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归来后她被九爷宠在怀里 > 第061章:萧九爷心慌的表白
    温柔似水的目光,特意的举止,以及那番言语。

    即使瞧着没什么特别之处,敏锐如顾绯,却比之前察觉到更多的东西。

    望向她的眼神,近乎温情缱绻。

    顾绯嘴角刚浮起的笑有点僵。

    逃离的冲动更重了。

    “那我就谢过萧九叔了。”

    她刻意加重“萧九叔”三字,提醒他和她之间的辈份。

    萧褚行温雅的目光在她的脸上掠过,给她倒了一杯温茶。

    顾绯盯着萧褚行节骨分明的手,慢慢的挪开了。

    “也不是第一回一起吃饭了,更不是第一回叫我萧九了,你倒也不必拘谨。”

    上次是谁大咧咧的跟着他去别墅吃饭的?

    还吃了他亲自做的饭菜。

    顾绯扯了扯嘴角。

    “我那不是刚回来,那份外露的感情还没来得及收吗。家里长辈训斥了两句,哪敢在萧九叔面前放肆。”

    顾绯话是这样说,眼神又瞄了回来。

    直接大胆的落在他的脸上,还与他含着温情的目光对上。

    “家中长辈训你了?”

    萧褚行俊眉微微蹙了那么一下。

    顾绯一愣,拿起面前的茶喝了起来,“家里忙着恢复顾家的光辉,我这边倒也没顾及得上。”

    “顾家的事……”

    “萧九叔想帮忙就算了,我顾家还没沦落到让人扶着走的地步,”顾绯扯了扯唇,“萧九叔这样出手帮顾家,就不怕宋家恼了?”

    萧褚行岂会在意一个宋家。

    “宋家是宋家,与萧氏无关。”

    萧褚行淡然的话语,直接将自己和宋家撇开了。

    顾绯愣住了。

    他这是直接和宋家掰了?

    她可没查到他和宋家之间有什么矛盾。

    是因为她查得不够仔细?

    顾绯没打算和他深谈宋家。

    吃了饭后顾绯就急着走。

    “等一下。”

    萧褚行将起身的顾绯叫住。

    “萧九叔还有事吗?”

    萧褚行那双温柔眼,她看得心里有点发毛。

    以前可没发现他会用这种眼神看人。

    萧褚行看着眼前人,眸光略有些深邃。

    忽略她挡在前面的椅子,道:“风水师的事,在外人面前还是不要挂在嘴边。”

    外人?

    顾绯微微偏头过来看他。

    眸色微深。

    他就不是外人了?

    她自个承认自己是风水师的话,也是刚才聚会时说的。

    他什么时候安排人在自己的身边了?

    顾绯黑眸眯紧,眼神有点冷。

    “萧氏包你。”

    “……”

    什么意思。

    萧褚行修挺的身形往她靠近,距离两步远的距离停了下来。

    幽深的目光垂下,凝视着她。

    “萧氏需要做的风水处理事件并不少,五千万一个月,如果不够再加五千万。”

    “……”

    顾绯愣怔的看着他。

    觉得萧褚行有钱没地方撒。

    一个月一亿,就为了请她一个风水师,有钱人的世界果然与众不同。

    “如何?”

    萧褚行再往前逼近一步。

    眼看就要贴上来,顾绯抬手挡住他,手掌抵在他的胸膛上,一阵温热气息由掌心传递到她这边。

    她瞬间就撤开了手,往后退一步。

    “萧九叔说笑了。”

    萧褚行往前逼近一步,他身上温润的气息萦绕而来,顾绯觉得有点晕乎。

    眉微蹙,又倏地抬手抵住他继续往前的动作。

    眸光微沉,盯着他。

    萧褚行注视着她:“绯绯,我并不是在开玩笑。一个亿不够,两个亿,够不够。”

    他喊绯绯时,眸中掠过一抹微不可察的温柔,后面的话出口,似蕴含着几分失落。

    如果是别人,听到他一亿两亿的出,定误以为他是想要包养。

    顾绯却听出了几分失落。

    像是在说,为了靠近她,他卑微到如此地步。

    抵在他胸膛的手微微握成拳,“萧褚行,够了。”

    别再往前了。

    萧褚行听到她喊出全名,眸色深了深,注视着她未语,也不动。

    顾绯微微呼了口气,没等她说别的,一只有力的手突然握上她的手腕。

    顾绯倏地抬头盯着萧褚行,霎时间与他的温柔撞上。

    心头微颤。

    真没想到这家伙的温柔,攻击力如此大。

    “绯绯,你猜到了。”萧褚行身上的温柔带着一股强势压过来,“如果是我想养着你呢,愿不愿意……”

