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三藏之野望 > 210.吃红米饭的
    三藏把轿车停进车库里,拎着手提包走到关城亘身后,大力的拍着他的肩膀,“师兄!”

    “咝,你吓死我了!”关城亘转头一看是三藏的恶作剧,立马反手就是一个手肘。

    三藏右手大力一推,人快速往后一退, 早防着他这一手了,怎么也是练个几个月庄稼把式的。

    关城亘一个趔趄,差点摔倒,站稳之后就破口大骂,“我靠,你他妈的什么时候不玩脑子改练武了。”

    “哈哈, 一向温文尔雅的师兄怎么也开始骂人了。”

    “他妈的, 你是别人吗, 天天惦记着我老婆,我恨不得弄死你!”

    “哈哈,那洛筠师姐一定会伤心欲绝和你离婚的。”

    “我……”关城亘捏了捏拳头,看着三藏的身形,感觉好像也打不过,憋屈。

    “好了好了,开个玩笑而已,师兄还当真了。走走走!到我家里坐一会儿,怎么今天有雅兴来找我?”

    “我可不会进敌人的家门,我今天可不是来找你的,只是路过这里而已。”关城亘说完就仰望着天空。

    “好好好!师兄您只是路过这里而已,您再自言自语几句吧。”三藏看着死鸭子嘴硬的关城亘,微笑着摇了摇头。

    “你最近干了些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得罪了黎援朝他们一帮人。”

    “你还是我师兄吗?这种鬼话你也信?我他妈嫌命长,敢主动去得罪他们一帮人。”

    “那到也是,量你也不敢。”

    “我说你该不会和他们是一伙的吧,那洛筠师姐就太可怜了,嫁给了你这样的家伙。”

    “屁话,老子两代正宗吃红米饭的人,可不会和他们这帮吃白面的渣滓混在一起, 平白污了身子。尼玛我真要敢,我老子绝对会一枪崩了我。”

    “哈哈,那就好,其实咱们俩是一伙的,我家三代正宗吃红米饭的。”

    “去去去!你他妈还蹬鼻子上脸了,你算哪门子吃红米饭的?”关城亘嫌弃的挥了挥手。

    “你他妈也少看不起人,我三叔公也是挑着担子跟着老革从于都河出发的,要不然我一个江右人怎么平白无故的跑到燕都来混?”拉虎皮做大旗三藏也会,而且还很熟。

    “真的?你没骗我?”关城亘将信将疑。

    “你自己到街道去打听打听,我长了几个狗头敢这样瞎编?我当年也是傻,怎么不知道把这些东西摆出来,

    要不然洛筠师姐怎么可能嫁给你这个混蛋。”三藏也只能使劲怼,怼的越狠表明事情越真,底气越足,就算去街道调查那也是真的。

    “说话就说话,怎么还带说脏话骂人的?”关城亘信了,气势也弱了一点, 这种事情做不得假, 一查就知道, 同时自己心里还有点小愧疚,

    赢得美人归好像有点胜之不武的感觉,人家真刀真枪的凭个人实力,自己好像使了盘外招。

    “嘿嘿,那也是你先骂人的。”

    “是吗?算了,我也不跟你瞎胡扯了,明天早上9点钟,黎援朝约你在老莫见面谈事情,你最好当心一点。”

    “又是老莫,呵呵。”三藏一阵冷笑,“还是以前的老一套玩法,就知道以势压人,他们还以为现在是以前呐,

    我还需要遵守他们的游戏规则吗,不知道时代已经变了吗?玩法也应该变了。”

    “哦?什么意思?说来看看。”关城亘也来了很大的兴趣,现在社会的方方面面正在发生急剧的变化,有人乐意看到这种积极变化,也有人反对,

    想回到过去那种规规矩矩的社会,自己现在也有点看不懂这个社会的变化,也看不清这层层迷雾,不知道应该何去何从。

    “你最近有没有坐过火车?”三藏看着关城亘的眼神,知道他在想什么,不过不太想讲的太深。

    “坐过啊,你以为我的工作像你一样,可以悠哉悠哉的坐在办公室里一张报纸一杯茶舒服一整天,我们需要经常到处出差搞调查研究,搞协调,一年鞋子得穿烂好几双。”

    “呵呵,少在我这里显摆,我还不知道你们,下到地方都是钦差大臣,日子过得不知道有多舒坦。”

    “扯远了吧,你还是给我说说坐火车的事情,你看出啥了?”

