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东京武侠故事 > 第四百九十三章 路过,顺便助力每一个无家可归的人!
    当上帝给你关上一扇门时,他一定会把窗也封死以防止你逃跑!

    这是绫崎飒在这个晚上学到的又一个道理。

    “快找,刚才有人看见那个小鬼在这附近出现,他一定就躲进这片工地了,都找仔细点!”

    一片废弃的工地里,一群穿着黑色西装的“亲切的人”在大张旗鼓地搜寻着什么人,而他找寻找的对象,莫名其妙背上了一亿五千万日元债务的绫崎飒躲在工地的某个角落,心中暗想自己是不是得罪了上帝,不然为什么在他儿子生日这天这么刁难自己,拿自己给他儿子庆生么?过分了!

    走出电话亭后,雪似乎有越下越大的趋势,为了躲雪,绫崎飒不得了进入一片废弃工地躲雪。

    托泡沫经济崩盘的福,在寸土寸金的东京都内,竟还存在这种被废弃的工地可以让绫崎飒暂时栖身。

    东瀛上世纪八十年代泡沫经济的时候,日元升值,大量热钱无处可去,最终流入了股市和房市,推高了东瀛的股市房市,形成了虚假的繁荣,当时的东瀛,干什么都不如炒股买房,东瀛房价坐火箭一般升值,东瀛的房地产总市值抵得上五个阿迈瑞肯的房地产总市值,号称“卖掉东京就能买下整个阿迈瑞肯”,无论哪家公司,手上但凡有点闲钱都投进房地产,举国上下大兴土木,无数高楼大厦拔地而起,或是准备拔地而起。

    但是东瀛进入九十年代后,泡沫经济迅速崩盘,一夜之间,数不清的穷奢极恀的亿万富翁携手天台,东京房价迎来了腰斩、膝盖斩、脚裸斩,三十年过去了,到现在都没回升到九十年代初的峰值,甚至引发了现今东瀛年轻人对买房的抗拒,连结婚的时候都不想买房,一般只有在生孩子之后才会考虑买房这件事。

    而因为大量房地产公司倒闭破产,一个个原本热火朝天的建筑工地纷纷人去楼空,不仅没能为地方带来经济效益,反而成为了政府的负担,而因为产权方面非常麻烦,所以有的废弃工地即便地段很好也没有人愿意接手,就这么烂在那里,倒是成为了一些无家可归的人的去处。

    毕竟公园的纸板房不挡雨,天桥底下不遮风,还是废弃工地比较好,又能挡雨又能遮风,但也因此汇聚了一些三教九流的人物,给当地带来了一定安全隐患,所以附近警署时不时会派巡警来这种废弃工地巡逻,驱赶那些流浪汉。

    这种废弃工地严格意义上来说属于私人领地,不是如公园、天桥底这样的公共场所,非相关者确实不能随意进出。

    原本绫崎飒是不想进这种废弃工地的,毕竟谁都不知道这样的废弃工地里藏着什么,地下交易、杀人犯、变态狂……里面出现什么都不奇怪,但眼看雪越下越大,自己身上的劣质大衣已经不再温暖,再不能找到躲避风雪的地方,他就不用考虑里面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人,而是要直接冻死了,所以绫崎飒只能选择进入这里,希望能在这片废弃工地里得到片刻的歇息,同时思考未来的人生方向。

    但很可惜,上帝连这么一点空暇也不准备给绫崎飒留,绫崎飒都还找到可以躺下的地方,一群“亲切的人”就已经找上门来,而且数量之多,远超绫崎飒经历过的任何一次追债。

    想想也是,他这次欠下的债务也是前所未有,那可是一亿五千万日元,放在一起足足有十五公斤重,这样的巨款,派出多少人来追自己都是不足为奇的事情。

    呵,想不到有生之年居然能和这样巨大的金额扯上关系,虽然是以欠债的形式……

    绫崎飒自嘲道,但也没准备坐以待毙。

    身为一个以“飒(旋风)”为名的少年,或许躲债就是他命中注定的事情。

    紧紧贴在门框边上的墙壁,等到一个“亲切的人”走进门查看的时候,绫崎飒悄无声息地从他身后溜走,察觉到前方有脚步声,在手电筒扫过来的前一刻蹲下,抱头滚动,滚到了一旁的楼梯上。

    万幸现在天已经全黑,他身上大衣也是灰绿色的,在没有灯光只能用手电筒照明的废弃大楼里,他是天然的隐匿者。

    刚松了一口气,绫崎飒向楼下走去,想要尽快跳离这片废弃工地,迎面却撞上了什么,向后跌了一屁股。

    而比他更惨的被他撞到的人,“咚咚咚”一阵响动,直接滚到了楼梯平台,脑袋重重磕在了墙壁上,闷哼一声就昏了过去。

    大晚上的,你们穿什么黑色西装啊!

