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男排,男排 > 第二百五十九章
    一号馆内,

    u17决赛的比赛正如火如荼。

    比赛刚打了大半局,而就只是这大半局,给所有在场的人着实带来了一些意外。

    进才中学倒是看起来和他们之前差不多,但他们的球员现在警惕性、认真度前所未所的高,显得他们的攻防运转速度比之前更快。

    不过,也就是运转上看起来的略微差别,倒也不算太特别。

    最让人意外的是蓬蠡队,他们是从根本上改变了他们的战术模式。

    就连他们一直以来所打的42配备双二传也被砍了一半,主要的是,其中作为42配备中的核心部分双二传中的一环,林幕这个接应,他在后排时除非特殊情况外,其余时候基本放弃了上提前插前排。

    现在的蓬蠡队更像是42配备和51配备的结合,而且,人们看的分明,这两种战术配合的切换和结合,蓬蠡队做的真不错。

    主要还是林幕这一环,今天的林幕给了所有人很颠覆的印象。

    存在感太强了,这很不同于以往比赛中林幕给人的感觉。

    以往的林幕虽然也从容,懂的都知道,他在蓬蠡队如同定海神针似的掌控着全盘。而今天的林幕,人看起来表情动态依然从容澹然,但他实际的战术效果却是强势异常。

    进攻所占的比重特别大,加上一些防守接球和偶尔传球,只能用无处不在来形容。

    大半局比赛,除了双方的自由人屡有惊艳的扑救吸引了部分目光,其余时候基本就只看着林幕一副云澹风轻的在展现着他的风采了。

    赛场上,

    一次死球之后,进才中学的二传尤鸣忍不住看向了记录台那边的电子记分牌。

    18:9.

    他气喘吁吁的看着记分牌上醒目的数字,心里格外的沉重。

    他没想到,球员更平均,大多位置都要比对方强,且战术运转更不弱的自家球队,会被对方领先了足足9分。

    他更没想到,原本以为各方面不比那个林幕差,最多进攻上稍弱点的自己,会和对方有这般大的差距。

    很多人都说,进才中学和蓬蠡体校很像。

    确实像,因为从分区赛之后,老教练带着他,带着球队学习了很多蓬蠡队的战术意识,他也从中学会了很多东西。

    他学会了如何当一个掌控全队全盘的二传手,学会了怎么去当一支球队的核心。

    老教练因为一些原因离开队伍以后,新教练的带来,使得他在进才中学这支队伍中场上场下的作用更是被进一步拔高。

    可以说,他真正的从一名优秀二传成长成了核心二传。

    正如蓬蠡队有些球员想通过进才中学来验证他们的成长一样,昨天看了蓬蠡队的比赛之后,他虽然对蓬蠡队很重视,但他不认为自家比对方差。

    他也想通过蓬蠡队来验证他们的成长,特别是这个之前就给过他非常深刻印象,一度让他学习过优点的林幕。

    可今天的林幕,让他没想到,更让他有些迷茫了。

    “哔~”

    正要重新开始比赛时,第二裁判吹响了哨子,示意,进才中学队请求暂停。

    这是进才中学这一局比赛的第二次暂停,也是最后一次。

    上一次是对方完全不同以往的打法一路领先,进才中学教练喊了暂停想缓缓节奏。

    至于战术调整是没有的,在他们认为,蓬蠡队最多是因为核心球员的突然袭击式的轰炸,让他们有些措手不及。

    只要队员们缓缓,把稳心态、节奏,情况会逐渐好起来。

    可结果就是,到现在他们只能再叫第二次暂停。

    场边,

    气氛早已没有了开场之时的轻松,包括尤鸣在内,所有进才中学队的球员都很凝重。

    “尤鸣……”

    进才中学队的教练一通指导之后,目光看向了自家的球队队长,人跟着往场边挪了一挪。

    尤鸣领会了教练的意思,跟着走到了教练的身边。

    “每个人都不一样,每一位球员,都有他存在的价值和可以达到的价值……”

    另一边,

    就在尤鸣和他的教练在场边说话的时候,林幕也在和他的教练说话。

    只是,这会儿的他们,不是教练在说,而是林幕在说。

    他在把他越来越多的感触,说给李教练听。

    “呵呵!”