    他问得有点小心翼翼。

    顾绯面色微变,一把将人推开。

    “不需要。”

    冷着脸丢下这话,顾绯毫不停滞的转身就走。

    看着身影,有些像是在逃跑。

    萧褚行站在原地,手按在了她手掌抵过的地方。

    眼神里是失落,是受伤,更是自责。

    他不该这么直接。

    更不该慌不择言。

    可是,以她如此敏锐的性格,怎么可能没发现他藏于心底的那点心思。

    他又没刻意的压制。

    顾绯出来看到程临开过来的车,淡淡的扫了眼,就直奔自己的车去。

    上了车,关上车门,顾绯一手拍在方向盘上。

    她跑什么!

    萧九真是莫名其妙,她曾是他外甥的未婚妻!

    她哪点看着能配得上他?

    他是京城令人闻风丧胆的萧九爷!

    京城名媛倒能配得上他,至于她?

    死过一次的人,将来也是要将自己交出去的人。

    她能活着的时间,有限。

    虽然她真的挺吃萧褚行的颜,可情况复杂,不允许她做多余的事。

    顾绯掩面失笑。

    *

    萧褚行追出来时,已不见顾绯的车。

    “九爷。”

    程临看到萧褚行的慌色时,震惊了。

    萧褚行从不知自己慌张的“表白”会变成那样。

    他不是想说出钱养她,是想将自己所有一切给她。

    一亿两亿算什么,她想要,他这个人就是她的。

    然而。

    外界所传做事果决的九爷,在顾绯这个人面前,表白时慌乱说错了话。

    “她呢。”

    萧褚行的声音沙哑,因为慌乱,样子有点说不出的让人害怕。

    程临惊疑不定的指向一个方向:“我看顾小姐开车走时,神色不太对,好像……挺生气。”

    萧褚行浑身发寒。

    看萧褚行这样,程临更是心惊。

    这两人怎么了?

    吃饭时发生了什么?

    给程临十个胆子也不敢问。

    *

    顾绯晚上到公寓那边。

    进门就看到北斗迎上来。

    “北斗。”

    “小绯,回来了,”孔雪虹笑着从里面走出来,“今天北斗有点不安,我正想打电话给你。”

    “北斗怎么了?”

    “北斗很乖,但它总在客厅里转来转去,叫也叫不停。”

    顾绯皱眉,蹲下来摸了摸北斗的脑袋,“是不是有人对你说了什么?”

    “今天就带着它在附近转,没碰上其他人,”孔雪虹道:“会不会北斗的心理反应?”

    “明天我带北斗出去一趟,麻烦您了孔姨,”顾绯摸了摸北斗的脑袋,站了起来。

    “我还担心是不是出了问题,看到你回来它身上的气息就变了,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既然有不对的地方,还是带去看看兽医。”孔雪虹道。

    “孔姨,等一下,我有个东西给您。”

    顾绯将几个礼盒拿了出来递给孔雪虹。

    孔雪虹忙摆手:“不用不用,小绯你能请我过来看着北斗,又给了这么高的工资,我已经很感激了。”

    “拿着吧,孔姨对于我来说也是家里长辈,”顾绯将礼品全塞她手中,“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拿回去给家里的孩子吃。”

    “那我就拿着了,你这孩子,每次都拿这么多东西给我……”孔雪虹拿了礼品,和他们道了声才离开。

    顾绯看着孔雪虹离开的方向,回头看北斗,“先进去吧。”

    晚上入睡,顾绯被梦中的画面给惊醒了两次。

    嘴里骂了几句萧褚行,后半夜才睡得好一些。

    第二天早上,顾绯牵上北斗就驱车去了苏家。

    苏骏的家就在昨天聚会的附近。

    三室两厅。

    是高校分配的教师房屋。

    能在海城拥有这样宽敞的三室两厅房,也算是不错了。

    七楼。

    顾绯按了门铃,开门的是苏骏的女儿,长得很可爱,编着两条辫子。

    十岁左右。

    苏骏教初中那会儿也就二十多岁。

    这是苏骏的大女儿苏玲玲。

    苏玲玲看到顾绯,眼睛一亮,“漂亮姐姐,你找谁啊。”

    “我是你爸,也就是苏老师的学生,顾绯。”

    “顾姐姐是我爸的学生?可是我爸教的是高中生,漂亮姐姐虽然年轻,却不像是读高中的……”苏玲玲盯着顾绯看,没一下就让人进门。

    顾绯道:“要不,你回去问问苏老师。”

    “那你等一下吧,”苏玲玲看了眼顾绯身边的狗,眼神闪了闪,然后关上了门跑去屋里问。

    顾绯没等多久,苏骏的妻子来开门了,看到顾绯先是一愣,“你是老苏的学生?”