    穿着灰绿色大衣的绫崎飒在黑暗中是隐匿者,但是那些穿黑色西服的“亲切的人”,他们在黑暗中更是像传了隐身衣一样,他们不打手电筒主动暴露自己,绫崎飒根本看不见他们!

    快速从地上爬起,本来想要下楼的绫崎飒不得不向上跑去,因为楼下的人已经听到响动纷纷赶了过来。

    刚爬到一半楼梯,绫崎飒突然升起一丝警觉,人向后仰了四十五度,一道拳风擦着自己的鼻子而过,吓得他冒出一身冷汗。

    好危险啊!刚才他若是躲避得慢哪怕一秒,这时候就已经挨了一记重拳。

    “好小子,果然如传闻一样身手过人!”

    一个粗鲁的声音道。

    绫崎飒眯着眼睛盯了眼前好久,好不容易才确认自己身前站的是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黑脸大汉,若不他说话的时候露出一口白牙,绫崎飒真是死都看不出眼前站了人。

    搁你这玩保护色呢!

    绫崎飒咽了咽口水,之前他的眼睛已经颇为适应周围黑暗的环境,可以正常行动,那些脸孔白净的“亲切的人”,他也可以大体辨认得出,尤其是那些拿手电筒照明的人,更是隔老远就在告诉绫崎飒快点跑。

    但是让绫崎飒在黑暗中看清一个全黑的人……对不起,他真做不到!

    敌暗我明,敌众我寡,劣势在我,跑!

    没有任何犹豫,也不想和对面产生任何纠缠,绫崎飒转身就跑,虽然身后同样有很多“亲切的人”围过来,但是和那个黑脸大汉比起来,还是他们比较好对付,绫崎飒一个滑铲,直接从一群晃着手电筒的“亲切的人”的包围缝隙中冲了出去,然后向着不知道哪个方向跑去。

    现在这座废弃大楼里似乎到处都是“亲切的人”,他已经不知道往哪里跑才安全了,只能哪里人少往哪里跑,他是不会轻易被抓到的!

    “都是吃屎的么,连个人都抓不住!”

    黑脸大汉似乎是这群“亲切的人”的一个头目,对手下们痛骂道。

    手下们缩着头,虽然心里在想,你不也没抓到他么,但嘴上却连连道歉,小心地跟个孙子一样。

    在东瀛,任何地方都充斥着极为严苛的上下级关系,极道更是如此,头目对手下打骂由心,扇自己手下一耳刮子,反而应该是手下鞠躬道歉,求得头目的原谅,哪怕头目打自己的原因是自己出门的时候先迈左脚。

    黑脸大汉骂过之后,立刻气势汹汹地带着一众手下向着绫崎飒刚才逃跑的地方追去。

    在其他人都离开后,一个人影从暗处走了出来,摸着下巴思索着。

    “‘果然如传闻一般……’,看起来确实是有备而来,而不是简单地为了追债。”

    颜开喃喃道。

    找到绫崎飒对颜开来说并没有费什么力气,根据北山浩一发来的定位后找到那个绫崎飒打电话的电话亭后,颜开很快顺着绫崎飒留在在雪地上的脚印找到了废弃工地,而那群极道分子恰好追过来了,颜开没有立刻现身,而是隐藏在了暗处,想要看看绫崎飒会怎么应付极道分子的追捕。

    嗯,纯粹是为北山浩一考察他未来的弟子,并没有想要拖延时间不去参加圣诞晚会表演的意图,绝对没有。

    而绫崎飒的表现也算得上出众,颜开再次确认,绫崎飒没有任何武学根底,完全是靠着身体能力出众周旋于一众极道分子之间,而且直觉惊人,刚才那个黑脸大汉并不是普通人,虽然没有练出内力,但却掌握有一定的拳击技能,体格也极为强壮,他挥出的一拳,迅猛有力,绫崎飒若是光靠感应拳风判断拳头的来势,在感应到拳风的时候他就躲无可躲了。

