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我在大明当皇帝 > 第240章 好奇
    因此今日吴王才有此提醒!”

    至此,朱允炆默默的点了点头,“的确是这么一回事,只是我很好奇,我都没看出来的事情,允熥是怎么看出来,这可不像允熥过去的表现!”

    朱允炆能力没提升,但疑神疑鬼这点上却有了君主的摸样。

    “殿下怕是忘了,吴王殿下与商贾接触颇多,钱财之事,商贾历来最为敏感,看看现在外面高涨琉璃价格!”

    “这算不算是……错有错着!”

    事情理顺了,什么都看上去没问题,那点小小的疑心也是散掉,越发觉得方孝孺的分析就是朱允熥所想。

    “只是,我当如何处置?”

    “一动不如一静,不出意外的,陛下真要有心,明日大朝会必定有所表现,殿下完全你可以等明日结束之后再说!”方孝孺提醒道。

    “既然如此那就先停一停!”

    劝解朱元璋,那是朱允熥对支持自己文人的交代,是对名教的交代。

    可相对于给文人交代,他更需要对朱元璋有交代,这点朱允炆还是拎得清的!

    ……

    “可怜的孩子,又要掉坑里去了!”

    送走朱允炆,朱允熥回到花园,便看到张定边这老货操持着茶具。

    “关我屁事,我只是给他一个支点,怎么做还是要看他自己的,最后选择去迎合谁,那就看他自身。

    再说了,那些江南士族真就节俭?

    恐怕不见得吧!

    之前江浙一带的商户没得选,不和江南士族联合,他们就没有话语权,待在老家都要被个百般刁难,更别说将货物卖出江浙一带。

    联合,除了联合再无第二选。

    可如今时代变了,顶级的商众找上了朱允熥,中层自然望风而动,江南一代的财权开始分离,只是文人暂时还没发现,毕竟没人会傻得现在就断了对士族的供奉。

    更重要的在不知琉璃内部的情况下,琉璃之事本就是阳谋!

    自唐宋琉璃器皿存在时间已有千年,价值早已深入人心,或许还比不上金银这样的硬通货,但其价值也在铜钱之上,加上工艺,艺术品的加持。

    真要由朱元璋来讲故事,识破可能几乎为零。

    甚至与在朱允熥的看来,当这些士族力量知晓琉璃来自琼海国来,首先做的断然不会去查清琉璃是怎么制造出来,因为这就不在他们思维理解中,而且也没这个胆子,在一位国主亲王的眼皮子底下去探查究竟,最多暗中怒骂朱允熥这小儿好运,跟着贴过脸来合作,甚至要求江南一待的大商人多与琼海国联系,以从朱允熥身边得到更多可以“传家”的琉璃器。

    而朱允熥只需封死这一块,并且以低廉的价格少量的放出一部分,便可以将自己装扮成为在朱元璋,朱允炆强压下不得不配合的角色。

    日后真的要爆了,对于朱允熥的人设也会有太大的影响,更为重要的是,届时这些江南士族未必还存在?

    转身快的一视同仁,转身慢的那就让历史车轮将他们碾碎。

    朱允熥要的平静,也就未来七八年而已。

    “一帮狗养的东西,一个个自认聪明,算计无双。

    当年张士诚在世的时候,就敢派出宋濂投靠还只是吴王的朱元璋,多方落子,自觉怎么来都不会输的太惨。

    可惜,他们根本不知道你在琼州搞什么,那是要掘他们的根!”

    张定边笑道。

    “别把算我说怎么,掘根,我只是要破名教的套路而已,信不信等大势在我之时,这些士族见大事不妙,第一个将名教踹下神坛就是他们!”朱允熥冷声笑道。

    名教,可以保护他们利益,那就神圣无比。

    不能保护他们的利益,那就是连擦屁股纸都不如。

    历史上,风云激荡,但转身最快,转身后最狠的也就是这些士族,他们不在意皇位是谁,主意是什么,他们只在于利益在那边。

    “别说,还真有这种可能,说是张士诚失了民心,但根本还是张士诚破坏了规矩,损害了他们的利益,若是利益依旧……”

    经历过那段时代的张定边笑道。

    士族的嘴脸,张定边可是看到过。

    三国时代,除了吕布这一三姓家奴,大宣特宣,弄得全天下都知道。

    可那些举起反旗的大汉门阀,则一个个通过春秋笔法写成大义在身的摸样,与本质而言,这些人不都是造反吗?

    与大汉皇朝而言,这些人的所作所为甚至比吕布还要恶劣。

    至少吕布是没得多少大汉的照顾,可袁家,曹操,刘备之流,哪一家的富贵不是来自大汉?

    “关键就要看会不会演戏,演好了,经春秋笔法渲染那就正义的,演不好,那就是要被人钉上耻辱柱!”

    朱允熥一脸嘲讽的笑道。

    “富江(陆柄钟),拜见国主!”

    入夜,宵禁之前,富江与陆柄钟得召进入王府。

    “坐吧!”

    看着眼前的两人,朱允熥笑了笑。

    “不知国主,今夜召唤我等所为何事,若是为西山之事,富某与柄钟兄已经解决,产权证明三日内便可以送抵南京!”富江一身富态的坐下,笑起来活像一尊弥勒佛。

    “西山之事办妥了?”

    闻言,朱允熥眨了眨眼,他不是为了西山的事情召见他们,而是为了明日可能发生的事,唯恐跟随自己的商众走错了节奏,故而再提醒一波,却不想西山的事竟然已经成了。

    这才多久的事情,很效率啊!

    土地问题历来繁琐,哪怕西山本是一块三不管地带,可当从其有价值的那一刻开始,事情就会变得不一样,少得了要被人做些手脚。

    西山无产出是一会,但怎么说也是一块完整的土地。

    陆柄钟笑着点了点头,“确实是费了一些手脚,好在最终西山还是整体拿下了,为了避免引人瞩目,西山的原住民我们准备迁徙进江西,由印染行会负责安排,正月之前可抵达湖州,户籍也会做好安排,只要这些人不闹事,就不会出什么大事!”

    “事情能用钱解决,那就是最好的办法,现在花了多少,日后总能补充回来!”

    在朱允熥的眼中,能花钱解决的事情,最好还是花钱。

    原住民再少,那也是大明子民,祖祖辈辈生活在西山,情感上多少还是难以割舍,若是出了什么事情,解决问题简单,麻烦的就是围绕此事可能引来的变故。

    readchapter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