    “师母您好,我是顾绯,苏老师的初中学生,昨天刚刚聚过会,”顾绯往里看了一上,眉头皱了下。

    一屋的乌烟瘴气。

    听到顾绯的话,又看了眼顾绯脚边安静坐着的北斗。

    “师母不用担心,北斗很乖,不会乱咬东西,更不会咬人。它是只战斗犬,和人一样。”顾绯摸了摸北斗的脑袋,对师母解释了一句。

    师母这才让开门:“顾同学,真是抱歉,你苏老师昨天回来后,就不太对劲。今天就一病不起了,我正要将人带医院去。”

    正说着,屋里就走出另一个小男孩。

    六岁的苏昀君睁着亮亮的眼睛盯着顾绯,“妈妈,爸爸身上好烫……”

    “妈妈先进去看看,”师母关宜抱歉的冲顾绯道:“家里这样,一时也没能招待顾同学,失礼了。”

    “师母,我昨天就看苏老师有些不对劲,提醒过了一句。我正好带了药过来,能让我看看吗?对了,我学过点医术,所以能看得出些门道。”

    顾绯哪里学过什么医术,不过她自己受伤得多了,算半个医生。

    关宜一听,立即道:“那就麻烦顾同学了。”

    “这是应该的,”顾绯走进里屋,看到已经没有意识的苏骏,眉头皱了皱眉。

    黑黄气息在屋里争先恐后的缠绕着,有种要反冲到苏骏身上的架势。

    关宜满脸忧色,“平常时你苏老师的身体很好,生病也是小病,没像这次一样来势汹汹。”

    “前段时间师母和苏老师是不是去了庙里走过?”

    顾绯从身上拿了一样东西往苏骏的嘴里塞去,看着不像是吃的,倒像是某种做法事的小器件。

    关宜没太看清楚,也没多问。

    因为顾绯说是学医的,再加上顾绯身上有一种让人信服的气息。

    等关宜回过神,她自己已经请了顾绯进门来看苏骏了。

    她自己也是有些心惊。

    顾绯看了眼床顶飘着的黄色气息,又挑了下眉。

    关宜惊讶的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苏老师的身上有香烟气息,”而这种烟气只有庙里才会有。

    关宜更惊讶了,盯着顾绯瞧了好久。

    这女孩子比看起来还要厉害啊。

    就见顾绯连续做了几个动作,又从身上的小包拿出一张符纸。

    没错,就是符纸。

    关宜正要问,就见顾绯两指夹住符纸就烧了,一个漂亮的动作间就放到了旁边的茶杯里,杯里还是关宜刚倒好的茶。

    顾绯将符茶水交给关宜:“麻烦师母给老师喝上。”

    “这个?”

    关宜愣愣的接过。

    这东西能喝吗?

    “师母不要耽误了治疗,这是药符,是祛除苏老师身上瘴气的东西。”

    关宜见顾绯几个动作间,苏骏的神色已恢复了不少,一咬牙,就给苏骏喂了进去。

    苏骏迷糊间就喝了进去。

    关宜紧盯着苏骏的变化,站在门边的两个孩子也在紧巴巴的看着里面的一幕。

    北斗像守护神一样,静坐在一旁,神情带着几分警惕。

    “好了。”

    顾绯又拿出一道符纸贴到了床边,屋里的黑黄气息如数散去。

    而苏骏也睁开了眼,脸上哪里还有那种死气沉沉的气息。

    “老苏!”

    关宜长松了口气,眼眶发红的叫了声。

    苏骏疑惑的看了眼,见到顾绯,愣了下:“顾绯同学?你什么时候来的?”

    “老班,昨天我不是说了,今天会过来一趟吗?”顾绯笑道。

    苏骏记得是有这么一回事,无奈又高兴,学生记得他这个老师,说明他做为老师并没有失败。

    而此时的另一边。

    海城某家很火的庙堂。

    一个人看了眼手中被烧出洞的小黄布,上面画有一个符号。

    他的神情凝了凝,盯着手中的布块,皱眉:“有高人破了局。”

    是玄门的其他人?

    还是对手?

    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路人,应该不至于。

    难道是那个普通人的亲人?

    如果是这样,他无形中也算是招惹了对方。

    但不管对方是谁,于他来说,不过就是一个小游戏,小试验。

    没错。

    他突然对路人出手,就是要测试一下他重新研究出来的符咒。

    readchapter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