    李教练有些好笑的拍了拍林幕的肩膀。

    没想到,总是成熟模样,云澹风轻,且成熟、理智到不像话的林幕,也有钻牛角尖的时候。

    “去比赛吧,今天的比赛,不考虑成绩,不考虑胜负,也别考虑任何队友,就算是我这个教练,你也不用考虑。想怎么打就怎么打,我对你就一个要求,不要有任何收敛,把你所有的实力都发挥出来!”

    “嗯!”

    林幕轻嗯一声,点了点头,转身带着队友们准备重新上场。

    总想着尽善尽美,总想着能掌控住一切。

    而当真的能掌控之时,就容易走进一个自己给自己划的圈圈。

    这大概就是天才的复杂吧。

    李教练澹澹的笑了笑,这会儿的他,看着林幕反而越加满意,因为此刻的林幕更真实,真实的是一个少年。

    只希望他能把心事、感触和比赛分开,别因此影响了他的比赛状态。

    比赛继续。

    蓬蠡队发球,

    李峰的发球依然是大力跳发,不过自从被林幕上来的几次发球轰炸了之后,进才中学在接发球投入的郑重和重视被层层拉高。

    加上他们非常积极且有实力的自由人任伟奇的努力发挥,现在的进才中学的接发球很稳。

    自由人任伟奇平稳过渡。

    二传尤鸣前插传给前排接应,看到林幕和周庭的双人拦网,前排接应咬着牙挥出了手臂。

    不过,一切的动作都是表象,在最后时刻,手改扣为吊,虽然连接的不算精妙,但这一次的进攻打出了效果。

    排球攀过了林幕的手臂,像是爬过一片高峰一般,划着轻飘飘的弧线坠向了林幕的身后。

    蒋立连忙跑上前救球。

    突然的吊球突破了拦网,也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他紧赶慢赶的扔差一步,这时的蒋立,脑子里完全是放空的,就只有赛前大家的共识在脑海里层层回响。

    似乎是这些意识左右着他,他完全不管不顾的把自己扔了出去。

    “彭!”

    身体砸落在地板上的声音比球的撞击声更加的响亮,可此刻,没有人有空去关注声音的差别。

    球终究被他救了起来,高度很低,角度偏移着向4号位冲了过去。

    罗一鸣也是赶忙下蹲,用他并不娴熟的垫传手法,把球横向里垫向了另一边。

    球的弧度低了,也大了。

    但能有这样,已经委实难得。

    拦网落地后的林幕,斜向里后退了一步,在6号位、1号位之间的三米线前,半带后仰的跳了起来。

    并不标准的起跳和空中姿势没能影响到林幕,他再次看向了球的方向,拧身挥出了手臂。

    扣球!

    出手一刻,他顺势转过视线,眼神飞快的瞄了一眼对面的拦网,果断选择了打手。

    进才中学的拦网球员,面对林幕有些开网且很不规范的扣球,他标准严谨的执行着他的防守任务。

    看到已经出手飞来的排球,较为开网的球给了他判断林幕意图的机会,他心里一紧,崩着一身劲,努力的控制身姿,把手臂向上又伸了伸。

    然而,他已经足够努力,但终究没能让手掌够到满意的位置上。

    他崩直的手掌成为了林幕击球的挡板。

    球撞在拦网球员的手指上部,撞的拦网球员的手掌勐然一颤,接着,球飞快的顺着原方向飞回了蓬蠡队半场。

    他顿时有些懊恼,判断还是出错了,对方扣球的那一下,迷惑了他,他估错了力量和旋转。

    如果不勉强的伸着一下,也是打手,但球会飞向他们半场,说不定还能再次接起。

    而现在,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球,划着高高的弧度飞向远方,须臾间,快速的飞过了蓬蠡队半场,飞出了场外。

    拦网出界,蓬蠡队再得一分。

    19:9.

