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斩开流萤见桃花 > 第一百二十六章 那一条白龙要睁眼
    城外的那一声声“朔”字,已经不再是简单的一个“朔”字,是黑卒子的精气神,是这支铁骑的信仰。

    是对太爷这位呕心沥血,创立黑卒子的老人的敬意和不忘。

    是对未尝一败,最后一役葬送在山神之手,那位大司马的追念。

    更是一个个大玄热血儿郎的铭志,前人未竟之功,他们来完成,他们要,还惹了一身臭。”

    老猴子满脸得意,“你俩就会计较这些鸡毛蒜皮的破事,都想着宰了春秋呢,要宰了春秋,你俩不杀张疯子,行吗?不行,到最后,还不得我来帮你俩?”

    老猴子转过头,看向另一桌的张疯子,笑道:“张疯子,你说我说的是不是这么个理?”

    张疯子抬头望向天幕,随口道:“我在想董狐怎么杀我,就凭一个小覆天阵,能困住我多久?”

    老猴子也抬起头,一个环顾,便看到了四角角楼上的陈规,孟居荷,蔚道,萧金钿,轻笑道:“这四个货,也就是能困你个一刻,不过,这不是还有老狗,病秧子吗,加上我,那个狐儿董,杀你应该不难。”

    张疯子缓缓起身,随随便便一脚抬起,脚掌并没有落地,在地上三尺处,与地平行,另一脚随后伸出,依然没有落地,一脚更比一脚高,像是走在阶梯上。

    张疯子就那么一脚一脚,慢慢登高,没有丝毫气机涟漪,就那么走在虚空中,从低处到高处,寻寻常常,平平淡淡。

    似乎觉得够高了,张疯子这才停下脚步,放眼望去,整个清流城尽收眼底。

    张疯子自言自语,有些伤感,“那么多年来,还没有仔细看过清流城,眼皮子底下的往往会被遗忘,等你想看了,可能就是最后一眼。”

    张疯子转头看向城中心,那里是清流公府,有一位老人,骨瘦如柴,须发皆白,穿一件单薄的灰白长袍,也站在空中,向这边望来。

    一身宽大道袍的道童,望向那边,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那位视线浑浊的老人,只是笑了笑。

    老猴子,病秧子还有老狗,瞬间升空,这一刻,都看到了那位老人,老人又笑了笑。

    老猴子骂咧咧道:“他娘嘞,狐儿董可算是露头了。”

    老猴子望向那边的老人,大声嚷嚷道:“雷声够大了,就却一个引子了,你来还是我来,白龙老爷该醒了?”

    引子,那是一首诗也是一道誓,叫做告衣誓。

    这道誓,据说是三皇五帝老祖宗亲自写就,后来,每一次爵公爷临世,那条白龙将要睁眼的时候,都得听了这道誓,才肯加身,化作那件白龙袍。

    噫!天地张耳兮,听我告誓!

    兆亿黎民兮,为根为本

    天上天下兮,有贼有盗

    先圣无名兮,垂声于后

    不得违令兮,不得违命

    试看天下兮,我披白衣

    浊浊清清兮,杀和诛

    违命侯兮,无命。违令者,死。

    山海捧爵位兮,帝皇在下矣!

    兆民衣加身兮,兮,兮!

    加身!!!

    董丁没有回答,而是跪在空中,望向天穹,他在告誓。

    这一刻,众人俱屏息静气,董丁厚重而略显沙哑的嗓音,就像在一座空荡荡的城中,格外响亮,余音袅袅。

    “兆民衣加身兮,兮,兮!”

    “加身!”