    是那于危难之间爆发的第六感救了绫崎飒,让他的身体先于五感做出了反应,后仰避开了重拳。

    第六感对颜开来说没那么玄乎,就是“神”的感应能力,“神”越是强大,第六感也越是敏锐,这个绫崎飒不仅身体能力优秀,连“神”的强度也颇高,确实是少有的武学奇才。

    思索间,远处渐渐响起打斗声,颜开暂时放下思考,如幽灵般向着打斗声传来的方向飘去。

    绫崎飒虽然身体能力出众,但是对面人多势众,而且协同作战极为默契,绫崎飒虽然仗着身体灵活,不停闪避着那些“亲切的人”的攻击,左支右绌,形势非常紧张。

    见手下久久拿不下绫崎飒,压阵的黑脸大汉嘟囔了一句废物,自己却又不出手。

    他在等,等一个可以一击拿下绫崎飒的机会。

    刚才那一拳让他知道,绫崎飒不是一个普通的少年,一拳失利已经让他大失颜面,若是再次出手还是搞不定,这会影响他在手下面前的威望,继而影响他在组织中的地位。

    混极道的,可以蛮狠,可以残暴,但唯独不能无能,若是实力不能服众,手下小弟就会散,他才不要这样呢。

    终于,黑脸大汉眼睛一亮,瞅准了绫崎飒闪躲一个手下进攻时向后退的机会,大喝一声:“小子,玩够了没有,给我躺下吧!”

    一记拳头向着绫崎飒的背后击去。

    不好!

    绫崎飒也感觉到来着背后的危机,但是他现在前方和左右都有人,他就算知道背后有人袭击,也根本没办法抵抗,绝望中的他不由闭上了眼睛。

    难道真的只能走到这里了?我之后会怎么样?是被卖去南国做苦力?还是被逼着做一些危险的违法工作?又或者去街头碰瓷骗钱?嘛,反正不管是哪一种,最后的结局应该都是被切除各种健康的器官然后高价卖给有钱人吧……

    绫崎飒一瞬间想到了很多重未来。

    咦?

    后背没有剧痛传来,原以为一定会被重伤的绫崎飒心中疑惑,忍不住睁开了眼睛,想要看清周围的环境。

    刚才围攻他的“亲切的人”已经全部躺倒在地,一个穿着一看就是很高级的私立学校的校服的眼镜少年站在他身前,手上还提着一个黑脸大汉。

    “啪!”

    少年一耳光扇在了黑脸大汉身上。

    “醒醒,别睡了,我有话问你。”

    眼镜少年对黑脸大汉道。

    黑脸大汉脑子还在嗡嗡作响,刚才本以为已经要得手了,眼前却突然一黑,现在醒过来眼前也全是星星,分不清东南西北。

    “你是什么人?”

    黑脸大汉问颜开道。

    “啪!”

    又一个耳光扇在黑脸大汉身上,颜开冷着脸对黑脸大汉道:“现在是我问你,不是你问我,搞清楚状况没?”

    “搞清楚了,搞清楚了!”

    黑脸大汉连连点头。

    他已经看清了倒在地上的手下,又想起自己被一瞬间打晕,排除对方是妖怪这个选项,眼前这个拎着自己的少年应该是武术高手,而东瀛所有极道组织,对于武术高手的态度自三十多年前就非常明晰了。

    第一,一定不要去招惹武术高手。

    第二,就算不小心招惹了武术高手,也一定要尽快道歉。

    第三,下跪的姿势一定要标准。

    三十多年前的“极道流血夜”已经把东瀛极道在面对武术高手时的胆气全部流光了,使得现存的东瀛极道组织在面对武术高手时,只有下跪以及态度更诚恳的下跪这两个选项。

    劫后余生,绫崎飒狠狠吸了几口气,他看向似乎有些眼熟的颜开问道:“请问你是什么人?”

    虽然刚刚看上去是颜开救了他,但是他也不敢保证颜开不是别有所图,刚被父母出卖的绫崎飒现在很难对外人产生信任的情绪,刚才打电话时一股脑儿把自己的事情告诉了电话里的人,事后连绫崎飒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颜开想了想,对绫崎飒道:“路过,顺便助力每一个无家可归的人!”

    “哈?”

    绫崎飒发出疑惑的声音。

    readchapter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