    李峰继续发球。

    他的第二个发球,依旧被对方成功接起,落后越来越多,但进才中学的球员在防守上并没有太多的焦躁。

    虽然很压抑,心里也不痛快,甚至有些憋屈,但接发球和后排防守依然沉稳。

    主要还是作为防守关键的自由人沉稳。

    几起几落,几度在运动生涯断绝和希望之间徘回的任伟奇,有着比一般同龄人更稳的心态。

    顺势扑倒,标准的俯身低位垫球,排球的速度、力量被减缓,旋转调整,他的这一次接发球足够标准。

    球被递送前排,到位的一传让尤鸣很从容的组织起了这一次的战术进攻。

    还是他们的接应,这一次他从三号位直接跑去了二号位,离的尤鸣越来越近。

    罗一鸣盯住了他,但大半的目光还是放在了进才中学的二传尤鸣的附近。

    林幕跟上了接应。

    很无奈,明知道对方可能并不会打接应,但林幕只能如此选择。

    这也是人们所认为的,进才中学和蓬蠡队很像的主要原因了。

    一传到位和半到位的球,两支球队的二传所组织的进攻,变化很多,能多点开花,且每个点都有着他的威胁。

    因此,林幕也只能选择盯人。

    传球还没出手,但林幕毫不怀疑,如果罗一鸣不紧盯着尤鸣以及他的身后,尤鸣很可能会给他们来次背飞或者后飞。尽管他们的背飞和后飞打的并不漂亮。

    而如果他不跟,对方接应可以很从容的和尤鸣打出近快,没有拦网的快攻,得分可想而知。

    但他跟着了,也有问题。

    现在的网前,就像是被拉开的3对3,每一对的攻防都隔着些距离。

    只要是速度不慢的传球,完全可以打出调度防守的精妙进攻,基本就是一对一的两两攻防。就看谁的矛利,谁的盾坚。

    林幕的判断成为了现实,尤鸣的半跳平拉开,直接传向了4号位。

    尽管此时林幕已经看出对方接应不可能打到,但他也是被对方成功的牵制了,他已经无法再去配合队友去阻挡对方的进攻。

    结果就是,周庭的单人拦网,被对方的4号位副攻成功突破。

    球穿过中网,应声落地。

    ;

    总算是比分上10,而且,打出的进攻流畅不减丝毫,尤鸣心里也是暗自舒口气。

    而且,对于这个球,他非常满意的,他的调度和跑位,队友们的配合,是充分的把他们的战术打开了。

    比起蓬蠡队的战术……

    他不由的看了看网的对面,想从那个人的脸上看出来点什么。

    可惜没有。

    为什么今天就只打简单的呢?他已经没有再打算和对方比较个人进攻和防守技术的心思了,只希望有他们组织的战术对决。

    可对方显然暂时是不可能变的,对方现在的简单打的很有效率,那个人的发挥很突出,而自家的战术只打了几个好球,显然还无法给对方多少冲击。

    原本寄望的对方或许会有少年心性和他们较劲下战术上的优劣,因为从以往蓬蠡队的表现来分析,蓬蠡队很重视战术。

    他们就是靠着战术意识和全面均衡的发挥取得一场场胜利的,可现在看来,对方并不完全如此,就算是遇到和他们很像的战术球队,对方依然无动于衷。

    尤鸣很失望。

    尤鸣失望不失望,林幕显然不会去理会。

    现在的他也不会去多想来着对手的感受。

    比赛继续,

    林幕轮转2号位,李峰下场,魏潇上场坐镇6号位,1号位是周庭,蒋立轮转到前排,韩晨在5号位。

    进才中学发球。

    林幕依然处在游离位,他轻轻呼了口气,视线逡巡着对方半场。

    对方的战术很好,和他们蓬蠡队平常的战术运转很相似,效率也高,目前得的10分,蓬蠡队的主动失误一分都没给对方。

    这10分,全是对方主动进攻的战术攻获得的。从一攻的成功率对比看,其实蓬蠡队并不比对方高。

    目前蓬蠡队赢的是二次攻,防守转攻的进攻球,他这个几乎包揽了二次攻的攻手,比对方的所有球员都要强。

    林幕的得分现在已经12分,表现一时无两,可谓高光了。

    可领先了,个人得分高了,他打的却是满满的感触。

    看对方,看目前的蓬蠡队自己,他越是看,越感触。

    队伍,队友,还有他这位核心,蓬蠡队的战术、主次很分明。

    但存在和重要性,表现和受关注度,得分、进攻效率以及战术运转,以及每一次攻防里所有球员的实际付出,等等。

    这一切,都不显现在表面的表现上。

    李教练的话说的对,既然已经是安排了这么打,那就彻底的放开了。

    他也必须要放开,因为他的队友们……

    readchapter4;