    “加身”二字刚落,白昼霎时如黑夜,继而天空大放光明,雷声如在大地上,那声音恍如地裂山崩。

    竟然有一颗颗星辰,突然闪烁,转眼间,夜空中,繁星点点。

    天空繁星之上,渐渐两轮光明,渐远渐近,渐小渐大。东方太阳,西方太阴,日月在天,群星如裙。雷声终于撕破苍穹,一道如龙闪电,横劈而出,整座天下,十洲七海,处处可见。

    夜空如波浪,群星摇曳,一道道金色闪电奔腾不息,雷霆如走兽,开始在天幕之上窜动奔走。整个天幕一时间金碧辉煌,如梦如幻。

    而后,太阳太阴同时大放光芒,由天及地,煌煌如天柱,支天撑地。雷霆走兽,嘶鸣怒吼,绕柱奔走。更多雷霆喷涌而出,花鸟虫鱼,一一具现。

    这一刻,天地众生,心神惶惶,在山,在水,在野,在泽,在土,在石,在穴,在洞,在陵,在巅,在谷,在海,在楼,在阁,在宫,在殿,无不举头,无不瞩目。

    山下人只是惶惶以为人间大变故。

    山上人心神震动,心潮澎湃,这一出大戏,真真正正开始了。

    太阳太阴光芒大柱,东西遥遥相望,犹如天门,飞禽走兽俱是雷电化形,从天门中出,络绎不绝,最后,有两尾大鱼,其状如龙,巨尾拍打天柱,龙头狰狞吞吐,凶神恶煞。

    两尾大鱼突然变色,雷电顿时如瀑布,天地瞬间黑暗。人间大恐怖,山上人亦大恐怖。以前诸次,从来没有雷电如墨的境况,更没有天地之间突然如坠地狱的传闻。

    天地只有雷声隆隆,不见众生。

    转瞬之间,乍放光明。雷电不再漆黑如墨,翻覆之中,浓稠如乳,天地间白茫茫一片,整个天幕,如同凝脂,光润照世界。

    亦是隆隆雷声,愈发响彻天地,十洲七海共鸣,整座人间如在大鼓之中。

    如是,乍黑乍暗,翻覆七次。

    然后,双鱼交首,巨尾缚天柱,缓缓上升。最后,一尾捉太阳,一尾捉太阴。鱼首在天幕正中,如同门楣,金雷炸裂,龙鱼拱门。

    但凡飞禽走兽,花鸟鱼虫,无不匍匐在下,雷霆滚滚。

    渐渐,雷声渐小,渐销,霎时间,天地如画布,栩栩如生,万籁俱寂。

    骤然,一声龙吟,响彻天上天下。天幕之上,涟漪层层如波浪,隐隐可见天门,那道实质的天门,天上连接天下的大门。

    众生大惊悚!

    那一声龙吟,不是响在空中,不是响在地上,不是响在耳中,而是炸裂在心头之上。山上如山下,处处心头炸雷响。

    或许,此刻,整座天下,唯一不受影响的应该就是那个小娃娃,小桃树。

    这时候,城外大军如同死寂,人马仿如一副静止的墨画,安安静静,没有一丝吵杂。

    无论人还是马,都是仰头望天的姿势,目瞪口呆,格外诡异。

    小桃树同样如此,身体僵硬,嘴巴微张,那一刻,他好像看到一颗颗星星炸了,在雷霆洪流中,如一根发丝,杳然不可见。

    两条巨尾龙鱼,缠绕日月,渐渐拔高,雷声始终轰轰隆隆,不见停歇。

    天幕渐渐改变颜色,忽黑忽白,忽赤忽青,忽金忽紫,忽然湛蓝如水,山海倒影。

    山海之中,渐渐有两点突出,渐渐粗大,渐渐伸长,乳白颜色,格外鲜明。

    在那山海倒影之中,那两条白茫茫的巨大绳索,摇曳如天河,伸出天幕之外,搅动星河。

    然后,天幕之上,山海之中,突然有一道鸿沟现形,在两天河之中,绛紫颜色,一如走兽嘴唇。渐渐显露,渐渐威猛,巨嘴吞山海。

    而后,天幕之后,突然绽放两道光柱,照耀山河,光柱如日月,贯天贯地,煌煌烈烈。

    这一刻,山上人,但凡知晓一些秘闻者,人人心头如镜光,蓦然明亮,白龙要醒了。

    那一条白龙要睁眼!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