    “你们现在每次出差坐的都是硬卧或者是硬座吧。”

    “没错啊,这应该没什么吧?”

    “接理说你们应该有资格坐软卧才对吧。”

    “没错啊,这不是买不到软卧票嘛。”

    “是不是一直都买不到软卧票?”

    “没错啊,我也一直纳闷呢,不可能次次运气都这么不好吧!”

    “那你知道现在的软卧都是谁在坐吗?”

    “应该是老资格的干部吧,谁有闲心去调查这些事情?”

    “哈哈哈,我如果告诉你现在坐软卧的都是你们看不起的个体户,你会怎么想?”

    “什么?他们怎么可能买得到软卧票?”关城亘感觉自己如果有眼镜的话肯定碎一地。

    “很简单,加钱就行。”三藏捻了捻大拇指和食指。

    “不对不对,还是不对,你在骗我,售票系统是不会这么瞎搞的!”

    “呵呵!”三藏一阵冷笑,“找什么售票系统?直接去找黄牛党二道贩子不行吗?

    我还可以告诉你,售票系统现在一张软卧票都没有,连老外都得找黄牛党二道贩子买。”

    “这帮孙子,这怎么敢?这怎么敢啊?”关城亘气得直咬牙。

    “你可以去把这件事情捅出去啊!”三藏怂恿道。

    “我靠,你这是什么居心?想害死我,我有这么傻吗?”

    “啧啧,原来你也不是一身正气的包龙图嘛。”

    “屁话,你想干你自己干去,不要拉上我,我还想过几年舒坦的日子。”

    “那么你从这件事情当中看出来什么没有?”

    “嗯,售票系统当中有败类。”

    “呵呵,师兄,你太肤浅了,我看到的却是权力很管用,但是它有边界;国币虽小,却是法力无边。

    人们已经尝到了甜头,是不愿也不会再回到过去的,这就是大势,每个人都应当顺应这种大势,

    不要逆潮流而动,尤其是你们这种身份的人。”三藏也只能说到这里了,能听懂多少就看他的领悟能力了。

    “咝,你说的很有道理,我得回去好好想一想。”关城亘感觉今天接受的冲击很大,收获也很大,“对了,你也别多想,我就是个中间人,鬼知道他们是怎么知道我认识你的。”

    “正常,他们那帮人神通广大,如果连这点消息都打听不到,他们还怎么出来混?”

    “真心谢谢你!”关城亘立正向三藏点头致意,“我今天的收获很大,我得走了。”

    “师兄,临别之前我再给你一个忠告,你们这帮吃红米饭的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是干不过吃白面的,好好的蛰伏吧,

    最终的胜利者一定是你们,一定要紧密的联系工农兵啊,立场坚定的跟着他的步伐走啊!”三藏真诚的对关城亘说。

    “什么意思?你好像话里有话啊!”关成亘也感受到了师弟的诚意。

    “施主,下山去好好的悟吧!阿弥陀佛!”三藏右手合掌,竖在自己的面前。

    “我……”关城亘很想骂人,“我走了,你不用远送了。”

    “我没送你呀,师兄,你的路好像走错了,你家在那边。”

    “没错啊,我得去街道调查一下你,免得又被你给骗了。”

    “我去,随便你吧!好心当成驴肝肺!”三藏摇了摇头,往自家四合院走。

    readchapter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