙人”的实力。

    黎明孤门(点点头):“殊”组织的成员们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方面吗?

    崇宫真行(也点点头):当然有啊。

    六年凤(眼睛一亮):他们都有那些我们不知道的方面呢?

    崇宫真行(想了想):比如哲人先生的能量折纸很怕水,他最不喜欢折纸船了;赤霜的傀儡里含有他的铁砂,可以抓住时机使用火攻来破坏他的傀儡;米奥的刚骨脉虽然防御力极佳,但也和普通的骨头是一个道理,只要不吝啬能量,小心应对,应该就可以将其破坏。

    黎明孤门(露出了象征性的温暖笑容):太棒了!您提供了许多宝贵的情报,崇宫真行先生。

    六年凤:那么,“殊”组织除了你们两位与那三位外,应该还有我芳华,梦泪由美还有琦天这三位成员吧?他们的弱势方面你知道吗?

    崇宫真行(摆摆手):如果你们当真遇上了那三位的话,尽量避开他们吧,他们无论是实力还是能力都是相当强悍的。

    黎明孤门:哦,但还是请您补充一下他们的能力。

    崇宫真行:我芳华前辈的话,他最擅长的就是令人无法自拔的幻术,有时候好像真的一样,不过他释放幻术需要一定的距离,还有就是不要与他对视。

    六年凤(点点头):请继续。

    崇宫真行(想了想):由美姐的话,不要和她近身作战,她的近身消耗可是相当了得的,一旦被她的技能缠住就很难脱身了。

    黎明孤门:那么,那位琦天先生呢?对于他我们了解的很少。

    崇宫真行:不光是你们,我们这些成员们也只是在接任务的时候见他几面,其余的时候想见他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有时候他会主动叫我们过去,但无非就是谈一下我们的梦想和接下来的任务什么的,总之他是个很神秘的人。

    六年凤:还是谈谈他有什么样的特殊能力吧,他总不能只是坐镇指挥而不出去做任务吧?

    崇宫真行:琦天队长的话,他什么技能好像都会一点,当然,特殊能力与复合属性的技能他不会。

    黎明孤门(点点头):也就是说,他的能力是无法捉摸的吗?

    崇宫真行(想了想):倒也不是,我对他的能力有一个猜测,但不一定准确,不知当不当讲。

    黎明孤门(点点头):请务必讲一下,这对我们很重要。

    崇宫真行(眼神一凝):按我的猜测,他的能力应该是“复制”。

    六年凤(恍然大悟):这么想好像也对,毕竟他既然什么都会一点的话,说不定就是通过这种能力复制了对方的技能呢。

    黎明孤门:是他的什么表现让你萌生了这种想法呢?

    崇宫真行(眼神一凝):他的技能,据说,他有着与“七宗罪”的罪主相同的技能,他甚至还可以释放我芳华前辈得意的幻术!

    六年凤(惊讶):这也太强了吧!他是不是把你们所有人的技能都复制了一遍。

    崇宫真行(摇摇头):我也不清楚,只是我芳华前辈与他搭档时曾见过他释放技能,更详细的我也不太清楚了。

    黎明孤门(眼神一凝):琦天的这种“复制”的特殊能力的真正方式一定要弄清楚,假使真的与他对决开来,不知道他的“复制”方式可不行。

    崇宫真行(惊讶):喂!你们是想要讨伐“殊”组织吗?千万别着急,倘若“殊”组织这样容易就能被大军击溃的话,它就不会有着这样强大的生命力。

    黎明孤门(微微一笑):放心吧,崇宫真行先生,我们不会这样莽撞的,况且这个行动还没有确定下来,一切都要从长计议。

    崇宫真行(神色轻松了一些,舒出一口气来):那就好,如果没有做好准备就进攻“殊”组织的话,那可是要吃败仗的,毕竟它还有一个树大根深的“救赎众”做后台。

    六年凤(点点头):所以,我们还需要崇宫真行先生给我们提供宝贵的情报,让我们的修行者勇士们能多一份保障呀。

    崇宫真行:他们的能力就是这样了,我可以再给你们补充一些过去“殊”组织曾经选为据点的地方,虽然他们用完一个据点后就会将那里弃之不用,可说不准他们会不会故地重游。

    黎明孤门(笑了笑):您看,崇宫真行先生,您不仅为我们提供了宝贵的情报,为我们着想,还将对“殊”组织的成员们的称呼从“我们”改为了“他们”,这不正是您把我们看做同伴的表现吗?

    崇宫真行(翻了个白眼):现在我再不把你们当同伴能行吗?

    六年凤(笑了笑):好的,请您说出他们过去的据点吧。

    崇宫真行(突然看了看自己后方的角落处):等一下,这个描述起来比较复杂,我回去将方位与地图给你们写在一张纸上吧。

    黎明孤门(也看了看崇宫真行后方的角落处):有什么问题吗?崇宫真行先生。

    崇宫真行(摆摆手):应该没什么,希望是我多虑了。

    六年凤:放心吧,这个地方非常隐秘,外面还有那么多的警员把守,外人很难入侵进来的。

    崇宫真行(点点头):请继续提问吧。

    黎明孤门(想了想):好的,可以告诉我们“殊”组织的总部在哪里吗?

    崇宫真行:不太清楚。

    六年凤(意料之中):难道你们从没有离开过总部?

    崇宫真行:“殊”组织的总部就是“救赎众”的总部,那里有着一种特殊的“空间禁锢”,如果走出这个空间范围的边界,就会再次回到总部的范围内。

    黎明孤门:从总部的内部向外看也不能看到远方的景色吗?

    崇宫真行(微微一笑):当然不能,从总部向外看只能看到另一个总部,不管从哪个方向看都是一样的。

    六年凤:那“殊”组织成员们的处境不就和软禁差不多吗?

    崇宫真行(摇摇头):不,我们有行动自由,只要和灵魅知会一声,然后让他用影子带我们出去就可以了。

    黎明孤门(微微一笑):也就是说,这个灵魅是你们的特快列车喽?

    崇宫真行(点点头):他的工作也就是做做后勤,在我们出去执行任务的时候监督一下我们,如果对方太强的话,他就会恰当地施以援手。

    六年凤(笑了笑):你们那么多人出去执行任务,他监督得过来吗?

    崇宫真行(翻了个白眼):拜托,“宿仙者”哪有那么多,而且他们大多都选择了与世无争的隐居生活,很难找的,要不然我们早就把奖励拿到手了。

    黎明孤门(微微一笑):你们是按分配制度执行任务吗?

    崇宫真行(点点头):对,人人有份,一个一个来。

    六年凤:那么,你们就没想过等领取完奖励后他们会强制你们留下吗?况且,那个奖励能不能得到还是个未知数呢。

    崇宫真行:当然想过,但因为对自己的特殊能力与实力有些骄傲与自信吧,也就不把这个问题当做大问题了。

    黎明孤门(微微一笑):那么,你们加入“殊”组织获得奖励后,想要做什么呢?

    想要做什么吗?

    崇宫真行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抬头看向白色的天花板,好像透过这十几米深的障壁看到了什么似的,若有所思。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