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的佛系田园 > 第109回
    9月初,秋天的阳光温柔恬静,微风和煦,山林秋色斑斓,大谷庄的田野一片金黄。

    天刚蒙蒙亮,罗家兄妹拖着各自的行李箱告别父母,坐车,乘机,一起北上开启新的人生旅程。

    到了傍晚,两人终于到达繁华的国家中心城市——帝都。

    出租车里,罗青羽趴在车窗边,一路贪婪地欣赏着进城前后的风景。并非景色太美,而是上辈子她没来过帝都,心情激动,新鲜感满满的。

    城市的风景千篇一律,历史的文化气氛浓厚些而已,谈不上美不美。

    “……到了,今天刚到。她呀,正在看风景呢。”小妹的脸贴着车窗看风景,老哥在旁边与人通话中,不忍直视,“一看就知道她第一次进城的那种表情。”

    刘姥姥进大观园的即视感,又称土包子。

    一听便知在跟年哥说话,罗青羽回头应了一句,“我是第一次进城啊。”怕什么别人说?

    罗哥无奈地把手机递给她,“你年哥的电话。”

    “喂,”罗青羽接过,开玩笑道,“年哥,找个时间来帝都玩啊!再不来,不定哪年首都就搬走了……”

    噗,“瞎说什么呢,”罗哥哭笑不得,伸手晃着她的脑袋,“惹人笑话。”

    瞧瞧,司机大哥已经忍不住笑了,望一眼后视镜,问:“小姑娘来读书的吧?”

    “是呀,小时候连省都没出过,终于可以出来长长见识。”罗哥笑说。

    “难怪,开学了,这段时间好多学生进城,差不多都这副表情……”他已见怪不怪,小孩子嘛,正常,“哪所学校?”

    “帝都舞院。”

    “哗,厉害!我侄女做梦都想去,可惜考不上……”

    吧啦吧啦,两人聊了起来。

    罗青羽不理他俩,因为年哥也在手机的另一端笑话她,语含一丝戏谑,“酱紫啊,那你帮我多看几眼,以后当我的导游,带我参观参观祖国的大好河山。”

    随着年龄的增长,年哥的声音越发好听了,像自带一股电磁力把人电得直哆嗦,听得骨头都酥了。

    “好啊,可你什么时候回?”罗青羽忍不住掏掏耳朵,刚挨了一记低音炮,麻麻的,“四年之内你不回来就没机会咯。”

    她一毕业就飞回青台市,或者在附近的三四线城市找工作,机会多的是。不考虑帝都,相信帝都也不会考虑她,这里人才济济,她顶多是一只小虾米。

    “话别说太早,四年时间的变数太大,或许你找到如意郎君嫁在帝都也不一定。”对方轻笑道。

    “如意郎君?年哥,你一个大男人说这种话好搞笑。”关于婚恋的话题,罗青羽兴趣不大,“肿么,你有女朋友了?”

    如同那些找了男朋友的女性,自己幸福,也希望身边的人幸福,反之亦然。

    “别打岔,”小滑头,年哥暗里吐槽,并未死缠着要答案,“这男婚女嫁,理所当然。你年纪不小了,始终要面对的,哪天有喜欢的人记得让年哥看看……”

    不然,就是没把他当哥。对,他就是亲情绑架。

    “也就是说,我未来男友将来要面对三位老丈人?”压力好大啊哥!

    对方卟哧一声,“差不多吧。”笑了。

    “好,依你。”罗青羽一向好脾气。

    好歹喊了人家十几年的哥,年年收了干爸干妈好多东西。无以为报,他这点要求不过分,况且人家是关心她。

    “搞艺术的男生多半浪漫,你要保持冷静分析对方平时的言行举止,别被甜言蜜语哄晕头。有些王八羔子就一张嘴厉害,给你端茶倒水、送礼物都是表面功夫,敢见家长的才叫有诚意……”

    哪怕只是谈恋爱。

    如若不敢,那肯定是个只想玩玩的花花公子,要么是性格内向、自卑无能的窝里横,俗称窝囊废。碰到这种人赶紧离远点,连手都不让碰,免得甩不掉。

    “还有,我在那里有套房子,买来升值的,丢空好久了。如果你不住宿就搬去住,钥匙在你哥那儿。”

    “啊?”好不容易他停下喘口气,罗青羽又吃了一惊,“不用了,万一被人碰见会说我被包.养。”

    “没事,你把对方名字记下找你哥,他有法律系的同学可以帮你。”有俩哥,简直木有怕的,“这里是帝都,你读的是大学,不是幼稚园,那种低级的下三滥招数没人敢用。

    反而你住宿的时候,平时多小心别受伤,别太玻璃心,跟舍友搞好关系。为人处事别软,该硬的时候就得硬,硬不起来找哥帮你撑……”找哪位哥都行。

    年哥吧啦吧啦的,活脱脱一个担忧闺女被人欺负的老父亲。

    罗青羽:“……”

    好像多了一个爹,莫非年哥上辈子是一位女儿控?

    “哦哦,我知道了……”在关心自己的人面前,她的态度鲜少硬得起来。

    好不容易年哥要去忙了,挂了电话,罗青羽冲亲哥咧咧舌,“年哥唠叨起来好像唐僧。”

    “知足吧。”罗哥谴责般横她一眼,收起手机,望着车前的玻璃窗,“在国外,不知有多少人想跟他多聊几句,他都没时间搭理。”

    尤其是女性,他在外边碰见他两三回,每次看见不同类型的美丽佳人盯着他的身影转。

    她们那种失落的眼神,啧啧,真叫人心疼。

    “那他有没特别喜欢或者重视的女性朋友?”有些男生在感情方面特别含蓄,尤其像年哥这种醉心学术的宅男。

    罗哥瞅她一眼,淡淡道:“没有。”有也不告诉她。

    他和小年相识十几年,除了关心长辈,唯独小妹与他关系最亲近。若非从小认识,他几度怀疑,好友西不西醉翁之意不在酒,当年想结交的莫非是他.妹?

    当然,开玩笑的,那时他俩才多大?

    总之一句话,他不希望好友身边那些女性的落寞表情,出现在自己亲妹的眼里。

    发现亲哥的态度有些微妙,罗青羽不由凑近点,瞅着他的脸,小心翼翼地问:“呃,哥,你俩该不会……是一对吧?”

    罗哥冷眼斜睨,给她一记王之蔑视:“滚,以后再看乱七八糟的书,我让爸妈断你的粮。”

    罗青羽撇撇嘴角,乖乖坐回原位。

    其实,如果真是那样,她不介意的,不过爸妈肯定受不了刺激。一时感触,不由怪腔怪调地哼:“唉,自古多情那个空余啊啊啊恨,此恨绵绵无绝啊啊啊期……”

    罗哥:“……”

    妹子这般轻.佻模样,完全不像铁扇公主转世,她那把扇八成是捡的。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