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魏氏庶女 > 第二百一十一章 魏孜博的选择
    “财神到了,姑娘怎么反倒不高兴?”

    “我?”魏楚欣适时调整好脸上的表情,“我有么,要赚钱了我会不高兴么!”

    “嗯,”石榴点头,“现在这表情对了,是高兴的样子了!”

    是么……魏楚欣心说。

    谈老板信上详详细细写下了画书的销售情况,印刷出来当天就买出了一百册。每册售五分银子,一百册就是五十两,她和谈老板对半分,也就是说只这一天,她坐在家里什么都没干,就干赚了二十五两银子。

    算了这么一笔账,魏楚欣此时此刻是真高兴了。

    -

    天气和暖,魏家便开始忙着张罗魏孜博的婚事来。

    下午的时候,魏家派去问女方生辰八字的媒人便赶了回来。

    从问名,纳吉,征聘,请期这一大套礼仪下来,又用了快两个月的时间。

    要说魏孜博知道自己和芮家芮雨晴定亲了的事时,睁大个眼睛,简直是不敢置信。

    这里抓住魏老太太的手,眼里全是不敢置信,看着老太太,直问道“奶奶,你告诉孙儿,他们和我说笑呢是不是,这不是真的对不对,奶奶,你倒是说话啊!”

    魏老太太正坐在小榻上,胳膊被魏孜博一双出了湿汗的手紧紧的握着。

    老太太盘了盘腿,清了清嗓子,才道“你的婚事是你母亲做主的。”

    听这话锋,魏孜博的一双手陡然间就松了,向后踉跄了两步,顿那么一刻,直转身跑了出去。

    眼下是六月时分,毒日头正盛,魏孜博在蒋氏那里证实了这桩婚事后,气的收拾东西便要回闵州老家。

    几个小厮拉着拦着也挡不住,这里老太太和蒋氏追到门口。

    老太太拉着魏孜博苦口婆心的劝说“自来儿女婚事都是父母做主,你快听劝些吧,别等你父亲下衙里听见这事不高兴,快随奶奶回去,大毒日头里的,中了暑不是闹着玩的。”

    魏孜博气道“你们都回吧,都别拦着我,这亲事我不同意,我要回闵州去,自此再不到省里!”

    蒋氏一时来了脾气,抓住魏孜博衣襟,强硬说道“亲事定下了,你不同意也不行,乖乖的在府里待着,等着中秋拜堂成亲!”说毕,摆手叫来身后的几个小斯,直将魏孜博压到了自己院子里。

    等魏伟彬下了衙,用自身经验亲自给魏孜博解劝了一番,只是也没管用。

    这里魏孜博将自己关在房里,三日不曾出来,一滴水米不进。

    魏老太太和蒋氏急得没法,听魏孜博的大丫鬟翠竹给出了个主意。

    ……

    下午的时候,魏楚欣正在屋里练字,就有滕妈妈亲自过了来。

    腾妈妈走在门口,笑问院里侍立的丫鬟“三姑娘睡中觉可是醒了?”

    两个小丫鬟见是滕妈妈,赶紧赔笑说“人醒了,三姑娘正在屋里坐着写字呢!”

    这里滕妈妈笑着进了屋来,魏楚欣早已经是站了起来,起身来迎滕妈妈。

    “滕妈妈怎么亲自过来了,石榴,快给妈妈泡茶来!”

    外头石榴应声。

    滕妈妈摆摆手,笑着说道“是老太太打发来的,为的还是大哥儿的事,要请三姑娘过去劝劝呢,大哥儿和三姑娘你处的最好了,想必眼下这有三姑娘说话,大哥儿能听进去些。”

    魏楚欣点了点头,跟着滕妈妈出了门。出了兰蕴居,滕妈妈见魏楚欣有往槿香苑去的打算,便拦住,叹气道“老太太那里,不用姑娘去回话了,大哥儿身子要紧,三日水米不进的,就是个铁人金人也吃不消,三姑娘这便去劝慰劝慰吧!”

    等魏楚欣到了魏孜博的院门口时,就见院门紧紧的闭着,叫了好几声,里面的人也不给开。

    魏楚欣无奈,只得和里头的小厮说道“进屋去回你们大少爷,是我。”

    里头兴儿听出来是魏楚欣的声音,脸上一喜,才叫人打开门。

    屋里魏孜博一句话不说的靠在外屋书案旁边,嘴唇发白,双眼无神。

    魏楚欣朝丫鬟要了碗米粥来,送到魏孜博身旁,劝慰道“大哥哥好歹也吃一些东西,这样不吃不喝的,难道是真打定了慢性自杀的主意?”说毕就又拿起勺子来,盛出一小勺,慢慢吹了吹,送到了魏孜博的嘴边。

    眼见着魏楚欣这样,魏孜博无法,才将送到嘴边的米汤喝了。

    魏楚欣见是喝了,又故技重施了几次。这里魏孜博无奈,突然拿起粥碗,仰脖将里面的米汤全喝了下去。

    魏楚欣放下勺子,掏出帕子刚伸了过来,不曾想魏孜博一双手握住她的胳膊,脑袋直趴在了书案上,压抑的无声哭泣了起来。

    魏楚欣伸手回握住了魏孜博的手,站在他旁边,等他平复过来。

    过了一会,果见魏孜博擦了眼泪,抬起头来,看着她强笑了笑,如好了一般似的,对魏楚欣道“你难得到我这里来,我让丫鬟给你拿饮子喝。”说着,就招呼外头的丫鬟。

    外间候着的翠竹听见魏孜博终于开口说话了,喜得赶紧应声进屋。

    院里的丫鬟喜得又是要摆饭,又是要回老太太、太太的,忙得个团团转。

    这里魏孜博看着桌上的馒头,当即拿起咬了起来,三口并作两口的吃,仿佛将所有的不畅意都付诸在了上面般的。

    一时就吃噎了而剧烈咳嗽起来。翠竹在旁忙帮着拍肩膀,拍了两下,赶紧去抢魏孜博手里的馒头,“你几天都没吃饭了,快将这些都吐出来,别吃急了伤着胃!”

    魏孜博将馒头攥的紧紧的,防止被翠竹给抢了去。

    “大少爷,你倒是听话。”

    “听话?”魏孜博讽笑着,“我就像那养在室内的花,自小就被人宠着被人惯着,万事自己拿不得主意,被老太太管,被父母双亲管,到现在你也要来管我,婚事做不了主,喜欢谁娶谁为妻做不了主,眼下吃个馒头也做不了主么!”

    话说的翠竹一时就红了眼眶,眼泪顺着泪沟子便流了出来,直低头擦了去,退到外间抹眼泪去了。

    魏楚欣在旁边并不说话,任凭着魏孜博做什么。

    这里魏孜博见翠竹含泪跑了出去,竟是笑出了声来,松开手里攥实了的馒头球,看向魏楚欣问道“三妹妹说,这次我应该是反抗到底,还是像以前一样默许被安排?”

    魏楚欣听这话,看着魏孜博,默了半天没说话。最后轻轻开口道“人生中会面临无数的选择,一旦下定决心选择了,再想回头,就难了。眼下大哥哥心里发乱,做不出正确的选择来。大哥哥不如听妹妹一句劝,等心情平复了再去选择。”

    。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